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小田切 りょう,新手必看

孙妍今年十九了,来兽医所也有一段时间了,眼看着今天就是师父要检查她课业的日子,孙妍的心中,难免有些忐忑。

  虽说师父和她父亲的关系很好,但孙妍自己没有这方面的天赋的话,也端不起来这碗饭。

  她的家里很穷,只有父亲一人拼命挣钱养家,父亲身体还不好,她想早点儿帮父亲分担一些。

  进了兽医所,孙妍就看到师父吴宝库坐在那里,紧张的捏紧了衣角,心跳就加快了。

  “来了,今天要考的内容都记得吧?”一进屋吴宝库就严厉问道。

  兽医的东西本来就生涩难懂,有很多东西她都不知道,师傅就将如何给狗配种的书给她看,她能记住才怪。

  “师傅……我……我没记住……”吴宝库一听,脸色顿时就冷了下去。

  “怎么又记不住,我不是说了么,今天要讲给动物配种,首要的就是动情,既然你不忘了,师傅就再教你一边!”说话间,他直接拉着孙妍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身上。

  “要想让动物配种,就要让动物动情,这动情,就需要手法的,在师傅身上练,按照师傅说的做。

  ”吴宝库严厉道。

  孙妍俏脸通红,她哪里碰过男人的身子,想要将手抽回去,谁知道师傅抓的很严,她根本抽不回去。

  吴宝库感受到她往回抽着手,脸色很冷,“我教你东西,你最好乖乖学,这种练习的时候不多,你要把握好!”说完,吴宝库就松开了她。

  孙妍当然知道,可是她就是害羞,她一个大姑娘,怎么好意思摸男人,可是她又不能不学,毕竟她想要学本事。

  “师傅……我……我知道了……”孙妍低着头,抿着嘴道。

  “哼,知道最好,现在师傅把衣服脱了,你轻轻揉师傅的胸口,记住,手法一定要轻柔!”吴宝库哼了一声,直接将衣服脱掉了,随后拿着她的小手,按在了自己的胸口。

  孙妍俏脸通红一片,师傅毕竟是个男人,她还是个小姑娘,怎么好意思做出这么羞人的动作,这种感觉,简直让她羞的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去。

  可是,她又不敢违抗,只能咬着牙按照师傅所说的,轻轻按着。

  吴宝库点了点头,“手法还可以,不过需要加强锻炼,你也不用害羞,咱们学兽医的整天和这些东西打交道,你要是脸皮薄,以后怎么给动物配种?”说完,吴宝库又道:“给动物按摩,只是第一步,为的就是让它不讨厌你,接下来才是最重要的,要让动物达到可配种的标准,那东西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吧?命根子!”孙妍听到师傅这话,俏脸更红了,她看过兽医的书,知道师傅嘴里说的就是动物的那里,恶心死了。

  “看来你知道,那就好办了,动物的那里和人的一样,这样好了,为了让你尽快掌握这种技能,你就用师傅的练吧。

  ”说完,吴宝库直接将裤子褪了下来……孙妍俏脸顿时就变了,瞧着师傅的身体,她整个人心里咯噔一下,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急忙背过身子!这可是男人的宝贝,她怎么能看?师傅怎么要让她看?“师……师傅……您这是要干嘛?”吴宝库冷着脸,哼了一声,“干嘛?当然是让你学东西!”孙妍脸上还是带着惊恐,紧忙问道:“学……学东西可以,可是您……”吴宝库一听,顿时怒斥起来。

  “我怎么了?我告诉你孙妍,我这是教你如果帮助动物配种,你要是以为我在占你便宜,你就立马给我滚蛋,我还懒得教你这种学徒!”孙妍自然不想离开这里,她还想着以后学好了本事,帮父亲赚钱呢。

  但是,她真的害怕,甚至不敢看师傅那里,毕竟她是个丫姑娘家家的,怎么好意思。

  “师傅……我……我想学……”“想学,就转过来!”吴宝库呵斥道,孙妍不敢不听,下了老大决心这才转过身来,可是低着头,不敢看师傅那里。

  “过来,把手伸过来!”吴宝库声音中透着不可违抗的命令,孙妍只能咬着牙,硬着头皮走过去,伸出小手。

  “我告诉你,小妍,这男人的宝贝和所有雄性动物一样,只要你在我这里练出手,以后所有就没有什么雄性动物可以难倒你,但是你如果不好意思练习,那你这辈子都别想出徒!”吴宝库说完,哼了一声,开口道:“手法还是不变,柔一点,掌握好力度,而且还有,你看这里,这个凹槽,是所有雄性生物最灵敏的地方,只要你轻轻磨砂这里,就会让雄性动物起反应,来,按照我说的去做。

  ”孙妍有点害怕,但是还是照做了,她轻轻动着,抚摸着师傅说的凹槽,心理按耐住恐惧全部记了下来。

  吴宝库眼里的目光,闪过一丝愉悦的舒畅,这小手的力度,简直让他沸腾!孙妍漂亮极了,谁能想到这么个十八九的俊俏姑娘,此刻用自己的宝贝练手。

  虽然她有点不乐意,但是吴宝库还是兴奋!“对,这就对了,你的手法很正确,不过,还是要勤加练习。

  ”吴宝库说完,微微一笑,脸色稍微缓和了不少。

  孙妍见状,紧忙抽回了自己的手,她到现在还是有点害怕。

  “现在,让雄性动物起反应的手法你已经会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师傅要教你雌性动物怎么让它起反应。

  ”吴宝库说这话的时候,目光带着一丝火热直勾勾的盯着孙妍胸口,狠狠咽了口唾沫。

  “师傅跟你说,雄性的和雌性的不一样,手法不一样,灵敏点也不一样,咱们这里也没有雌性动物,为了让你更好的学会,你就在你自己身上教学,以身教学,身领神会,来,把衣服褪了吧。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吴宝库直接伸出手,有点迫不及待的去扯孙妍的衣服!孙妍吓坏了,身子立马躲到一旁,惊恐的看着吴宝库。

  “师傅……您这是……”她是个大姑娘,还没有嫁人,师傅怎么能扯自己衣服呢!吴宝库缓过神来,眯了眯眼睛冷声道,“雄性动物我们学完了,现在要学雌性动物的,怎么了?”“可是……您扯我衣服干……干什么啊……”孙妍紧张开口!吴宝库哼了一声,冷声道:“废话,想要学习雌性动物的技巧,就只能在你身上练,不然在我身上?怎么?你不想学?不想学的话,就让你爸领你滚蛋。

  ”一听这话,孙妍顿时就蔫了,想到父亲的辛苦和期许,她露出犹豫,父亲不容易,她想要帮父亲分担,如果不学本事,她还能干什么?可想到褪衣服,她心里还是突破不了这个障碍,她是个骨子里保守的姑娘,长这么大还没和男孩子牵过手,现在却要褪光了衣服给师傅看,她怎么可能好意思!她纠结着,不想褪衣服,可是不褪衣服又怕师傅撵自己走,急的她眼泪汪汪的,小模样可怜极了。

  吴宝库哼了一声,见她没动,作势就要拿手机。

  孙妍一听,吓得眼泪都出来了,急忙道:“师傅……您别打电话,我……我褪还不行么……”说完,她挣扎着伸手摸向扣子,咬着牙轻轻的解开,顿时,美妙的风景一点一点的出现在吴宝库的眼中,孙妍皮肤很嫩,就像是瓷娃娃一样,吹弹可破。

  只可惜,那白色的小衣,将美妙的风景遮盖了大半。

  “小衣也褪了。

  ”吴宝库眼中闪过一丝火热,命令道。

  “这……这个也要褪?”孙妍俏脸通红,吓了一跳。

  吴宝库顿时道:“废话,你见过哪个雌性动物穿小衣的?”一听这话,孙妍抽了抽小鼻子,只能咬着嘴唇,红着脸解开。

  让人目眩的风景,一下子跃进了吴宝库眼中,如此的近距离,吴宝库觉得,自己根本无法掌控。

  “手放上去,手法和刚才一样,之后告诉我你的感觉!”吴宝库目光火热的盯着她,声音却很冰冷。

  孙妍只能听话照做,伸出小手放上去,轻轻揉按着,她红着脸,平时自己看自己的身子都害羞,现在还要在师傅面前这个样子,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没……没什么感觉……”孙妍捏了几下说道。

  “没有?”吴宝库哼了一声,“你用手轻轻揉按最高点,再感受一下。

  ”孙妍害羞的要死,可是又不敢违抗师傅的命令,轻轻按起来,顿时,一股异样的感觉瞬间传遍了全身,让她身子忍不住颤了一下。

  “怎么样?有感觉没?”吴宝库问道。

  孙妍害羞的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吴宝库眼中满是火热,看她自抚了半天,早就有些抑制不住了,狠狠咽了口唾沫,开口道。

  “不过,你的手法还是生疏,来,让师傅好好教教你!”说话间,吴宝库伸出布满粗茧的双手,迫不及待的放了上去……手上传来的惊人触感让吴宝库爽的直哆嗦。

  极品!小腹里的火烧的他浑身燥的慌,却还是故意板着脸咳了咳嗓子。

  “让雌性动物动情的过程要更复杂,你仔细看我的手法。

  ”言罢便是开始肆意享受起少女的美妙,动作幅度越来越大。

  孙妍不过一个未经人事的大闺女,哪里经得起吴宝库这般娴熟的手法,当时就觉得腿肚子发软,大腿下意识闭合磨蹭,脸蛋上也浮出一层红晕。

  她下意识想推开师傅,可总觉得自己用不上力气。

  而且心里有股莫名其妙的感觉。

  师傅的手很大,很热,她觉得跟触电了似的。

  她这反应落在吴宝库眼中,也让后者心里乐开了花。

  这小妮子,到底是个雏儿,这还没动真格的呢,就来了感觉。

  只见他恋恋不舍的收回大手,一本正经的说道:“刚才的手法是专门针对雌性的,你是不是觉得浑身没劲,还很麻,跟过电了一样?”闻言,孙妍红着脸点了点头,她的感觉被师傅一语说中,她心里很佩服,却也有些贪恋刚才的感觉。

  “好,刚才是手法教学。

  为师顺便再给你普及一下哺乳常识,哺乳过程是咱们哺乳动物繁衍成长的关键过程,来,你坐下,为师给你亲自示范一下。

  ”孙妍自然不知道吴宝库所谓的亲自示范是什么意思,乖乖坐在凳子上。

  可当看到吴宝库蹲下身子,张嘴凑过来的时候,她慌了,双手死死护着。

  “师傅,您……您这是……”见状,吴宝库怒了,起身指着孙妍就训斥起来。

  “我这是要给你模拟动物的喂养过程,这可是兽医的必修课!把手拿开!”孙妍一脸犹豫,父亲告诉过她,这个地方不能随便给外人看。

  可转念一想,师傅也是为了给自己言传身教。

  索性,她红着脸缓缓把手放了下去。

  见孙妍被自己吃的死,吴宝库刚蹲下身子,突然电话响了起来。

  兴致被扰,吴宝库一脸不悦的去接电话。

  电话正是孙妍的父亲孙大国打来,想打听下自己女儿的学习情况。

  吴宝库不耐烦的让孙妍过来接电话,自己眼巴巴的在旁边看着。

  眼看孙妍光着上身,一手打着电话,一手捂住胸口,吴宝库心里突然有了个疯狂的念头,下意识舔舔嘴唇,起身走了过去。

  见师父过来,孙妍正说要挂断电话,吴宝库却拜拜手,道:“没事,你把电话开免提,继续聊就行。

  为师时间宝贵,所以你要一边打电话一边看好为师的示范。

  还有,千万别发出声音,不然为师会分心,知道吗?”孙妍点了点头,开了免提,然后放下话筒,说道:“爹,师傅说不用挂,他正在……嘤……”她话没说完,吴宝库突然发动攻势,脑袋直接凑了下去……这一声嘤咛宛若魔音,让吴宝库当时眼睛都有点红了,嘴里跟装了发动机似的肆意索取。

  扑面而来的男子气息和一种说不出的酥麻感让孙妍的娇躯来回扭动,大腿来回磨蹭。

  “丫头,你咋的了?”孙大国在电话中问道。

  孙妍又羞又急,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出那么羞人的声音。

  “我……我没事,嗯……”她支支吾吾的回道,可身子却在不住颤抖,贝齿死死咬着樱唇,生怕自己发出声音会打扰到师傅。

  虽说心里臊的慌,可孙妍总觉得师傅很厉害,弄的自己还挺舒服。

  他好几次忍不住要叫出声,只得用小手死死捂着嘴巴。

  吴宝库现在心里更是有股说不出的刺激感。

  他跟孙大国是老相识,现在却隔着电话偷摸的欺负人家的女儿,还是个十八九的黄花大闺女,这让他心里的爽到上天。

  “丫头,你要好好听师傅的话,知道了吗?”孙大国在电话中说道。

  闻言,孙妍吭吭哧哧的“嗯”了一声。

  “老孙,你放心吧。

  你女儿还算听话,我正教她实践呢。

  ”吴宝库含糊不清的说道。

  “那就行,老吴,你多费心,可得好好教我家这丫头。

  ”孙大国隔着电话也没发现什么异常,全然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正在被吴宝库玩弄。

  “放心吧,我肯定用毕生所学好好教她。

  ”吴宝库突然停下动作说了一句,而后又看向孙妍,低声道:“刚才为师教你的手法,再复习一下。

  ”见师父手指的方向,孙妍脸蛋突然一红,也没多想,点了点头就伸出纤手攥住师傅的宝贝。

  少女纤手带来的顺滑感让吴宝库连吸几口冷气,继续埋头索取起来。

  这没一会的功夫,孙妍就已经软成了烂泥,上身抵着吴宝库的脑袋,手上动作却一直没停,一边还要断断续续的回应着父亲的话。

  兴许是太刺激了,吴宝库身子突然哆嗦一下,差点缴械,连忙起身。

  没玩到正戏之前,他可不能投降。

  “师……师傅,可以了嘛?”孙妍红着脸蛋说了一句,觉得两腿无力,腿肚子都打哆嗦,再怎么下去,她怕自己真的会叫出声。

  吴宝库眼睛滴流一转,点了点,然后对着电话说了一句,道:“老孙,你女儿挺聪明,一学就会。

  一会我再教她点别的,你俩继续聊。

  ”难得被师傅夸奖,孙妍心里一喜,觉得只要按照师傅说的做,就一定能留下来拜师学艺。

  “为师问你,刚才什么感觉?”这边通着电话,吴宝库没敢把说的太明,可孙妍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认真回想了一下,而后后者脸蛋,轻声憋出一个字。

  “痒……”“这是正常反应,具体是哪?”“就……就是这里。

  ”单纯的孙妍指了(大炕上性经历)指自己下方,却全然不知道,她此时的模样带给吴宝库何等的冲击力。

  此时的吴宝库觉得都快爆炸了,却也只能强忍冲动,低声说道:“除了痒之外,是不是还有很多粘乎乎的东西?”闻言,孙妍脸蛋通红,巴不得找个缝钻进去,点了点头。

  吴宝库眼中闪过一抹贪婪,知道时候到了,咳咳嗓子,再次把声音压低,道:“很好,身为兽医,你一定要记住,这种时候就要进行最后一步。

  得用东西帮雌性动物疏通一下,不然的话,那些粘乎乎的东西会堵塞,轻则无法配种,严重的话还会发生溃烂。

  ”这些东西孙妍压根不懂,一听师傅这话当时就慌了,眼泪直打转。

  “师傅,那……那怎么办?你快帮我,我不想……”孙妍没控制住音量,声音大了点,电话中的孙大国当即疑惑道:“丫头?怎么了?疏通啥?”吴宝库脸色一变,忙的比出噤声收拾,而后一本正经的回道:“没事老孙,就是这丫头身子有点小毛病,我马上就帮她治。

  你先别说话,省的我分心。

  ”被吴宝库这么一说,电话中的孙大国也没敢再发出动静。

  只见吴宝库装模作样的绕着孙妍走了一圈,而后附耳过去,低声道:“把裤子褪了,然后趴在桌子上,屁股撅起来。

  ”一听要脱裤子,还要撅屁股,孙妍犹豫了。

  “怎么?不愿意?”“别……别,师傅,我愿意!”孙妍也没多想,更怕那儿真的会溃烂。

  她耷拉着脑袋把裤子连同粉色小裤褪下,而后走到桌子前,俯下身子,脚尖踮起,屁股高高翘起。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只要今后你不负我,我陈炎定会护你余生。

  ”陈炎看着仲薇的身影,在心中暗暗想到。

  这一刻,少年那颗沉寂了的心,再次注入了活力。

  病房里,有护工正在帮仲薇清洗,所以陈炎四人站在走廊里安静的等待着。

  气氛冰冷的可怕。

  “刘晓东呢?”陈炎突然发问。

  “已经被警察带走了。

  ”李正辉回答道,他本想动用关系帮一下陈炎,但是还没有轮到他出手,就有一只无形的手压了下来。

  虽然不知道是谁出手,但是陈炎这次肯定是在劫难逃,这也让他更惊讶于陈炎的实力。

  陈炎点了点头,剩下的一切他相信沈千金都会处理好。

  “今天的事,多谢两位了。

  ”两人听了陈炎的话,连忙摆了摆手。

  “陈少客气了,今天的事说起来我还要向陈少道歉,毕竟是在光华出的事,我责无旁贷。

  ”李正辉说完,就对这陈炎深深的鞠了一个躬。

  陈炎只是随意看了他一眼,便将目光收回,虽然今天的事情李正辉有一定的责任,但是之后李正辉也帮了不少忙,所以陈炎也不准备多做计较。

  “李少言重了,以后有需要的事情,尽管来找我,但凡力所能及,我必出手。

  ”几人寒暄了一会儿之后,李正辉和孙文便是离开了,剩下沈千金和陈炎两人。

  刚才陈炎说话的时候,沈千金一句话都没有说。

  “你知罪吗?”“知。

  ”沈千金点了点头,没有保护好陈炎的安全,不管有千万理由,都是他的过错。

  “我希望能有一个让我满意的结果。

  ”“明白!”病房内。

  陈炎安静的来到床边,看着还在昏迷中的仲薇,神情有些难过。

  他也不说话,就那么安静的坐着,两只眼睛盯着体征仪器,时不时的落在仲薇的脸庞上,温柔展现。

  陈炎一直看守在病房内,仲薇没有亲人,唯一的母亲也是重病,早在之前就被沈千金安排去了省城接受治疗,同样有人24小时照顾着。

  咚咚咚!深夜,就在陈炎有些犯困的时候,敲门声再度响起。

  “进来。

  ”陈炎微微摇了摇脑袋让自己清醒。

  沈千金手捧一大堆营养品走了进来。

  “少爷,事情已经办妥,刘晓东下半生都会在监狱里度过。

  。

  ”陈炎冷然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别再有下次了。

  ”陈炎终于开口,索性仲薇此次无碍,否则他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少爷请放心,再有下次,沈千金以命谢罪。

  ”沈千金弯下腰,态度诚恳的承认错误。

  沈千金稍作停顿,拿出了一份文件,“少爷,这两天夜城并不太平,有一个财团正在进入夜城,似乎还想要对我们下手。

  ”“什么财团?”陈炎眉头微皱,他嗅到了不好的苗头。

  “是这样的,由数个大集团大家族联合成立,专门收购各大公司的就是财团,因为联合的缘故,很少有单一的集团跟家族能够与其抗衡。

  ”“而明天到达夜城的叫做北原财团,在华北地区东部算是比较强横的一支力量了,据我调查到的结果显示,北原财团的幕后主使就是省城的几家庞然大物。

  ”“哦?跟我们陈家相比呢?”陈炎微微挑眉。

  沈千金闻言微微一笑,“少爷,陈家已经站在世界巅峰,自然不是这些小鱼小虾可以比拟的。

  只不过你如今尚未回归,所以在夜城这里,这个北原集团已经能对你造成威胁了。

  ”沈千金的回答隐隐也透露出了陈家无法窥探的庞大规模。

  “此番北原财团来到夜城,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将整个夜城变成省城那几家的私属领地,将所有的家族集团收于麾下。

  ”“所有?就不怕撑死?”陈炎冷笑。

  单单是他的一个天水集团,市值就达到了百亿,还有光华等排名前十的大型集团,整个夜城排的上号的加起来起码达到千亿的市值,岂是说收购就能收购的?“少爷,省城的一些家伙联合,他们的确具备这个实力。

  ”沈千金苦笑。

  他知道自家少爷毕竟当了二十几年的普通人,就算是气质慢慢的回升了,可是根深蒂固的思维观念还是有些破旧。

  “我知道了,有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

  ”陈炎挥手让沈千金离开。

  “是。

  ”沈千金离开了病房。

  陈炎起身来到窗户前,看着外面的夜色,他总感觉这个北原财团来者不善。

  只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以他如今的身份,难道在区区夜城,还有摆平不了的人?次日清晨,陈炎被敲门声吵醒。

  打开门,孙文正一脸着急的站在病房门口,看到陈炎,宛如见到了救命稻草一样。

  “陈少,求求你救救我家的公司!”“进来说。

  ”陈炎看了一眼医院走廊,示意孙文进到病房内。

  “怎么回事?”陈炎问道。

  “今天早晨咱们夜城突然来了一个财团,其中几个人找上了我爸,直接开口要买下我家的集团,而且只给市值的百分之三十来收购,我爸拒绝之后,不到半个小时,我们家就接到了好几个合作伙伴的电话,现在我们的货源都要被切断了。

  ”孙文显然很着急,直入主题。

  陈炎闻言双眼微眯,果真跟他猜的一样,昨晚沈千金提及的北原财团动手了。

  既然他们敢来,必然是做了十足的把握,一出手就是致命一击,如果孙氏集团不愿意低价出售,只怕用不了多久就会倒闭了。

  “别急。

  ”陈炎对孙文安慰道。

  后者点了点头,他相信陈炎的能量。

  两人就在病房里等待着,没多久,李正辉也来了。

  “陈少,我收到消息,有一个名叫北原的财团今早来到了夜城,然后开始收购一些公司,但是光华集团还没有接触到他们。

  ”陈炎冷静的点头,他要让自己保持平常心,北原财团来势汹汹,但他也不是好惹的。

  “再等。

  ”陈炎只给了两个字,就没了后话。

  两人都好奇在等什么,但是他们也不敢多问,尤其是孙文,他只能依靠陈炎了。

  终于,在上午十点钟左右的时候,病房门被推开,沈千金走了进来。

  “少爷,我把最详细的消息给您带来了。

  ”沈千里一脸恭敬。

  “讲。

  ”“北原财团在早晨就对夜城的三流集团动手了,后又对二流集团动手,比如这位孙公子家中的集团,到现在为止,已经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公司同意了财团的收购,真的是来势汹汹。

  ”“解决方法。

  ”陈炎出奇的冷静,他不在乎那么多,他只关心如何让这个财团灰溜溜的衮离夜城。

  “少爷,解决方法我倒是有一个。

  ”“讲。

  ”“夜城内也有不少集团规模不弱,之所以毫无招架之力,主要是因为他们是一盘散沙,所以我们只需将这些集团整合起来,变成一个夜城的商会。

  ”“这样的话,不论是规模还是威胁性,都大幅度的提高,他们就算是想收购,也心有余而力不足。

  ”沈千金此时笑眯眯的样子像极了有钱的老狐狸,还是很招揍的那种。

  不过沈千金的话着实让李正辉跟孙文震惊了,这是什么脑回路?夜城可不是小城市,整合全市的集团,这想法简直骇人听闻!“这倒是个好办法。

  ”陈炎心里也挺震惊的,但表现出来肯定要淡定了。

  “少爷,先让北原财团蹦跶一会儿,等他们找遍了整个夜城的时候,肯定是群神公愤,您到时候再出来振臂一呼。

  ”陈炎听闻了然的点了点头,看向还在病床上躺着的仲薇,微微叹息,“可以,你们俩回去等我的消息吧,相信要不了多久了。

  ”李正辉跟孙文都走了之后,沈千金开口问道:“少爷,您是不是还有些问题要问我?”沈千金面带笑容,他对现在的陈炎愈发的满意了,懂大局观,坐怀不乱,沉稳,这都是一个上位者应有的气质。

  “说。

  ”陈炎好像非常不想搭理沈千金,看着后者明知故问的样子,他就不惜的多说话。

  “我知道您一直好奇家族的实力,也好奇您到底有多少可以调动的资源。

  ”“家族的事情我不便多说,但家族既然准备让继承人们自行拼搏,肯定要给资本,您的零花钱就是您的资本,等时机成熟了,我自然会把零花钱都给您亲自保管,但现在还不行。

  ”“至于咱们家族到底有多少家产,我说一个词语您就明白了。

  ”提及家族,沈千金身上仿佛突然多出来一股傲人的气质。

  “什么词?”“富可敌国。

  ”陈炎瞪大了双眼,微微震惊的表情流露,如果不是他刻意的掩饰自己的情绪,恐怕现在都彻底愣在了原地。

  以一个家族的资金做到富可敌国?这竟然是真实存在的!华国广袤的土地上,拥有着无数的物质资源,国力更是飞速提升中,可一个隐世家族陈家竟然凭借一家之力,在财力上要与整个华国媲美!“少爷,我先走了,有消息我再来找您。

  ”沈千金离开了医院,北原财团的事情有他把持着就足够了,过程不需要陈炎跟进。

  整个病房只剩下了陈炎跟躺在病床上的仲薇。

  “出什么事了吗?”虚弱的声音响起,陈炎一愣,旋即猛地扭头看向病床上,只见一双美眸正看着自己。

  “你醒了!”陈炎有些激动,而后迅速按下护士站的铃声。

  “嗯。

  ”仲薇虚弱的应了一声,随即微微蹙眉,一脸痛苦。

  “为何如此?”陈炎看向仲薇,当时的那一幕再度浮现在他的脑海中,竟是让他的眼眶微微有些湿润。

  “我也不知道,当时根本来不及细想。

  ”仲薇平静的语气,更加让陈炎心头一疼。

  陈炎点了点头,神情淡然,内心却是泛起了波涛汹涌。

  很快,(左手握右手)医生便来到了病房,给仲薇检查了一下之后,告诉陈炎问题不大,之后只要注意休息,等待伤口恢复就行。

  “是不是出事了?”等到医生离开之后,仲薇开口问道。

  “嗯。

  ”陈炎颔首。

  “夜城在今天早晨来了一个财团,是省城过来的,有点实力,妄图收购夜城所有的大型集团,将夜城变成私属的后花园。

  ”“我不会让一群外来者得逞的。

  ”陈炎双目发冷,说到底这二十几年他都是在夜城生活成长的,相比较素未谋面的陈家,这里更让他有归属感。

  所以,夜城无论如何也不是外来人可以蛮横插足的!“陈总,商业上的事情我不便多问,但我要谢谢您在我身边陪着我。

  ”仲薇有些害羞的说道。

  “你救了我的命,这是应该的。

  ”接下里的几天,陈炎则担当起了照顾仲薇的任务,一直寸步不离的守候在仲薇身边。

  这几天陈炎表现的很温暖,病房内总是充满了温馨,沈千金等人也未曾来过医院,除了每天定期检查的护士,整个病房里只有陈炎跟仲薇两人。

  第五天,仲薇终于拆掉了缝合在小腹的手术线,伤口逐渐愈合,可以出院了。

  就在这天,沈千金带着李正辉跟孙文来到了医院。

  经过了五天的时间,孙文脸上的阴霾愈发沉重,只因这段时间陈炎一直没有什么动作,孙氏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

  于此同时,北原财团的收购愈发嚣张,已经有不少企业对他们怨声载道,只不过大多是敢怒不敢言。

  沈千金一脸自信笑容的看向陈炎,“少爷,可以出手了。

  ”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a.aspx?1098.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a.aspx?378.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a.aspx?2773.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a.aspx?4577.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a.aspx?1948.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a.aspx?2254.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a.aspx?3207.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a.aspx?39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