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85porn,新手必看

“李馨,咱不能这样,你这总是在关键时刻反悔,我这心脏都被你吊上来摔下去的折腾坏了。

  ”陈宇这会儿是真急眼了,伸手就要拽李馨的T恤。

  但李馨却死死把住,无论如何也不同意。

  最终她红着脸羞声说道:“我不能对不起表妹,所以你最多也就是这样看着我,然后用我的里衣自己……那样儿,如果你不答应就算了,我去订外卖。

  ”话落下,李馨起身就要走,这让陈宇实在没招了,只能选择妥协。

  虽然李馨的T恤并不薄透,看不穿里面的旖旎,但是至少能近距离观赏那种勾魂轮廓。

  所以陈宇兴奋的吞了口唾沫,右手拿着李馨的黑色里衣,开始当着她面忙活起来。

  整个过程中,陈宇都有注视着李馨的俏脸,关注着她的表情。

  李馨显得很羞赧,很是不好意思,可是那双春痕荡漾的美眸却始终注视着陈宇的手掌。

  甚至都能清楚听见,她的娇息越来越急促,越来越厚重……这时候的李馨,感觉嗓子眼里好像冒火一样,甚至全身都觉得发热。

  被陈宇当着面做那种事情,她觉得很羞赧,可是这种羞赧中更存在着一种刺激。

  那种仿佛小孩子明知犯错还故意去做的刺激感,让她前所未有的兴奋着。

  尤其是看到陈宇的身下,更是让她本能欲望里面贪婪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满足。

  哪怕是饮鸩止渴或者是望梅止渴,她也是心甘情愿。

  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近半个小时过去后,李馨震惊了。

  因为刘刚隐疾的缘故,她有查过那方面的事情,包括男人平均10分钟就算合格。

  但陈宇的手速显然要比真正做那事快,而且时间还达到了半个小时。

  这让李馨在震惊之余,心中又忍不住的泛起了强烈的渴望,甚至带起了她的幻想。

  如果是跟陈宇发生那种事情,会是怎样的感觉,会不会让她体验到女人的那种快活?这种念头刚刚泛起,李馨就羞赧的回过神来,心中暗骂自己不要脸,怎么可以胡思乱想。

  但是骂归骂,骂完之后她还是心有冲动,而且随着陈宇的继续,她的冲动愈发的强烈。

  从李馨的表现中,陈宇读懂了她的心思。

  于是下一瞬,他不问自取的突然动手,一把抓在了李馨的身前。

  那一抓,让李馨彻底崩溃,那急促的娇息声,更是变成了一种迷离的嘤咛。

  她本能的闭上眼睛,面部表情展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旖旎,以及销魂的舒适惬意。

  尽管陈宇的动作很粗暴,可是对现在的她而言,确实让她感觉到满足。

  只是紧随其后的,女性本能的羞耻心就驱逐了一切念头。

  大羞的李馨赶紧睁开眼睛,更是挥手一把推向了陈宇。

  “陈宇,你怎么可以这样,我们说好的,你……”正羞声娇斥的时候,李馨却突然发现躺在床上的陈宇,脸上竟然再度泛起了痛苦的表情。

  而且很快的,那种缺氧的病态红就重新浮现在陈宇的脸上。

  “陈宇,陈宇你怎么了,你别装啊?”李馨心有担忧,起初她怀疑陈宇是装的,可很快她就发现陈宇好像连呼吸都停了。

  难道是因为情绪激动引发的心脏骤停?!李馨很是害怕,她凑上身子使劲的摇晃着陈宇,“你别吓我啊,陈宇你快起来!”心中紧张的境况下,李馨连医学急救知识都给忘记了,只是本能的摇晃着呼唤着陈宇。

  但也不能说没有效果,因为随后陈宇就痛苦的喊道:“快帮我,快、快……”顺着陈宇的手指,李馨看到了那挑衅式的狰狞。

  她瞬间明白了该怎么帮,于是连她羞赧都顾不上了,毫不犹豫的就伸出了白皙小手。

  下一刻,陈宇就感受到了属于李馨的温润,好过瘾,好刺激。

  陈宇当然没有任何病状,一切都是他的再次伪装。

  因为他感受到了李馨胸前的旖旎迷人,所以大受刺激的他想要更多。

  于是在借着李馨一推之下,他成功的‘发病’了。

  而事实证明,眼下他的‘发病’还是有疗效的,成功换来了李馨对他的‘温润关怀’。

  只不过兴奋归兴奋,但此刻的陈宇想要的却更多,他想要一步到位!所以她再度艰难的说道:“不管用,必须那样,最真实才能最快的刺激我发泄出来。

  ”李馨都急眼了,怎么这样啊,这到底是什么状况,都没听说过。

  可眼下显然考虑这些显然已经不合适了,她(姐弟乱性)就想着赶紧救下陈宇。

  不然等表妹回来后怎么跟表妹交代呀,就说你男朋友摸我那摸亢奋了,嘎嘣一下没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只不过让李馨把身子交给陈宇,而且是以她主动的方式,这也太羞人了。

  抛开对于刘刚的感情和忠诚不谈,单是身为女性的羞赧也不允许。

  然而就在这时,陈宇却表现的更痛苦了,甚至连话也说不出来,看起来整个人都快不行了。

  李馨大为着急,她实在顾得太多了,不管是为给表妹交代也好,身为医护人员的责任也罢,她终究还是红着脸伸手探入了裙内,然后在小腿处挂着一条粉色的底裤,迈腿上床,继而红着脸,趴向了陈宇的身子,迎向了那既让她感觉到羞赧、又让她感觉到渴望的狰狞——“啊!”妩媚的迷魂娇吟响起在卧室内,直勾动着人心底最深处的那根欲望之弦,让人迷离。

  只不过现在的陈宇特别好奇,都还没进去呢,李馨叫个什么劲儿?事实上李馨也不想的,就在她准备进去的时候,脚下突然传来了震动感。

  这种紧张刺激的旖旎时刻,突然像有人挠她脚心,直把她给吓了一跳,这才失声喊出。

  只是当低头去看的时候,才发现竟然踩在陈宇的手机上了。

  也顾不得许多,李馨赶紧把手机踢开,眼下当然是救人重要。

  因而红着俏然的脸蛋儿,李馨再次握住了陈宇那里,让自己的娇媚身子慢慢迎了过去……这个时候的陈宇,将眼睛眯起了一条缝,偷偷注视着李馨。

  挂在那双白皙玉腿上的粉色小裤,看起来特别漂亮,是种薄纱的质地,中间还有镂空的花纹。

  陈宇都忍不住的幻想起遮掩在李馨那里时,该会是种怎样的娇媚。

  再往上看那双白洁的玉腿,修长而纤细,更是让他恨不能立刻挎住,给予李馨最劲爆的冲击。

  只可惜,此刻李馨穿着垂膝裙,下蹲的姿势让裙子将她娇媚的旖旎盖住,看不到更多。

  不过陈宇也无所谓了,稍后被李馨的温热娇媚给包夹,那才是最过瘾的事情。

  感受着那只小手的温热,陈宇更加的兴奋了,整个人心中都斥满期待。

  而这个时候李馨的那具娇媚身子,离陈宇的身体也是越来越近,令空气中都扩散出旖旎的味道……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嗡嗡的震动声再次响起。

  陈宇当时就急了,这是哪个不长眼的玩意儿,关键时刻打电话。

  于是他想都不想的,伸手就把手机摸起来给丢了。

  只不过刚刚丢掉电话,陈宇忽地意识到了问题的出现,而且是个大问题。

  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随后李馨就忽地一下子起身,羞红着脸提上底裤。

  “陈宇,你个大骗子,你根本没病,你装病骗我,你混蛋!”原本李馨是为了救人才愿意作出那方面牺牲的,可眼下通过陈宇丢手机的举动却让她发现,陈宇根本就没有病,一切都只不过是装的,为的就是骗她主动坐上去,将她的身体占有。

  意识到这点后,被骗的李馨如何不恼。

  想想自己还握着陈宇那里要往自己身子里面送,她如何不羞。

  气急败坏的跳下床后,李馨滚烫着脸颊,抓起床上的里衣就快步跑出了客厅。

  随即更是躲进隔壁的房间里,捂着火烫的脸颊坐在椅子上。

  陈宇大为着急,事情好不容易发展到这种地步了,哪成想却被个电话给坏了好事。

  于是他连忙做出解释,“李馨,我是刚刚醒来的,我……”“滚,你个臭流氓,你个死骗子,我不要听你的解释!”卧室里的李馨是真的生气了,她怎么可能不生气?要知道,陈宇差点骗走的,可是她的第一次!刘刚的隐疾特别严重,吃什么药也起不来,所以相处一年多了,她的初夜还在。

  本以为陈宇是个好人,哪知道竟然在装病图谋她的身子,这让李馨羞恼到了极致。

  可是羞恼归羞恼,毕竟之前的情绪到位了,身体也有了反应。

  所以眼下李馨特别难受,那双紧并的玉腿不停磨蹭着。

  李馨希望这样可以抑制下那种羞人的反应,只是没有料到,那种磨蹭让她欲望更加严重,以至于脑海中不自禁地回忆起了陈宇那挑衅似的狰狞,这让她的身子好难受……

“我操,赵燕,你快放开。

  ”这赵燕是真使上劲了,刘小贺疼的汗都冒出来了。

  刘小贺被赵燕咬出了真火,掰着赵燕的膀子就把他推了出去,“砰”的一声撞在了她身后的车厢板上。

  “你他娘的疯了,这么使劲咬我。

  ”刘小贺撩开衣服一看,胸口被咬出了一个深深的牙龈,血都渗出来了。

  “谁让你占我便宜了?”赵燕虽然撞了一下,但根本就没怎么疼,气呼呼的看着刘小贺说道。

  “你……”刘小贺还想说啥但看到赵燕的胸口眼珠子顿时就直了,刚才他俩撕把那阵赵燕衬衫的扣子扯开了,露出了里面粉红色的小背心。

  小背心好像裹不住赵燕那十分良好的发育,被撑的紧紧的,看上去特别的诱人。

  被刘小贺盯着赵燕顿时就感觉出不对,低头一看自己的衣服开了好大一块,急忙把扣子扣上,朝刘小贺呸了一口。

  “刘小贺你乱看啥,个臭流氓,你等着,等忙完我弟的事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赵燕脸上绯红了一片,拿眼睛使劲的瞪刘小贺。

  估计她是怕衣服扣子再被刘小贺给弄开,要不肯定还得给刘小贺来一口。

  把目光恋恋不舍的从赵燕胸口移走,也感觉胸口不那么疼了,刘小贺嘿嘿一笑:“我哪流氓了,你要不咬我你那衣服能扯开?这事可赖不了我,是你自找的。

  ”赵燕哼了一声也不说话了,两个人一路都保持了沉默。

  快到地方的时候赵燕把赵傻子给叫了起来,赵傻子一百个不愿意,脸都耷拉的老长。

  “哟,这不是燕子吗?这才几天没见,好像又漂亮了。

  ”刘小贺刚下车就见一个二十四五岁的人朝赵燕走来,上前就要抓她的手。

  赵燕往旁边一闪躲过那人,也不搭理他,回身对一块来的人说了句进屋就带着赵傻子朝屋里走去。

  见赵燕这样那小子脸上有点挂不住了,阴着脸也跟着进了屋子。

  刘小贺在一边看着心里有点不舒服,心说这小子他妈谁呀,一上来就想对赵燕动手动脚。

  大伙都跟着进了屋子,新娘穿着印着喜字的红衣服坐在床边。

  一见到赵傻子就低下了头,也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她不想见到赵傻子。

  而刚才那个小子就站在新娘身边,同来的人告诉刘小贺说那小子是新娘的哥,叫郑凡,是个混子。

  他妹妹本来是不愿意嫁给赵傻子的,就是被他给逼的。

  新娘叫郑秀,长的不算漂亮但也绝不难看,一看就是那种比较老实的人,从刘小贺他们进屋以后她一句话的都没说。

  接新娘的时候是要吃半生不熟的饺子的,然后有人会问新郎饺子生不生,新郎说生,意思是早点生孩子。

  可赵傻子缺心眼,吃完饺子人家问他生不生他说不生,把赵燕和新娘家那边的人气的够呛,赵燕直掐他,差点把赵傻子给掐哭了。

  后来赵燕又哄了一会才把他给哄好,骗了半天傻子才说了个生字,大伙都长出口气。

  随后就是要新郎抱着新娘上车,但这次赵傻子怕赵燕掐他,十分听说,一把抱起新娘子就往外走,走到拖拉机跟前连车厢板都没用打开,直接把新娘给扔进了车斗里,差点没把新娘给摔背气儿了。

  大伙也都纷纷往车斗里爬,刘小贺本来不想跟赵燕坐一个车的,但看到郑凡爬上了赵燕那辆车刘小贺也鬼使神差的上了那辆。

  回去车上的人都挤满了,娘家客人跟过来不少,要不是娘家这边也准备了一个拖拉机人都坐不下了。

  赵燕跟赵傻子一块,郑凡就在她旁边,直往赵燕身上蹭,把刘小贺看得心里升火。

  “娘的,老子还没蹭着呢这狗日的就开始蹭,不行,不能让他占了赵燕的便宜。

  ”刘小贺挤到赵燕跟前,往她和郑凡中间一坐,赵燕感激的看了他一眼,而郑凡就十分的不高兴了。

  “我说你非坐这干啥,那边不能坐呀?”本来郑凡想趁着人挤占赵燕点便宜,没想到刘小贺中间插了一杠子。

  “哦,那边坐着太颠,这里好点。

  ”刘小贺随意说道,虽然说这郑凡是个混子,不过他刘小贺也不是熊包,上学的时候也是有一号的人物,他是不怕这个郑凡。

  “小崽子,有点眼力见,别哪天缺条胳膊少条腿了才知道后悔。

  ”郑凡也不傻,当然看出来刘小贺是故意想坏他的好事,所以说话也不客气。

  “少他妈吹牛逼了,谁缺还不一定呢。

  ”刘小贺可不惯着他,他又不是吓大的。

  郑凡在这一片还是有些名气的,没几个敢跟他这么说话的。

  今天被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屁孩给卷了面子,郑凡哪能不怒。

  “妈了个逼的小B崽子,敢他妈这么跟我说话,今天我弄死你。

  ”郑凡抬手就要打,不过被旁边的人也拦住了。

  “操你吗的小B崽子,今个是我妹子大喜的日子,我他妈就放过你,过了今天你别让老子再看到你,非弄残废你不可。

  ”这些没营养的话刘小贺听说不少,只轻轻的说了三个字,“我等着。

  ”郑凡被他们家人给拉到了另一辆车上,赵燕用胳膊捅了一下刘小贺,小声说:“你还有点爷们样,今天的事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刘小贺一撇嘴,“我还有更爷们的地方呢,改天让你看看。

  ”婚礼十分热闹,菜肴也十分丰盛,刘小贺吃完了就回了草棚子。

  起的太早,得补一觉。

  西瓜基本上都已经熟了,地里也没啥活可干,刘小贺一觉睡到太阳快落山才被刘根生叫起来让吃饭。

  “小贺,你看我抓着啥了?”刚进村里刘小贺就看到赵傻子拎着个破桶往村里走,一看到刘小贺就喊。

  桶里的水装的挺满,直往出漾水。

  “我说铁柱啊,你今个结婚不在家里陪着新娘子还去捞鱼呀?”刘小贺不由得也有些同情那个郑秀了,嫁谁不好,偏嫁个傻子,你说这以后的日子可咋过呀。

  赵傻子不接刘小贺的话茬,提着破桶往刘小贺跟前凑,“小贺,你看这是啥?”刘小贺往桶里一看就乐了,原来赵傻子抓了个王八,那王八看上去有一斤多重,在水桶里脖子一缩一缩的。

  “铁柱,你看着王八的脑袋像你裤裆里那玩意不?”刘小贺哈哈大笑,指着水桶里的王八问赵傻子。

  “嗯?你别说,还真像我裤裆里玩意,小贺你可真厉害,你咋知道我那玩意和它长的像呢?”刘小贺笑的腰都弯了,拍了拍赵铁柱的肩膀。

  “行了铁柱,你赶紧回家让你娘把这王八给你炖了,吃完了晚上有大用。

  ”“晚上能有啥用?”赵傻子不是很明白刘小贺的意思,追着刘小贺问到底有啥用。

  刘小贺也不跟他解释,只说他吃完就知道了。

  回到草棚天都已经黑了,刘小贺把油灯点上随手拿起羊皮册子又翻了两遍,还是跟以前一样毫无所获。

  躺在床上刘小贺倍感无聊,忽然想起今天早上的事,刘小贺不由得乐了(夫妇交换性经过实录)。

  “这赵燕的也不小,摸着肯定舒服。

  ”想到早上在赵燕身上看到的风景刘小贺下面顿时就有了反应,反正这里也没人,刘小贺干脆把身上脱的精光透透气。

  “刘小贺。

  ”一个声音传到了刘小贺的耳朵里,随后一个影子就从门口钻了进来。

  刘小贺还没看清是谁就听“呀”的一声,随后进来的人就跑到了门口,尖声说道:“刘小贺你咋衣服都不穿呢,可真是个流氓。

  ”刘小贺也听出来这声音是谁了,是赵燕,没想到她这个时候能来。

  刘小贺一边穿着裤子一边说道:“你走路也不出个声音,谁知道你来呀。

  再说是你看我,还说我是流氓,你讲理不讲?”穿完衣服刘小贺出了草棚子,见赵燕站在门边上捂着脸,还在那害羞呢。

  “行了,我衣服都穿好了,你就别捂着了,你干啥来了?”听到刘小贺就在自己身边说话赵燕慢慢的把手拿开,看刘小贺已经穿上了衣服不禁心里一松。

  “我弟媳妇娘家人今天不走,我来买两个西瓜。

  ”随即赵燕好像又想到了刚才的情景,脸上顿时就红了一片,要不是天黑刘小贺看不着肯定得把她给羞死。

  “你这人咋就不知道个羞耻呢,衣服都不穿,我都替你不好意思。

  ”也不知道赵燕是生气还是害羞的厉害,说话都有些喘。

  “我说赵燕,这可是在我家,我穿不穿衣服关你啥事?再说了是你看我又不是我看你,我吃了这么大亏都没说啥你还有啥可说的?”现在刘小贺对赵燕已经没那么惧怕了,早上的事让他胆气大了不少。

  赵燕知道自己说不过他也就不说了,拍了一下刘小贺,“去,到地里给我挑两个好点的西瓜,家里人还等着吃呢。

  ”见赵燕饶开了话题刘小贺嘿嘿一笑,也就不说了。

  从赵燕手里拿过手电筒就进了地里,没多大会就捧着两个又圆又大的西瓜走了回来。

  “拿回去吃吧,不要你钱,啥时候你想吃了就啥时候来拿,全都免费。

  ”刘小贺把西瓜放在赵燕脚下,豪爽的说。

  “没发现,你这人还挺敞亮呢。

  ”两个西瓜太大,赵燕一次拿不起来。

  刘小贺从地上一下捧到怀里,说:“要不我给你送家去吧,这两个西瓜太大,你拿不动。

  ”赵燕轻轻点了点头,刘小贺屁颠屁颠的把西瓜给送到赵燕他家。

  刘秀的家人和赵大发家里人都坐在院子里唠嗑呢,郑凡见赵燕和刘小贺一块回来的脸上就有点不高兴。

  “哟,小贺呀,还把西瓜给送来了,快坐会歇歇,先抽根烟。

  ”赵大发笑着给刘小贺递了根烟,刘小贺伸手接过来自己点着,随后说道:“不坐了叔,你们唠吧,我还得回去看地呢。

  ”说完朝赵燕家人点了点头,看到郑凡的时候刘小贺眉头皱了一下,不过没说什么,转身就出了赵燕家。

  “娘的,那个姓郑的他妈老是跟我拧着,改天逮到机会非抽他龟儿子不可。

  ”刘小贺朝地上吐了口唾沫,恨恨的想到。

  刘小贺不知道的是,他没抽成郑凡,反倒让郑凡把他给抽的够呛。

  ……“小王八羔子,都几点了还睡,赶紧回家吃饭去。

  ”第二天一早,刘小贺听着刘根生的骂声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擦了一把嘴角的口水。

  “才几点呀爹,你咋来这么早?”“早个屁,太阳都晒屁股蛋子了,快起来吧,今天乡里有人来拉西瓜,我在地里看着就中,你今个可以玩一天。

  ”一听这话刘小贺骨碌一下就从床上爬了起来,整天在这草棚里待着身上都要长毛了,可算是能玩一天了,刘小贺高兴的不行。

  “今天要去乡里耍耍。

  ”刘小贺心里想着,走路都有劲,没一会就走到了村里。

  一进村刘小贺就看到赵傻子被几个围着,笑嘻嘻的问他昨晚咋样。

  赵傻子手里拎着个破桶,想走但被那几个人拉着走不了,一脸的不耐烦。

  “啥咋样,反正我搂着我媳妇睡了,过一阵子她就给俺生娃。

  ”“那你弄没弄你媳妇?”问这话的是金龙,三十七八岁了还打着光棍,其他的几个人只是在一边笑,就他一脸猥琐的追着赵傻子问。

  “弄我媳妇?为啥要弄她呀?我才不弄呢,要弄你去弄。

  ”赵傻子闷声闷气的说道,金龙一听这话更乐了,哈哈大笑:“那行,今晚我去你家弄你媳妇,到时候你可别不让。

  ”

刘萍说道:“知道的越多,就死的越快,刚才我看过了,你这位客人不错,好好享用吧。

  ”刘萍把常博启送到一个包房门口,常博启进了门,看到一位三十多岁的女人,长得非常漂亮,身材也很火辣,像这种女人,以前常博启想都不敢想。

  可这女人现在就在眼前,而且上了她还有钱赚,一夜之间,这剧情就逆转了啊?不光这样,就连他嫖客的身份也逆转了。

  这女人笑道:“兄弟,先把衣服脱了,让我看看你够不够格。

  ”常博启知道对方成了客人,他成了那种传说中的鸭子,到了这份上,还能怎么样?何况这女人不错,要是错过了就太可惜了。

  常博启脱了衣服,立刻有了反应,这下那女人惊喜起来,说道:“小兄弟,大姐我太喜欢你了,没想到这种地方还藏着你这样的宝贝啊?”常博启说道:“大姐,只要你喜欢就行,我刚出道,还不会做,哪儿不满意了还请多多谅解。

  ”女人笑道:“满意,很满意,来吧,姐要跟你大战三百回合。

  ”这个女人叫田梦,给一个当官的当情妇,什么都不缺,就却男女这点事,那个当官的一个星期给她一次,还不准她结婚,这就让田梦饥渴难耐了,今天也是误打误撞来这个美发店做头发,知道这里面有这种营生,就(两根一起插进去)试试问了一句,结果这里还真有鸭子,而且还遇到像常博启这样的宝物。

  田梦对常博启非常满意,和常博启相比,以前跟自己的在一起的那些男人,简直不值一提。

  田梦出手也很大方,给常博启发了五百块小费,这可是常博启搬砖一个月的收入,常博启也没客气收了。

  田梦走了,常博启怅然若失,虽然他享受了,也赚到了一笔客观的小费,但是他的自尊却大受打击,他怎么能靠这种方式来赚钱呢?从古到今,这是不入流最下贱的职业啊?可他被逼到这一步,自己的命运自己无法选择,只能任人摆布,他发誓一定要逃出这里,还要把小青救出去。

  爽姐今天也很高兴,她从田梦这里拿到了一千块的收入,对常博启就很客气,不用让常博启回黑房子了,但告诫他不能出大门,不然就卸了他一条腿。

  这种事不是常有的,今天常博启接待了田梦,就没有生意了,他就慢慢熟悉这里的环境,寻找逃脱的路线。

  常博启无意闯进了后院,这里养着一只藏獒,藏獒冲常博启狂吠了几声,吓得常博启急忙退了回去,这里也是一条死路,别说这头藏獒了,门口也有人看守,没有爽姐的话,谁都不能走出大门半步。

  常博启还担心他的小青,摸到了黑房子那,这里的铁门上挂着一把铁锁,没有钥匙根本无法打开。

  常博启叫道:“小青?小青!”小青来到门边,说道:“博启,他们放了你吗?那你赶紧逃出去报警,让警察来救我。

  ”常博启说道:“我出不了大门,我现在还救不了你,但我一定能想出办法的,你安心待在里面等我。

  ”小青说道:“那他们带你出去干啥?为啥不把你关进来?我想和你在一起,我一个人待在里面害怕。

  ”常博启说道:“我现在想进去也进不了,我在外边才能想办法,这个地方的老板特别凶,谁要惹了她,就让谁喂藏獒,你能活着真是奇迹了。

  ”小青叫道:“博启,你快救我出去,我好怕啊。

  ”常博启说道:“有我在,他们不会把你喂藏獒的,不过你也别激怒他们,我这一有办法,马上带你出去。

  ”小青说道:“博启,你成了他们的人吗?伤天害理的事,你千万别干啊,不然我会看不起你的,更不会当你的老婆了。

  ”常博启说道:“我欠了他们的钱,他们让我干活还债,等我还完了债,我就能出去了,你放心,我不会干坏事的。

  ”常博启自己当了鸭子,这种事千万不能告诉小青,不然会让小青看不起的,小青都能拼死保护自己的身体,他一个男人就不能了?和小青一比,他什么都不是了。

  这时走廊有了脚步声,常博启急忙惊愕小青道别,然后回到了大厅,这里聚集了七八个小姐,个个浓妆艳抹,让憨娃大开眼界了,以前就是做梦都梦不到的好事,居然在现实中出现了。

  现在这些小姐也知道了常博启的身份,和她们一样,那就没那么多顾忌了。

  一个小姐走到常博启身边,在常博启身上摸了一把,说道:“兄弟,大家都说你厉害,让我也感受一下吧?”常博启说道:“我没钱给你啊。

  ”小姐笑道:“只要你伺候好了,我给你发小费。

  ”对了,常博启把这茬忘了,他现在也是靠干这种事赚钱的啊,他也可以收钱啊,不过他不喜欢这个小姐,她站在自己面前,马上有一股骚味直冲鼻子。

  

只不过我也就是和她逗趣,毕竟我此刻的心思全都放在何嫣然身上了。

  女人嘛,当然要玩有情趣的。

  就比如这种轻车熟路的熟女,拍拍她的屁股就知道是要换个姿势,而对于少女,恐怕对于你的邀请,可能会直接莫名的生气。

  越想我的脚步越轻快,尤其是对于刚刚成功教训了一个女人,此刻我又满血满蓝的走到了何嫣然的办公室。

  下节课是全班课间操时间,我直接给体育委员买了一瓶红牛,随便弄了一个借口请了一个假。

  我选在课间操过来也是因为,这个期间唯一从来不去的就是何嫣然,这恐怕就是女神的特权,就连学校里的主任都大开通道之门,其他老师哪敢攀比。

  不过谁能想到这个女神在别的男人身下是何等的风Sao呢!我走进她办公室的时候,何嫣然正在涂口红,对着镜子认真的描摹嘴唇的形状,那认真的样子不知道又要去见哪个鬼男人。

  贱人!别人都可以睡,到我面前又来装婊子,立牌坊。

  一股无名之火噌噌噌的就冒了出来,我想都没想,大步流星的就走了过去。

  何嫣然听到脚步声,抬头看见是我,整个人直接黑着一张脸。

  “出去!李贡你是被哪个老师又叫过来罚写还是罚站我是不管,不过你最近最好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不然的话,我一个老师,要对付你可是容易的很。

  ”何嫣然明显不想提起之前和我在一起的那个夜晚,还有她设计删掉的视频。

  甚至于在和我说话的时候,何嫣然还带着一脸的厌恶。

  呵!瞧不起我?我倒是想要看看,接下来她究竟想要如何的猖狂。

  何嫣然的冷嘲加警告我吃过很多次了,这个女人也一次比一次嚣张,恐怕也是被我逼急了,所以每一次的反弹都带着些报复的味道。

  只不过这样的反转才更有意思不是吗?我仿若没有听到何嫣然的呵斥,悠然自得的找了一个靠近何嫣然的位置坐好,从兜里拿出手机,点击了一个视频。

  “李贡,你快点离开,你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最好收一收,不然的话,我会直接向学校申请把你开除!”何嫣然可能被我的淡然给惹出了火,眼睛瞪的溜圆,手里的睫毛膏直接扔在了桌子上,言辞犀利的警告道。

  “不着急,何老师,你先看完这个视频再说。

  ”我指了指手机屏幕,此刻伴随着女人娇喘的声音,好戏正在上演……“放肆,你以为自己算个毛啊,你——”何嫣然看着我把手机递到她的眼前,此刻终于说不出来话了。

  “何老师,这个你要是不喜欢的话,也可以随便删,我还有很多,只要你开心,哪怕你一天删一个都行。

  ”我靠在教师的椅子靠背上,这沙发椅舒服!(姐弟乱欲)比我在教室里的破板凳强多了。

  我浑身发放松,甚至都没有睁眼睛去看何嫣然的表情,早上起的有些早,此刻躺在这舒服的地方,我都打算好好的咪一小会。

  何嫣然眼神发狠,紧咬着嘴唇,咯吱作响。

  “李贡你实话告诉我,你到底复制了多少份!”我耸了耸肩膀,直白的看着刚刚还在叫嚣的女人,看吧有时候女人也不能够太傲了,不然苦的不还是自己。

  我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告诉何嫣然,如果她听话的话,那可能一份都没有,毕竟我是一个喜欢听话的好老师,就如同她喜欢听话的学生一样。

  “你,你——卑鄙!”何嫣然费力的吐出两个字,我却知道她同意了。

  漂亮的女人都很聪明,何嫣然妥协了,这一次是有些无力的妥协了,我知道这个女人真的是答应给我上了。

  那一瞬间,我激动的心脏都要炸裂了。

  虽然何嫣然没有直白的说,我也没有那种可以预知未来事情的眼睛,可是我就是该死的知道了,那种强烈的感觉,刺激着我浑身上下所有的细胞。

  不过卑鄙?呵!这女人还真好意思说。

  我真的不想要去戳穿何嫣然一次又一次耍我的经过,不过好男不和女斗,更何况还是一个要归属于我李贡的女人。

  “想好了?何老师,这可不是我逼你的。

  ”我得了便宜还卖乖。

  虽然让人感觉有一点无耻,可是那种超脱于情感上的激动,让我整个人都有些疯狂。

  “是,我想好了,你没有逼我,我就是想要给你上,你满意了吧!”何嫣然梗着脖子,似乎也在和我赌一口气。

  我看着何嫣然,这女人是似乎是被气到了,胸口起伏不定的喝着茶水,褶皱的裙摆将将搭在她的大腿上,而那诱人的黑色丝袜,每一项都刺激着我的双眼。

  那一刻,我身体里的血液都喷张了起来,凶如波涛的Yu望让我看着何嫣然的眼神越来越不淡定。

  我激动的将她按在了办公桌上,对着她高耸的丰盈,肆无忌惮的探了过去。

  “李贡你疯了,这里可是教师办公室。

  ”何嫣然愤怒的惊叫了一声,如果不是害怕门口清洁的阿姨发现,恐怕一巴掌就打在我的脸上了。

  我也不知道我倒是不是受了刺激,我只知道,我太兴奋了,那种激动的快感是100个片子都比不来的。

  何嫣然神色紧张的看着我,双手护住自己的丰盈,眼神带着丝惧怕,却又露着微微的期待。

  鬼知道这个女人究竟是打算欲拒还迎,还是心里根本就在期待。

  我此刻的脑子里没有一刻停留,也懒得思索。

  我的身子紧紧的压在何嫣然曼妙凹凸的躯体上,扒开她的手,感受着她的发抖,在我掌心之下的颤栗,惶恐……我的手穿过她的连衣裙,摸到她的Xiong衣,何嫣然脸色一白。

  惊慌失措的看着办公室的门口,似乎在担忧会不会突然间闯进来人。

  那的思绪被绊住,我却得到了更大的空间,尽管何嫣然还在脸色涨红的躲闪着我的进攻,可是她的整个人都在慢慢的疲软,逐渐的配合着我。

  当何嫣然的手轻轻的搂主我的后背,我激动的差一点直接喷射了出去。

  我知道她妥协了,凌乱的吻落在她的额头上,唇瓣上,锁骨上……一路向下,我眼睛炙热的看着眼前的女人,恨不得一口一口的把她吞进肚子里。

  “小心!水,水要——”何嫣然感受到耳边已经倾斜的茶杯,娇软的拳头推拒着我的胸口。

  我微微的眯起眼睛,看着身下脸色绯红的女人,故作不解的问道。

  “哪里的水?多吗?会不会把我给淹了?”何嫣然眨巴着眼睛看着我,似乎还没有从我的话语里参透其中的奥妙,紧接着片刻功夫,整个人浑身都发起了热。

  “讨厌!”何嫣然含羞带嗔的瞪了我一眼,整个人却更加贴合我的身子。

  我就知道,这种耐不住寂寞的女人,哪里有那么纯情!有时候就是如此,即便是再风情的女人,也喜欢被男人呵护。

  曾经偷看过刘峰那不负责任的自己爽完就撂挑子不干的把戏,其实我嫉妒一半,心疼一半。

  甚至我暗暗的发誓,如果这个女人是我的,我就让她每一天都爽上天!我们两个人沉迷在一种紧张的奢靡里,她迷离的眼神,我紧绷的神经,在短暂的接触下,竟然生出一丝偷情的快感。

  凌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的传来,从一声哨响之后,表示着课间操的结束。

  何嫣然整个人都慌了,挣扎的力气更加的大了,浑身竭尽全力的在我身下扭动。

  “不,不可以,李贡!……会有人过来的!”何嫣然奋力的和我求饶,急切的推拒着我的靠近。

  “李贡,你听我说,只要你松了我,等回家,回家你想怎么玩我都答应!”何嫣然似乎乱了阵脚,眼睛泛着水珠的对着我求饶。

  怎么样都可以?确实是个不错的决定!只不过,我怎么就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不是又在耍我。

  再一再二,我要是再被耍一次怎么办?这个女人明显可信度不高,这种把戏也不是玩了一两次了。

  我非但没有把手推出去,反而更加用力的握住那团柔软,在何嫣然呜咽的声音中,逐渐的加快我揉搓的速度。

  再说我才吃了一点的肉腥,怎么可能放弃。

  更何况这办公室是个套间,她在小间的隔断里,就算是办公室里进来了人,也不一定知道。

  怎么就不可以了,难道她在电影院勾搭的时候,就没有想到被人发现!我想都没想的就拒绝了,这样一个娇滴滴的美人,此刻就在我的身下,并且她明明都已经答应我了,还是不让动,我怎么可能受的住!可想而知,何嫣然的抗拒,换来了我一波更加强势的进攻。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a.aspx?2740.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a.aspx?3147.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a.aspx?3550.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a.aspx?5614.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a.aspx?2476.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a.aspx?1185.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a.aspx?6763.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a.aspx?19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