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please be a little gentle,新手必看

  仲夏,恍若一夜间,所有的景致渐渐热辣起来。

  春日那些清寂温良的时光已远行成过去的故事;心底那些个素白的小清欢亦随之逐日渐趋热络。

  行走在光阴路上,细心收藏着风轻云淡的静水流深。

  将内心的宁静,折射成眼眸的清澈,定格岁月静好的模样。

  那些有爱暖怀的时光,花香弥漫,情深倾城。

  心心念念的牵挂亦是一道美丽的风景,静守着晨曦暮色。

  一步一驻足中,那些繁华中喧嚣都已淡忘,而你钟情的那檐馨暖从未走散。

  若温良贞静的时光如是,携手共赏夕阳西下那彤云彩霞,想想都是美轮美奂,细数经年所有美好,精心在心底腌制成一帧永远……  逝去的岁月,蕴涵着简静澄澈的美,惟有用心品味和感悟,方可真正享受它的恩慈。

  野花的绚烂,微风的飘逸,皆光阴中美的馈赠。

  尘世中匆匆的脚步中,印下了或清晰或模糊的故事底片;行走中的桥头水畔难免会经历迷津雾渡,坎坷挫折,然而心中的美好,眸底的清澈,终是我们抵达馨暖的补给。

  为自己的山河岁月多收集些美好,岁月便少一些薄凉。

  生命的终结,不一定繁花似锦,而是拥有一泓丰盈平和的心境。

    简静如溪,似空渺临水而居,岁月中凸起的繁嚣,渐隐至红尘之外,一路欢歌的岁月清欢,在旷然的思绪里浅浅荡漾。

  安静,指间不经意遗失的一枚青果,宛如温善女子弯弯娥眉下的一朵莞尔浅笑,从不张扬,也无浮躁,仅于踯躅独行的青山绿水中静静迎接风雨。

  季节明晰的棱角显露之处,暖风花信渐次融入自然的阳刚线条,那经年的轮回沉浸在温暖的怀抱,在耳畔疯长着固有的怡人情长。

  那些爱的轻唤低喃,是纯情女子心底珍藏的一道道青涩,缓缓地,在远山的静寂中旖旎而落,如漫长岁月里流淌的一泓清澈,忽儿走过,便蕴染了开在路旁的朵朵野花。

     每个人的岁月山河,总有一些风景令人迷恋忘返,总有一些记忆挥之不去。

  当岁月的风烟卷走了浮华,沉淀了喧嚣,过滤成千帆过尽后的安然,那些曾经阵痛铭心的过往,都化成流年微温的记忆,在生命长卷上兀自芬芳旖旎。

    于清晨微露中低眉,收藏起花开的美好;抬眸,记录下清风拂尘的飘逸。

  在心间敛入几缕凡常清欢,在琐碎烟火里追寻心灵的皈依。

  听一段高山流水的轻吟,阅一卷醍醐灌顶的墨迹,品一盏素淡沁脾的香茗;每个人的山河岁月,都会有步履匆匆,不妨放缓急促的脚步,轻轻梳理纷扰繁琐,咀嚼回味光阴中的缤纷绚丽;在心灵的花园,植入疏落有致的畦畦馨香……  浅夏如烟,风过无痕,一直低调内敛的时光如梭而逝,一个不小心日子就跌碎进仲夏。

  长久以来喜欢安然恬静的日子,任日复一日的晨露夕霞,在心上静静氤氲,馨香成时光无限的暖腻。

  那些淡淡来去的尘缘,记起,温情溢美;收起,则浅笑随意。

  曾经那些自以为刻骨铭心的情爱,仿若姹紫嫣红的花事,不过是湮没在旧时光里重重缤纷的落英,及待回眸,已自成泥。

   腌诗、腌心情,甚至腌交情。

  封存,收藏起所有期许,于春暖花开日共沐雨露。

    六月的早晨,一枚枚希冀丛生,心底栉风沐雨后的那些嫩芽,终需跋山涉水后才能皈依灿暖。

  依恋的目光里,曾经那些个年少时的走过,已于温良时光中洗去风尘仆仆的单薄。

  一段段颠沛流离的远行,落满纤弱双肩的尘埃,及至仲夏某个无浪的渡口,静迎一颗远游的心安然回归。

  这样眉眼溢美的日子,惟闻时光翻阅沉睡的声音。

  伴着一种莫名的情愫涌漾在心头,若一桢久远老故事渲染的一份静美,于土烟囱升起袅袅余暖……  时光荏苒间,岁月恰似一忽间涉过了万水千山的远行人,那些被光阴悄然修剪过的容颜,往往让人在唏嘘中来不及慨叹。

  而那些笃信的初心,仍如春天萌动的蓓蕾,细雨润泽下毫不掩饰地绽放着对自然最初的眷念。

  跋涉在红尘的脚步走走停停,只要于烟火温良中深悟,繁复的过往皆是心智合眸的必经。

  当美好的画面在闲暇时念起,为内心平添出缕缕馨予,那些无意间书就的故事,便成了用一朵花信题就的春天明媚序曲;成了情意无限延伸出的优美破折号;是你已生,我仍未老……此去无论多久,再忆,珍藏在记忆深处的都是一场最美的相遇。

    (办公室爱爱)依着晨曦,信步走过眸底浅喜的风景,那一树树一丛丛盎然绿意,那一簇簇花开妖娆的醺染,俨然是经年清欢里的浅醉,在流年里点滴生香,于岁月里窖藏着色,每每赏读,如沐浴着一场生命豪大的盛宴。

  念在山水路上,无需相问,那一程山青水秀葳蕤的风景是否终有一天也会老去,只要感知那阵阵涟漪不过是屋檐下偶临的烟花。

  穿尘而过的绚烂,留下的仅一缕烟痕滑落的弧线。

  

见她这样,江小鱼就没脾气了,心说喵了个咪,看来不让丽霞姐当上村长,就别想跟她有什么进展了。

  想到这里,他这货就暗下决心,还是要努力赚钱,涨大实力,等够得上手的时候,直接给丽霞姐一个惊喜。

  像买衣服、送东西这种小恩小惠,王丽霞不上当的。

  心里有了计较后,两个就在附近找了一家旅社。

  江小鱼趁王丽霞没注意,偷偷塞了一百元给旅社的大姐。

  跟她耳语道:“老板娘,帮帮忙,你就说只有一间空房!”那大姐见他塞了一百,一口就答应了。

  回头江小鱼征求王丽霞意见:“媳妇,这家旅社只有一间空房哦!”旅社大姐赶紧接茬道:“里面有两张床哦,你俩情侣,开一间房天经地义,干嘛要两间哦?”“要不再找找?妈呀好大的雨!”王丽霞想想附近没有别的旅社,雨还下大了,她就一跺脚道:“懒得找,一间就一间吧!”“帅哥美女,你俩看着好般配哦!”“谢谢大姐吉言,我祝你生意兴隆哈!”江小鱼带着王丽霞,屁颠屁颠的来到房间。

  进去一看,哪有两张床,就一张大床摆在那里。

  见状,他这货偷着乐,心说喵了个咪,大姐够意思!王丽霞进来却傻眼了,嗔白了他一眼道:“小鱼,只有一张床,这怎么睡呀?”“丽霞姐,你看这么大的雨,大姐又说了,只有这一间,那就凑合呗!”小鱼脑子里被王丽霞的磨盘占据着,心里蠢蠢欲动。

  惬意的往大床一倒,还美滋滋的打个滚。

  不曾想,王丽霞刷的拔出一把剪刀来,不客气道:“小鱼,一床睡可以。

  但是,你要是敢碰我一下,我就用剪刀自尽!”“虾米?违背妇女意愿的事我才不干,我又不傻。

  快把剪刀收起来吧!”他这货心说,娘西皮,这不是开玩笑,万一丽霞姐动真格的,那他就完蛋了!一晚相安无事,翌日一大早,两个退了房,迎着朝霞,打道回到了白鹭村。

  两个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江小鱼一蹦蹦入家院门,蔸眼就见那个厂妹丁婉,正勾着杨柳腰,在井台前帮他洗衣服呢。

  “丁婉,你真来啊?”江小鱼哭笑不得道。

  “小鱼哥,你看病不收钱,我帮你洗衣服是应该的!”说起丁婉,这也是个贫家女,但是呢,她性格开朗,逢人就一脸甜笑,还有俩甜酒窝,很是讨人喜欢。

  “那就辛苦你。

  ”江小鱼把买来的三七和重楼种子,还有菜种,逐一放到客厅。

  然后骑着三蹦子,上香秀娣家还车。

  香秀娣正在餐桌前一个人吃早点,见江小鱼回来,欢天喜地出迎,把他小子按到座位,喜的道:“陪我吃早点!”女人煮了瘦肉汤、小米粥还有一盘花生米、一大杯牛奶,一个劲地催着他吃完。

  江小鱼吃得饱饱的,打了个饱嗝,起身要走。

  不想香秀娣按着他不让走,笑着盘问他道:“你这小子,昨天进城卖菜,不叫上我。

  我问你,你一车菜卖了多少钱?”“报告秀娣嫂,我是卖给一家大酒店,单价二十元。

  一共拉了一千两百斤,你说多少?”这家伙美的道。

  “我的娘哎,你一趟就卖了两万四?小鱼,我家也有半亩神田,你帮嫂子卖!”香秀娣一看这么赚钱,顿时就像打了鸡血。

  “这个没问题,等我再拉货进城,一定喊上你!”倏尔地,香秀娣一扭一扭的就进内室去了,再出来的时候,她换上了一条大红的吊带背心。

  看到那傲人的上围,江小鱼咕咚,涎水横流,心里像有爪子挠他,痒痒得不行。

  香秀娣撞见他贪婪的目光,心里就撩得突突的。

  她一扭身就进了内室,嗔的道:“小鱼,你再帮我看看病!”江小鱼得儿一声,一蹦蹦进内室道:“秀娣嫂,治疗过了,还疼啊?”香秀娣眼巴巴的看着他道:“不疼了,我怕没断根,你再检查一下,看有没有问题?”江小鱼一点头,忙是仔细的检查起来。

  完了他这货起身道:“没啥问题!”“真没问题啊?要不你再看看?”香秀娣眼巴巴的恳求道。

  她心说,这就治好了?怎么不再生一样病,再生一样病,就有理由找小鱼治。

  “不用了,是真没问题。

  你不放心,可以去医院做彩超!”“我不去医院,只听你的。

  你说好了就好了!”倏尔地,香秀娣就浓桃艳李的道:“你嘴角有东西!”一转眼,香秀娣就主动吻了起来。

  吻了好几分钟,江小鱼怕突破防线,脚底板抹油,蔸头就走了出来。

  一路绿柳夭桃到家,发现黄玲还有那个付严杰,商量好似的,都来了。

  两个看到江小鱼,顿时就像看到了金远宝,抢似的扑上前。

  一个道:“你的菜卖完了,给女儿看病吧!”一个说:“大兄弟,我媳妇都疼得直哭。

  你什么时候给我媳妇看病!”这时,丁婉帮他把衣服凉在晒衣杆上,忙完了也抢上前道:“小鱼哥,我爸天天在家里骂人。

  你再不帮忙治,我要疯啦!”我去,一天只能看一个病人,这仨都哭着喊着要看(被同学压在教室做了)。

  这下江小鱼灵机一动,想了个主意道:“要不这样,你们抓阄。

  谁抓到就给谁看,怎么样?”“行,行哦!”见仨个人忙不迭点头,他这货就回房,取三张纸,其中一张写上字。

  然后三张纸揉成团,拿出来道:“开始抓阄。

  上面有字的代表抓中了!”仨个人就分别抓了一团纸,就听丁婉欢呼道:“我中了,我中了!”丁婉乐利红,黄欣和付严杰都一脸失望,这俩就闷闷不乐归家去了。

  丁婉等不及了,拉起他的手,催促道:“小鱼哥,快上我家呀!我爸一发病,见人就骂,骂得好难听哦!”“走吧,看看你爸去!”丁婉的家位于村西方向,也是一栋泥瓦房,不过屋内铺了水泥地板,比小鱼家好一点。

  进门就传来乒乒乓乓的打咂声和大骂声。

  丁婉的爹叫丁老三,是个善良豪气的中年大叔,近几年因为际遇不顺,媳妇得了大病去世后,他神志就不大清了,行为怪异。

  后来家人有送他去精神康复中心治疗,三进三出,治好不久就复发。

  “小鱼哥,你听见了没,像我爸这种情况,能治不?”丁婉眼巴巴的看着他道。

  “我问你问题,你要如实回答。

  ”“只要我知道的,统统告诉你!”“你爸打过人没?有没有自杀自残这些行为?”江小鱼一来到丁家的院内,就看到院内弥漫着一股很重的煞气。

  所以,他这货怀疑,丁老三不是什么精神分裂症,应该是枉死鬼上身。

  “他从来没打过人,没有自杀自残过,就只会骂人!”丁婉怕他不相信,特意把衣服掀起来给他看。

  “小鱼哥,你看我身上,没啥伤口吧?”“好,我再问你,你是几点出生的?”“我是正午十二点出生的哦,小鱼哥怎么啦?”丁婉大为紧张的看着他道。

  “正午十二点阳气上升到顶点,这个点出生的人通常是至阳之体。

  这就好解释了!”他这货满是一副原来这样啊的表情。

  “小鱼哥,怎么了?”“你爸应该是鬼上身,而且是枉死鬼,要伸冤的那种!按道理,家里有煞气,你会感觉到。

  但是你没有,因为你是至阳之体!”“虾米?小鱼哥你别吓我哦!那你会不会捉鬼呀,求你快救救我爸!”丁婉一听家里有鬼,吓得簌簌发抖。

  “放心,这只枉死鬼很善良,它不会害人。

  就是有很大的冤情,如果不帮它解决,它是不会投胎的!”说着,江小鱼就拿出了城隍印。

  城隍印可以召鬼请神。

  “小鱼哥,要怎么解决呀?”丁婉着急上火道。

  “这个容易,不过要今晚十二点子夜时分,我把这只枉死鬼请出来,看它到底是什么冤!”他这货胸有成竹的道。

  “行呀,那今晚你上我家来睡吧!”丁婉知道家里有鬼了,吓得都不敢进屋。

  “额,晚上十一点半我就过来。

  你是至阳之体,脏东西上不了你的身,放心吧!”丁婉吓得死拽他不放道:“小鱼哥,不行呀。

  天一黑,你就来我家好不好?我一个人在家害怕呀!”见丁婉吓成这样,江小鱼就一点头道:“好吧,天一黑我就上你家!”“小鱼哥,上我家吃晚饭,我炒拿手的红烧肉给你吃!”丁婉见江小鱼离开,她也是脚底板抹油,吓得回厂上班去了。

  再说江小鱼。

  这货得啵到家,前脚进门,后脚开超市的大浪就闪进来了。

  “小鱼,过来过来,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让你好好的笑一声!”大浪进来就在他身上拍了一把,又摸了他的脸一把。

  “神马好消息?”“是恶霸腔的娘。

  那婆子以前好凶的,打从你收拾了她儿子,她就变老实了。

  你猜怎么着,昨晚上那婆子提着一大箱牛奶还有一堆保健品。

  送到我家,给我又是赔礼又是磕头,好话说了一箩筐!”大浪笑得露出一排白牙道。

  “大浪,那这是好事啊。

  ”“你是不知道,恶霸腔的娘来求我,她知道我跟你关系好,想让我出面游说你,让你帮他儿子治病!”一听是这事,江小鱼摇头如拨浪鼓道:“虾米?这怎么可能呢?治好了他好接着当村霸,那丫是我九天九地的大仇人啊,还想我帮他看病,做梦呢!”“小鱼,我看他娘挺有诚意的,是真心想悔改。

  她发了毒誓,说只要你治好她儿子,她们家就搬出白鹭村,以后改邪归正,绝不作恶!”大浪眼巴巴的看着江小鱼道。

  “大浪,听你的意思,你答应她了?”江小鱼愣了愣。

  “我哪敢答应,这不要经过你的同意嘛!”大浪说着说着,就浓桃艳李的吻了上来。

  江小鱼推开她道:“大浪,我听你的意思,你是很乐意哦!跟我说实话,老太太除了送东西,是不是还送钱给你?”“小鱼,你听我说——”大浪就把他亲哥的儿子上大学学费没着落一事告诉了江小鱼。

  从她口里得知,大浪娘家父母其实很早就双双过世,她是亲哥带大的。

  “我想报恩,所以,我收了老太太五万元!当然,不管怎样,是恶霸腔撬走了吴玲,你如果不同意,这钱我就退回去!”大浪眼巴巴的望着江小鱼说道,从她近乎恳求的目光看出来了,她是打心眼里希望他能点个头。

  “大浪,这事不是小事,我得考虑考虑!”江小鱼心说娘西皮,恶霸腔现在呆呆傻傻,不是正好。

  白鹭村少了一个村霸,还了一方百姓平安。

  如果又去救醒他,那无异是放虎归山。

  “嗯,你啥时考虑好了就告诉我!”江小鱼就回房换衣服,准备上山种药材。

  不提防大浪跟进了屋,她见有个便桶,就去便桶前方便起来。

  “小鱼,想不想耕田哦?”“不想!”他这货刚换上衣服,大浪就吻上来,痴迷的道:“小鱼,你女朋友跑了,一定很孤单寂寞对不。

  我喜欢你,想陪你解闷儿!”江小鱼就吻了几分钟,不知怎么回事,对他来说,接吻的感觉很奇妙。

  可是大浪火头点起来了,急得打滚道:“小鱼,帮帮我!”

大家知道什么是人体盛宴吗?就是找个身材脸蛋都绝佳的美女,躺在一张大餐桌上,身上摆满各种食物,供身边富商土豪来欣赏玩弄。

  这是对于那些富商土豪的盛宴,但是对于那些富婆大款的盛宴你们了解么?此时的我,躺在一张宽大的餐桌上,身上摆满了各种琳琅满目的高档食物,但是对于我身边围着的富婆来说,这些食物根本入不了她们的眼,她们眼神真正在意的是我白嫩的身体。

  现在的我,对于那些富婆来说,就是一道盛宴,一道豪华的身体盛宴,她们一个个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我,像是一条条饿极的狼围绕着一块肉一样,恨不得立马把我撕碎吃了。

  人群里,有一个富婆终于忍耐不住了,伸手在我滑溜溜像是泥鳅一样的肌肤上胡乱的抚摸着,她从我的小腹一直摸到了我的大腿根,摸着摸着,猛的一下抓住了我的小二哥。

  富婆用手轻轻的把玩着,真是太大了,这辈子见过所有男人中最大的一个,她很使劲,让我下体不由的传来一阵疼痛,但是我不能出声,因为我现在是一道供人欣赏品尝的菜而已。

  我是一个在豪华轮船上做人体盛宴的人,我的职业就是每天给那些富婆取乐、观赏,我所在的这艘船,都是各地有钱有势的富婆来消遣的地方,她们出手阔绰,只要能享受到乐趣,就能大把的挥霍出钱财。

  干我们这一行是有讲究的,给富婆们做一道盛宴自然也要有好的食材,必须要那种最顶级的食材,不然对于那些富婆来说,就毫无吸引力了。

  而我之所以能被选中做成盛宴给富婆们娱乐的原因,也是因为我具有顶级食材的条件,不仅仅是因为我有着比女人更洁白光滑的皮肤,更大的原因是我那里比一般的男人都大,这在那些富婆眼里是不多见的,甚至有的没见过。

  除此之外,身子还必须是干净的,要是处男,不干净的身子,在那些富婆眼里也是不值得一看的,因为我常年不接触女人,也比较讲究卫生,下体一直是干干净净的,这在那些富婆眼里,如果不是处男,她们一眼就能分辨出来。

  有了第一个富婆带头,其余的富婆也按耐不住了,一个个用手在我身上胡乱的摸着,用手抢着抚摸我的下体,一个个争先恐后的,恨不得将我占为己有。

  我上桌之前我被人特意喂了点药,因为处男一般不持久,女人摸两下就不行了,做菜的人很有心思,怕到时候不行了,扫了那些富婆的兴致,所以给我喂了一种特效药。

  “不行了!我忍不住了!我今天就要尝尝这菜的味道!”,人群里,有一个富婆坐不住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那里,口水仿佛都要流下来了,说着就掀起自己的裙子按餐桌上面上。

  富婆上来后,急不可耐的一把撕掉了自己的小裤,屁股对准了我那里就要向上坐。

  这个时候我怕了,之前下体的疼痛让我没有出声,如今让我丢了自己的贞操,我是万万不能接受的,因为我很传统,我的第一次只能丢给自己爱的人,不可以不干净。

  我当时吓的慌忙起身,双手死死的保护住自己那里,说什么也不让富婆得逞,而我这个举动好似惹怒了那个富婆,她眼睛冒着火,一巴掌甩在了我的脸上,大怒的冲我骂道:还装!老老实实让老娘得到你!不然我杀了你!我有些害怕了,但是双手依旧护住自己的阳物,我心里的想法很坚定,就算这富婆杀了我,我也不会把第一次给她的。

  而制作这个人体盛宴的人,更是不愿意让富婆拿走我的第一次了,我对于他们来说现在是一个摇钱树,以后还指望我赚钱呢,不是处男失了身,以后哪个富婆还愿意来花钱找乐子?一出事情,保护我的人来的很快,络腮胡大哥是管这艘轮船上的治安,一看出了事情,立马带着人过来了,一脸笑呵呵客气的冲那个想上我的富婆说道:田姐,这道菜能看,能玩,能摸,但是想真枪实弹,真的是不行,请您不要坏了我们的规矩。

  这个叫田姐的富婆并不买账,冷哼了一声,指着我叫道:什么狗屁规矩,不就是钱吗?你让船主开个价格,络腮胡大哥自然是不愿意的,我现在就等于是这艘豪华游船上的招牌,吸金什么的可全指望我,再高的价格也是不能让我破了身的,于是络腮胡大哥也没说话,只是礼貌的笑着摇了摇头。

  “一口价,一百万让老娘我玩一次,我要是玩开心了,后续价格都好说。

  ”要上我的这个富婆以为络腮胡大哥是在故意抬高价格,指着我冷声说着,一副显然要吃定我的样子。

  络腮胡大哥依旧是笑着摇头,也不说话,一边招呼着保镖让富婆从桌子上下来,生怕这个富婆碰坏了我那里。

  但是这个富婆就不乐意了,显得有些急眼了,见保镖要拉她下来,直接一巴掌怒甩在拉她手的保镖脸上,然后伸手猛的死死握住我那里,愤怒的朝络腮胡大哥怒叫道:妈的!老娘是给你们脸了!给一百万玩一次还不干?今天我非要玩一下了!这一下给我的疼的不行,这富婆显然没有恐吓人的意思,手死死的握住我的那里,疼的我额头冷汗直冒,吓的络腮胡大哥也是一愣,慌忙紧张的让富婆别动,有话好商量。

  这个富婆冷笑了一声,说了一句商量个锤子,然后再次掀开自己的裙子,准备坐上来。

  我当时是真怕了,动也不敢动,生怕着富婆一激动废了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富婆一屁股就要坐了下来。

  突然门口忽然传来了一阵枪声,吓的屋子里其余的富婆都尖叫了一声,惊恐的朝门口望去,我身上这个富婆听见枪声也冷静下来了,毕竟这不是美国,枪声一响代表什么,她心里很清楚。

  “你敢坐下去,我就让人直接一枪把你脑袋打开花,你可以试试。

  ”,只见门口,一个带着白色面纱,身上披着长裙,面纱下一张微微隐约能看清楚的好似天仙一般清纯可人面孔,她好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仙女一样,像刘亦菲演的小龙女一样,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冷峻。

  络腮胡大哥看见这个仙女一样的女生,表情一下变的严肃起来,毕恭毕敬的朝她叫了一声:娘娘!而站在桌子上想上我的这个富婆,看见这个叫娘娘的仙女来了,脸上之前的嚣张气焰一下不见了,神情仿佛凝固了一样,身子一动不动的,整个人脸上充满了恐惧和震惊,直勾勾的看着这个叫娘娘的人。

  “这艘船是我家开的,现在船已经开出了公海外,我想在船上弄死两个人丢海里喂鲨鱼,分分钟的事情,不服的可以试试。

  ”,这个叫娘娘的仙女,不怒而威,冷冰冰的一句话,让在场的富婆都安静了下来,那个富婆也乖乖的从桌子上下来,一句话也不敢说,在场的人似乎都怕极了这个叫娘娘的人。

  娘娘的话比法律还管用,餐桌旁吃人体盛宴的富婆们,一个个乖的像个孩子,竟然连摸都不摸我一下,围绕着我老老实实的欣赏了起来。

  一切秩序恢复正常,而这个叫娘娘的人,慢步走到络腮胡的面前,指了指我,淡淡一道:晚上把他送我房间来。

  络腮胡一点也没敢反驳,低头说了一声好的,就恭送起了娘娘,但我心里还是十分担心的,我担心晚上我被送了过去,这个叫娘娘的人会不会把我处破了?虽然她长的很漂亮,但是我也不能随便就丢了自己的贞操,我还是想坚持住自己的传统,卖艺不卖身。

  被娘娘恐吓了后,吃人体盛宴的富婆们老实了很多,也没人对我乱来了,很快到了晚上也就结束了,船上给她们每个人安排的都有年轻帅气又持久的鸭子,富婆们每个人都回自己房间享乐去了。

  而我,被络腮胡张罗着抬走,洗了一个牛奶浴,披上一道浴巾,就被送进了一个豪华大屋子里,屋子里充斥着一股淡淡的香味,我能感觉到,这应该是那个娘娘的房间。

  我被人放在了一张铺上了玫瑰花瓣的大床上,浑身几乎赤裸的躺在床上,之前的药效还很重,下半身反应依旧激烈,我双眼空洞的躺着,静待着娘娘来临,我知道,我今晚凶多吉少要被破处了。

  我双眼空洞的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时间过了一会又一会,传出了一阵开门的声音,我听见开门声,心里微微颤了一下,浑身的紧张更重了。

  果然是娘娘来了,娘娘一进屋子就向我下体看了一眼,我那里很显眼,娘娘进来第一眼就注意到了。

  娘娘微微笑了笑,指着我的下体,有些挑逗的意味朝我问道:憋了一天了吧?是不是很难受呢?我表情有些尴尬,咬紧牙关没吭声,确实我整整憋了快一天了,下体胀的很痛,这药效很强,我浑身上下的燥热感就没停过,尤其是见了娘娘后,她那惟妙惟肖的身材,绝姿的脸蛋,让我下体的小二哥更厉害了。

  于是乎,我下体不由我控制的动了动,这下可好,身上的浴巾都跟着晃动了起来,我当时脸瞬间就红了,而娘娘也彻底把我这个举动当成一种回应。

  “哟,这就等不及了?呵呵。

  ”,娘娘呵呵一笑,慢慢的脱掉了自己的高跟鞋向床上一坐,手指轻轻的戳了戳我的下身。

  (瓶子塞下体小说)这一下又是刺激到了我的小二哥,我整个身子都颤抖了起来,身上的浴巾也滑掉了,我整个身子和小二哥暴露在了娘娘的眼里。

  “我…我…”,我吓的话都说不上来了,我本身就有点自闭,一紧张更是说不好话,我心里真的是一点不想被娘娘破处,但是娘娘此时已经把我当成一个鸭子了。

  娘娘也有点被我的小二哥给吓到了,眼神里闪出一丝惊讶,直勾勾的盯着我的小二哥,脸上流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娘娘看了一会忽然躺下了,和我脸对脸的躺下,两只美腿伸在我的脸面前,指了指自己的脚丫子,轻声说道:吻。

  我愣了一下,看着娘娘,娘娘实在太迷人了,她浑身上下透漏着一股清香味,这股味道最能勾引起男人的兽性,不是那种香水味,而是女人身上的体香味,并且娘娘的腿很纤细,白白嫩嫩的腿上裹着一道透明的黑丝,极其的诱人。

  我虽然干了人体盛宴这一行,但是我身体是干净的,还有一点小洁癖,就算是个美女,让我亲她的脚,我心里那股可怜的自尊心和精神洁癖还是使我犹豫了起来。

  娘娘似乎看出了我脸上的犹豫,有些不高兴的冲我说道:你还不开始等什么呢?在这首船上得罪了娘娘是没有好下场的,我深知这一点,犹豫了片刻,还是皱着眉头,嘴巴朝娘娘的脚慢慢靠近了过去。

  娘娘的两只脚都很香,没有我想象中的那股脚丫子的味道,这让我的压力减轻了不少,我索性一闭眼,开始亲吻起来。

  “你是不是没吃饭?劲那么小?大点劲!”,娘娘呵斥了我一声,脸上显现出了几分怒意,不由吓了我一跳。

  我确实是一天没吃饭了,浑身有气无力的,但是我怕惹娘娘不高兴,于是加重了几分力道,在娘娘的脚丫子上亲吻了起来。

  我这力气一重,娘娘的表情就有些享受了,不时嘴巴里还发出轻轻的哼声,我看着娘娘享受的表情,不由心里暗香,都说女人都有特别的地方,摸起来对于女人的触感比摸那里还舒服,原来是真的,看来娘娘的特别之处就在两双脚丫子上了。

  我亲吻了一会,娘娘好像不满足了,指着她的两个小脚,指挥着我,不要放过每一处地方,还让我加快速度和力度。

  不知道过了多久,娘娘忽然掀开了自己的长裙,露出自己的那里,对我说:快!过来!我愣了一会,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察女人的下面,我有些脸红,更有些嫌脏,愣了半天久久不动。

  娘娘有些急了,她正是舒服的时候,见我半天不动,气乎乎的冲我叫道:你赶紧!不然老娘现在叫人把你丢海里喂鲨鱼!我害怕了,我相信娘娘绝对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我死了没什么,我家里还有人等着我寄钱回去,我肯定不能死在这,想起来我那生病需要钱的妹妹,我也不在乎什么脏不脏了,我嘴巴对准了娘娘的那里,眼睛猛的一闭。

  娘娘似乎特别舒服,声音也越叫越大,一声高过一声,身体还不停的抖动了起来,下身奋力的迎合着我。

  不知过了多久,我舌头都麻木了,娘娘才一下推开我的头,躺在床上不停的娇喘着气,好像也有点累了。

  而我,立马一脸难受的跑下了床,到了卫生间疯狂的漱口,还干呕了几声。

  我漱完口回来,娘娘已经整理好了衣服,冷眼看了看我,十分轻蔑的冲我说道:你一卖身的,以后估计也是干鸭子的,还嫌弃上我来了?娘娘这一句话,把我说的一股怒气涌上了心头,我当时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低声羞愤的说了一句:如果不是为了我在医院的妹妹,我打死也不会来你们这种地方。

  这句话说完,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或许是因为压抑了太久,刚才那一瞬间让我把自己的负面情绪全部爆发了出来,但是说完我自己吓的不行,紧张后怕的盯着娘娘,可能我是这艘船上唯一一个和她顶过嘴的人,我不知道自己死的会有多惨。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的话说完,娘娘并没有流露出很生气的表情,反而是眼神奇怪的看了看我,随后竟然淡淡一笑,手伸进自己兜里,似乎在掏着什么。

  “有点意思,这个你拿着。

  ”,娘娘从兜里掏出了一张支票,用笔写了一串数字上去,然后朝我递了过来。

  我看着支票上两万的数字,双手发颤的接了下来,这剧情反转的太快,快的没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我本以为娘娘不杀了我,也会废了我,但是没想到她丢了一张支票给我,还是这么大的数额,我来船上这么久了都没挣到这么多钱。

  娘娘把支票给我后,就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向门口走了出去,走出去的时候还回头看了我一眼,有些调侃意味的指着我的那里说道:给我留着,我高兴的时候说不定就尝尝是什么滋味。

  娘娘说完就走了,只留下一脸懵逼的我,我看着自己手里的支票,感觉很不真实,我明明也没做什么,身子也没被破,居然就得了两万块钱,这可比我天天躺在桌子上,给人当玩物挣的那点油水强的多的多。

  我当时正高兴的想着我妹至少一个月的医药费有着落的时候,门口忽然闯进来了几个人,为首的是柳姐,她是我的管制人,就是我做人体盛宴,被打赏的所有小费,那些富婆在我身上花的所有钱,都是要经过她的手里,然后给我分红。

  但是这个柳姐极其的压榨我,我下铺的小六跟我说过,我一出场一天的净收入就是几十万,而柳姐每次给我的出场费只有些许的一千多块钱,我一个月就出场不到五次,一个月五千多根本不够我妹躺在医院里的花销。

  可人在屋檐下,柳姐告诉我,如果我不满意,随时可以滚,但是身上能不能健全的离开就说不准了,我也不敢反抗什么,一旦有些怨言,就要遭到柳姐随从的暴打。

  “哟,挣不少啊,挺有面的啊,让娘娘给你亲自开支票。

  ”,柳姐一上来,二话不说就把我手里的支票给夺走了。

  我见柳姐把支票抢走了,一下就急了的叫道:你怎么能这样?这钱是我自己挣的,不是摆菜挣的,你凭啥全给我拿走了??我话音刚落,柳姐二话不说一耳光清脆的甩在了我的脸上,冷笑的看着我,呵呵一声道:你的?我跟你说明白的吧,只要你在这条船上,你挣的所有钱都是老娘的,你要是不乐意也成,我现在就让人给你丢下船进海里喂鲨鱼。

  我咬着牙,硬生生的把怒气按肚子里咽了下去,我知道柳姐真能干出这种事情,在这艘豪华游船上,她们这帮人就是一手遮天,大半夜的把你丢下海里,连杀人的证据都找不到,而我也不是怕死,我只是怕我死了,我妹妹没钱看病了。

  就这样,我眼睁睁的看着柳姐把我的钱全拿走了,而我一句话也不敢说,默默的忍气吞声的收拾好自己的衣服,回了试衣间把我原有的衣服给穿上。

  穿上了衣服,我就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是我妈接的,我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留下我跟我妈还有我的小妹相依为命,可就在最近,我小妹又患上了尿毒症,在医院需要大笔的医药费,我实在没了办法,经人介绍才来到这么一艘豪船上工作。

  我今年刚满十八,因为我小妹的病辍学了,找工作找不到,实在是走投无路了,才来挣这一份卖肉钱,如果不是绝境,谁又愿意这么作践自己呢?电话里,我先跟我妈短暂性的问候了几句,随后将这个月挣的五千多块钱,都转给了我妈,让她不要为钱的事情来操心,我来想办法,随后问了问我小妹的情况,就把电话挂了。

  挂了电话,我面朝大海叹了一口气,这一个月挣的五千多对于我小妹的病来说,根本就是杯水车薪,如果我再不想办法更快的弄到更多的钱,我小妹的病就有危险了。

  我忧愁了一会,就回了自己船上的屋子准备睡觉,可刚回到自己屋子里,隔壁传来的声音就让我难以入睡,是一阵阵的女人娇喘声,而且声音还越来越大。

  隔壁住的人我认识,叫许莹莹,以前也是干人体盛宴的,但是现在女模人体盛宴不景气了,男人一般都喜欢真枪实弹的,所以这个许莹莹现在就在船上赌博区域当一个荷官。

  我和许莹莹的屋子就隔了一堵墙,一点不隔音,说的夸张一点就是她那边放个屁,我这边都能听到,更别说干那事情的叫声了。

  耐不住好奇心,我想起我们俩隔着的墙上有个小窟窿洞,能清楚的看见隔壁发生了什么,于是我就带着好奇心,小心翼翼的趴上去看了看。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a.aspx?4695.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a.aspx?1541.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a.aspx?5689.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a.aspx?4771.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a.aspx?5746.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a.aspx?4000.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a.aspx?2873.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a.aspx?49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