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台灣本土a片,新手必看

听到王松这话,杨婶的美丽脸上也是露出了一抹挣扎之色,她摇了摇头,心下也是无奈,原本她还真想和王松折腾捣鼓一番,可是,临到最后一步的时候,她的心头却忽然慌乱了起来!她一直都只和自己丈夫干过那事儿,现在却要和王松倒腾,她的心里一时着实有些接受不了,更何况……现在她女儿还躺在旁边的呢。

  看着杨婶那一脸犹豫的模样,王松却一狠心,拉住杨婶的腿,就往里塞去,可是一来二去,却咋样都倒腾不了,弄的王松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着急却又无可奈何。

  这一幕被杨婶看见,她也是不由咧嘴轻笑一声,凑到王松的耳旁,压低声音说:“小松,你是不是从来没和女人折腾过啊?”王松脸庞一红,心下只觉得快要羞死了,现在都倒这一步了,自己却弄不来,这也太丢人了吧……可杨婶却并没有笑话他,一双手轻轻把弄着他那货子,又是轻声道:“小松,婶儿……婶儿以后给你成么,今天小倩在呢……”王松哪里肯依,他那货子都涨得生疼了,要是不消消火非得憋出了毛病不成……他贴着杨婶的耳边说:“那哪成呢,婶儿,你都害我憋了这么久了,现在咋能说不弄就不弄呢……”说着,他还咬了咬杨婶的耳朵,杨婶吃痒,不由娇笑了起来,伸手把着王松那地儿放到了她那白净的腿上,轻笑道:“反正那样弄是不能弄的,婶儿用其他法子给你弄出来……”说着她那腿轻轻合拢了起来,王松的身子一颤,那感觉就跟触了电似的,从脚跟到头顶,每一根汗毛,都似乎颤栗了起来……杨婶的动作很轻柔,但是这种感觉却让王松说不出来的爽快,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身子猛地一颤,终于是完了事儿,把杨婶的睡衣和被子都给弄脏了一些。

  不过杨婶倒是并不介意,拿过旁边床头柜上的纸巾擦了擦身子,就又抱着王松的身子温存了起来。

  这一晚上,俩人虽然终究没有折腾那事儿,但是在杨婶的腿上,王松却不知道弄了多少次,直到精疲力竭方才心满意足地睡去……次晨早上,王松醒来时,看看床边,杨婶和小倩却都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了一床空荡荡的被子,他皱了皱眉,连忙爬起身来,见到屋外只有嫂子一个人在扫地收拾,他也是不由问道:“嫂子,杨婶和小倩呢,她们去哪儿了?”秦月荷抬起头来,一双美目扫了眼只穿了一条小裤的王松,眸子里泛出了一丝古怪之色:“她们回家去了啊,你咋穿这么点就出来了,别着凉了,你待会儿不是还要去干活的嘛。

  ”听见这话,王松也是反应了过来,连忙回了房去换衣服,看看时间,已经六点多了,要是不赶紧点,可就要迟到了。

  屋外响起了嫂子的声音:“早饭给你弄好了,穿好衣服就出来吃吧。

  ”王松穿好衣服,正准备出去,经过桌上的时候,忽然看见那桌子上那一张折起来的小小纸片,他眼睛一瞪,骤然一拍脑门!你爷爷的,咋把这事儿给忘了呢!王松忽然一拍脑门,眼睛也是一下子瞪大了起来!你爷爷的,咋把这事儿给忘了呢!那张纸片是乔玉儿给自己的,乔玉儿是村外那所药铺林医生乔城的孙女儿,王松干活的地方就在那所药铺,乔城药铺。

  因为王松大哥和父亲走的早,当初扶贫分自理地的时候,王松又没满十八岁,他家连块种菜的地都没,王松自然也不能像别家靠装庄稼过活,只能去村外药铺打工。

  还好当初王松上过高中,那药铺林医生就是见王松有点文化,会算数,就让他在药铺里当个算账收钱的员工,一个月六百块钱,除去生活费,倒是让王松自己还能留个一两百,攒着以后娶媳妇儿……昨天因为秦梅结婚,王松专程跟林医生请了假回来,那乔玉儿见王松请假回去,便也顺带着拜托他帮着干一件事儿。

  可是昨天事情太多,王松早就把乔玉儿交代的事儿忘得干干净净,直到此刻方才想了起来。

  他拿起桌子上的纸,往兜里一揣,也不吃早饭,飞快朝着门外跑去。

  嫂子见王松不吃早饭,也是不由皱眉喊道:“小松,你咋不吃饭呢?”王松头也不回地摆了摆手,心里只想着答应乔玉儿的事儿,说了句:“要迟到了。

  ”就飞奔出了家门……秦月荷看着那渐渐跑远的王松,心里轻啐一口,这小子,咋忙得早饭都不吃了呢?不过随即,她又是想起刚刚看见的王松那地儿,心头不由暗暗一热……这小子,倒是长大了呢……成华村的后面是一座山,山间有条河,名字叫三沟河,成华村的名字也是因此而来,此刻,王松就正朝着那条三沟(儿童智力故事)河边跑去。

  他一边跑,一边将兜里那张纸片给摸了出来,细细扫了眼纸片上画出来的一种草药画像,心头暗暗想到,他娘的,昨天早上就该来找草药的,这么大条三沟河,要是一时半会找不见可咋办,而且待会儿要是去迟到了,以乔城那老家伙的秉性,多半又要扣老子的工资了!心下着急,跑的就更快了一些,到了三沟河边,他低着身子来,在河边的青草从中飞快找寻了起来,乔玉儿画的这种草药长得很奇特,要是真的有的话,一眼就能找得到,她还特别交代过,这种草一般都长在河边的。

  就是这个!找了好半晌,王松一抬头,终于是见到那河边上的一个土堆上正长着一丛和纸上画的一模一样的草!他心下一喜,连忙爬上土堆,将那一丛草统统扯了下来,也不管这草上还沾着泥土,就往兜里揣了去。

  他娘的,这下可算能和乔玉儿交代了,不过看看太阳都已经快升上了中空,这怕是都已经中午八九点了,乔城那老家伙还不定咋骂自己呢……他转身正打算离开去乔城药铺,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了一阵古怪的声音……转过头看看,只见土堆下面不远处的河沟边上,此刻正有个女人在洗衣服……王松眉头一挑,看清楚了那背影,原来是刘某他媳妇儿宋芳芳,可是听那声音,却着实有些古怪,就和昨天在后院听到的林柔的叫声一样,分明就是女人干那事儿时候的声音,可是这张芳芳不是在洗衣服么,咋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呢?王松心下古怪,蹲在土堆上面,就低头细细朝着那宋芳芳看去。

  王松低头细细看了去……这一看,却几乎让他惊掉了大牙,你爷爷的,这婆娘……这婆娘哪儿是在洗衣服,她面前确实放了一堆衣服,手里也拿着那搓衣服的棍子,可是……她手里的那棍子可压根儿就没砸在衣服上,反而是被这女人拿着往下面那地儿塞了去……王松瞪大了眼睛,几乎合不拢嘴来,那搓衣棍还能有这作用?他心头惊讶,再看那宋芳芳却是一脸享受的模样,手上不住地动作着,诱人的眼睛半开半阖,就像是下头正有个男人在倒腾她一样……王松吞了口唾沫,心下又是不觉好笑,他娘的,这骚婆娘,难不成是他家刘某那玩意儿不好使吗?还非得用这搓衣棍来倒腾……想想当初刘某总是在自己面前吹嘘他跟他老婆咋样咋样,啥一倒腾就是一大半晚上之类的,以前还让身为单身汉的王松羡慕得不得了呢。

  可是现在看看,只怕那刘某是在胡吹八蛋!王松暗暗好笑,又想逗一逗这宋芳芳,便一下子站起身来,大声喝道:“嘿!宋芳芳,你在干啥呢!”这一声吼,可把那宋芳芳给吓了一大跳,她手上的动作连忙停了下来,伸手就想要把那搓衣棍给扯出来,可谁知道这一着急,居然嵌在里头出不来了……她心头是又急又气又羞,连忙拿起一件湿漉漉的衣服就挡在了那地儿,抬头一看,见到土堆上站着的人居然是王松,她也是不由咬了咬牙,可是做这种事儿被人逮到了,终归是有些心虚,连忙低下头来又狠狠扯了一下子那搓衣棍……可谁知道,这一次扯的力气大了一点,搓衣棍虽然给扯了出来,可是那地儿却居然给弄的流血了出来……这一次,可彻底把宋芳芳给吓住了,这……这可咋办啊,感觉着那地方传来一阵阵疼痛的感觉,宋芳芳心头一急,几乎都流出了眼泪来……王松本来还在土堆上暗笑宋芳芳被自己逮了个正着,低头再看,却见到那宋芳芳的脸色有些古怪,一只手还捂着那地儿,那身子却低下去,轻轻发颤了起来。

  他眉头微皱,咋了?出了啥事儿么?他又是扯开嗓子喊了声:“喂,宋芳芳,你在干啥呢,咋不说话呢?”那宋芳芳咬紧了牙齿,一下子抬起头来,瞪着王松有气无力地喝道:“王松……你,你干的好事儿,我……我那里流血了!”那里流血了?王松一愣,随即心下也是害怕了起来,刚刚宋芳芳可是被自己给吓住的,她要是出了啥事儿,自己哪里能逃的了干系,更何况……那地方要是出了啥毛病,别说是宋芳芳,刘某和她们一家人怕是也不会放过自己的!一想到这些,王松连忙赶了过去,只见宋芳芳咬着牙齿,脸色苍白地坐倒在地上,那根搓衣棍还摆在旁边,棍子上面也有着丝丝血迹,看上去极为骇人……王松蹲下了身子来,扫了眼宋芳芳肚皮上盖着的那块湿漉漉的衣服,吞了口唾沫颤声问道:“你……你这……咋,咋整的,我,我看看……”说着,他就把那块湿漉漉的衣服给掀了开来……说着,王松便伸出手,缓缓将宋芳芳那地儿的衣服给掀了起来……还不等他细看,那宋芳芳却一下子伸手把那地儿给捂住了,诱人的脸上泛红,眉宇之间满是羞恼之色:“你干啥!”虽然宋芳芳的手掌挡住了些许诱人景致,但是却依旧被王松看见了一些东西,他心下暗暗发热,你爷爷的,说起来这还是老子第一次见到女人那呢……被宋芳芳手掌挡住了之后,若隐若现,却更加引得王松心下好奇。

  他蹲下身子来,脸上装作一副严肃的模样:“芳芳,你不知道我在啥地方干活么?你这儿流血了,我得帮你看看,不然出了啥事儿可咋整。

  ”听到王松这话,那宋芳芳也是吓了一跳,只感觉那地儿隐隐作痛,再看看旁边那根搓衣棍,棍子上也有丝丝血迹,宋芳芳心里也是渐渐着急了起来,这要是真弄出了毛病,回去可咋跟刘某和家里人交代啊……要是别处倒还好,这地方……还不定刘某他们咋想呢。

  心里这么一寻思,宋芳芳也是抬头试探性地看了王松一眼道:“王松,你……你不是在药铺里算账吗,你……你还懂治病不成?”王松一撇嘴:“咋就不会了?老子要是不会治病,乔城那老倔脾气愿意收我干活?你快把手拿开,让我给你看看,迟了出啥事儿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听王松说的真诚,宋芳芳的心头也是不由相信了几分,毕竟人王松是在两村之间唯一的一个药铺里干活,只怕他还真会一点医术呢……可是……这,这也太羞人了吧,让王松看自己的那地方……宋芳芳的牙齿轻轻咬着红润的嘴唇,眼眸之间满是害羞犹豫之色,偷偷盯了眼那王松,只见他蹲着身子,一颗脑袋几乎都要凑到自己肚皮上去了,那双眼睛正紧紧地盯着自己那地儿呢,眼神之中还带着几分古怪的神色。

  看到这一幕,宋芳芳一瞪眼:“你凑这么近干啥呢!”她心头此刻更是恨得牙痒痒,这王松不会是故意吓唬自己,想要占自己的便宜吧!王松也是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站正了身子严肃道:“那啥……你这地方不是流血了吧,我看看是不是真出了毛病。

  ”听到这话,宋芳芳的秀眉又是渐渐皱了起来:“那……那你看出来是咋回事儿了没?”王松撇了撇嘴:“你手都挡完了我咋看,就是林医生来了,你这么挡着他也看不出啥吧。

  ”宋芳芳无奈,只得点头:“那你……你只能帮我看病,不准动……动别的心思!”她嘴上说着,却感到一阵发热,刚刚她自己就在用搓衣棍捣鼓那事儿呢,心里本就想着要是能有个男人,真的倒腾一下自己才舒坦。

  此刻王松就在这儿,要是自己没事儿的话,还真想让王松捣鼓捣鼓。

  不过这种话宋芳芳可不好意思说出口,虽说自家男人那玩意儿不行,但是和别的男人……这要是传了出去,那可就……宋芳芳心头一阵犹豫,也不知道应该给王松看,还是不给他看……

“嗨,那又能有多少钱,一天能赚个百十来块吧,老公跟你一样就知道打牌,平时都是我在管理,累死我了又没有多少钱,我都不想干了。

  ”“我去,这已经算是很不错的收入了,一天算一百,一月就三千,一年三万多呢。

  ”“怎么可能,就那么几个月卖鱼,又不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都有的卖。

  ”“我也想把我们家的鱼塘给整理一下养写鱼,不知道这养鱼有什么讲究的,刚好你今天来了,要不你就教教我。

  ”牡丹是个好面子的人,听到江涛拍她马屁,顿时得意的吹嘘起来。

  “嗨,这有什么难的,你今年吧水放干之后消毒,然后等明天你买一批鱼苗回来不就可以了吗,没什么窍门,就这么简单。

  ”说完,朝着房间玻璃透射的灯光继续说道:“江涛,你家红梅在房间干嘛呢,一个人开着灯干嘛。

  ”“没,没干嘛,她,她已经睡觉了,我刚出来透口气,忘记,忘记关灯了。

  ”江涛赶紧狡辩。

  可吞吞吐吐的话让牡丹感觉到有些不太对劲,心中暗自偷笑:嘿嘿,估计是自己不行,红梅受不了自己在房间拿着黄瓜自己捅起来了吧。

  之前她们女人在一起八卦,这黄瓜都成了她们的最亲密的伙伴。

  眼珠子转悠了几圈,笑着说道:“江涛,要不你去把红梅叫出来吧,我有点私事想跟她说说。

  ”江涛无奈的点了点头,说道:“行,那你在这等着,别乱动,我去房间把红梅叫起来你们在外面谈。

  ”说完就转身朝着房间走去。

  可哪想到牡丹见他一转身,趁着他不注意,快步跑到窗户边。

  看到房间里面床上的那一幕幕惊心动魄的画面,牡丹顿时瞪大了眼睛长大了嘴巴。

  可哪想到牡丹见他一转身,趁着他不注意,快步跑到窗户边。

  看到房间里面床上的那一幕幕惊心动魄的画面,牡丹顿时瞪大了眼睛长大了嘴巴。

  江涛赶紧冲过去捂住她的嘴巴,接着将她拉到一边。

  “呜呜!”牡丹挣扎着推开江涛的手,轻声骂道:“江涛,你还是不是男人,看着别的男人在自己床上搞自己的老婆,不但不进去把人打出来,还捂着老娘的鼻子嘴巴,老娘差点被你憋死。

  ”“你懂个毛啊,老子是在借种,要不是为了给我江家传宗接代,王八蛋才让别人搞自己的老婆呢。

  ”江涛很是不爽的咬着牙齿,心中暗自骂道:该死的小宝,都快十分钟了还没有下马,现在好了,被牡丹看到,老子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封她的嘴。

  牡丹却惊讶的瞪大了眼睛长大了嘴巴。

  “我滴个乖乖,里面那男人是谁啊,不会是你从外面请来的吧。

  ”刚才的时候牡丹只看到里面小宝的后背,并没有看到小宝的脸,还以为是江涛从外面村子请来借种的男人呢。

  “什么外面的男人,里面那人是小宝。

  ”话音刚落江涛又后悔了,丫的,早知道牡丹没有看清楚,老子就不应该说是小宝的啊,随便说一个外面的人不就得了吗?“啊!”牡丹震惊的差点尖叫了出来,让得江涛再次捂住她的嘴巴,轻声喝道:“别乱叫,把村里人引过来了,老子第一个不会放过你。

  ”推开江涛的手,牡丹有些兴奋的问道:“你刚才说你们的人是小宝?”“除了他还能是谁。

  ”“这么说小宝那只大鸟能够硬起来?”“那当然了,要是硬不起来,我能让他在老子的床上搞自己的老婆吗,要是不能硬,他敢碰我娘们一指头,我剁了他第三条腿。

  ”牡丹开心的差点跳了起来,满脸欢喜的说道:“我滴个亲娘啊,你怎么不早说啊,你要是早点告诉我,老娘也让他搞,他想怎么搞就这么搞,老娘天天晚上伺候他。

  ”“嘿嘿,牡丹,真没看出来,你竟然是这样的一个女人,想男人想疯了吧。

  ”江涛不好气的朝天狠狠的瞪了一眼。

  牡丹无奈的耸了下肩膀说道:“江涛,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老公跟你一样,都是硬不起来的货,到现在我们都还没孩子呢,如今小宝能硬起来这可是我们村的福气,我的去找小宝好好搞几炮,搞到天亮都行。

  ”说完就要朝着房间走去找小宝搞几炮。

  江涛赶紧伸手把她拦住。

  “哟呵,江涛你啥意思,合着只能让你老婆跟小宝干炮是吗?”牡丹顿时不爽了起来。

  江涛傲气的说道:“牡丹,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你就算是想跟小宝搞,也等小宝出来了再说,你现在进去两个女人伺候一个男人,你不害羞吗?”“害羞个屁啊,大家都是女人,一起搞一个男人不更刺激吗?你别拦着,我现在就进去,跟红梅一起好好伺候伺候小宝,嘿嘿!”说着就要再次进去。

  江涛再次伸手把她拦住。

  “哟呵,江涛,看样子你是不让我进去了是吗,好啊,我现在就大声叫喊把全村的人都叫来,我看你怎么收场。

  ”牡丹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进去跟小宝干炮,接连几次被江涛阻拦让她忍不住的威胁了起来。

  江涛没有惊慌,反而很冷静的说道:“嘿嘿,牡丹,小宝可是我们村唯一能够硬起来的男人,你巴不得每天晚上找他干炮呢。

  你要把全村的人叫过来,小宝肯定会被轰出村子,到时候你找谁干炮配种去。

  ”“我”牡丹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下文,毕竟江涛说的话很在理,如果真的让全村的人知道小宝在江涛家里搞红梅,恐怕小宝就算不死,也会被村里的人赶出村子。

  到时候想要找小宝借种,那不就没戏了吗?良久,她才说(两个粗大同时在我体内)道:“那行,我就在这里等,等小宝出来之后我把小宝带我家去搞,到时候更方便,搞到天亮都行。

  ”“你就不怕你老公吃醋吗?”“吃个屁的醋,这不用钱就能借种的事情,他巴不得呢,而且小宝人长得帅气,又有这么高,绝对是一个好种,这样免费的好种,我去哪里找。

  ”闻言,江涛眼珠子转悠了几圈,心中升起一个赚钱的伎俩,随即奸笑道:“牡丹,不是我说你,这天下哪里会有免费的午餐啊。

  ”“你什么意思?难不成跟小宝借种还要出钱吗?”牡丹猛然一怔。

  “那当然了,你以为不要钱就能跟小宝睡觉,就能让小宝跟你干炮吗?得了吧你,人家在床上得用力,不仅要消耗体力还要消耗精力,俗话说的好,一滴精子十滴血,这血多贵啊,你自己算算,一滴血多少钱就知道搞一炮要多少钱了。

  ”“不会吧!”牡丹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

  “丫的,你们男人去城里搞鸡都是男人出钱,我可没听说过,女人主动送上门给男人搞,还要自己掏钱的。

  ”“嗨,你这就是没见过世面了吧,这世道有鸡就有鸭,大城市里面男人做鸭的多了去了,好多富婆都找鸭子搞,不一样的出钱吗,而且价格比做鸡的价格还要贵呢。

  更何况你这是在借种,人家卖精子都能卖钱呢。

  ”“你他娘别提卖精子的事情,上次要不是你们出去卖精子,我们村能变成这样吗,我老公能变成废物吗。

  ”牡丹顿时一阵不爽了起来,但很快她有冷静的问道:“那你说,找小宝借种的多少钱,你们是怎么算钱的。

  ”“不多,两千块。

  ”“什么,两千块都还不多。

  江涛,你可真大方啊,自己老婆送人家搞了还倒贴两千块。

  ”“嗨,这不都是为了借种吗,两千块包干,又不是两千块干一炮,这价格不错了。

  当然,你可以不找小宝,这样的话,小宝就能天天跟红梅干炮,更容易怀上。

  ”“丫的,这样算起来还真的不算贵,可一下子要我出两千块,我一个人还是做不了主。

  ”牡丹捎了捎后脑继续说道:“这样,我先回家跟我老公商量一下,等商量好了我再来找小宝。

  反正小宝是我们村的人,跑不了。

  ”牡丹捎了捎后脑继续说道:“这样,我先回家跟我老公商量一下,等商量好了我再来找小宝。

  反正小宝是我们村的人,跑不了。

  ”望着牡丹离开的背影,江涛开心的差点没有跳起来。

  丫的,老子马上就要发天财了。

  配一个种就是两千块,配十个种就是两万块,村子里这么多女人需要配种,如果全部配完,嘿嘿,还不得几十万上百万啊。

  这钱当然就是老子的了,至于小宝那里,嘿嘿,老子给他两百一个就很给面子了。

  再说了,他要不干,老子就告他强.奸我老婆,看他干不干。

  想到这里,江涛脸上充满了奸笑,坐在凳子上面抽着烟,一边还悠悠的哼着小曲相当的得意,盘算着下一个配种的目标是谁房间里面却已经是搞的风生水起。

  小宝依旧还在疯狂的抱着陶红梅来回运动。

  “小宝加油,在用点力气,啊,爽死了,太爽了,我都第二次高潮了。

  ”陶红梅不停的扭动着娇躯,双腿紧紧的夹住小宝的后背,生怕小宝逃走。

  小宝也是很努力的来回攻击,兴奋的享受着每次攻击带给自己的快乐。

  良久,小宝张大了嘴巴,呼吸急促。

  “不行了,要射了,要啊!”小宝突然张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一声痛苦的惨叫。

  刚刚要射的时候,他却突然感觉到自己那硬邦邦的东西瞬间变成柔软的蚯蚓一样,还伴随着一阵阵绞痛。

  “该死的,你,你的洞有毒,完了完了,我的宝贝完蛋了。

  ”陶红梅正要准备享受小宝的喷射,却也觉得小宝的那个玩意突然间的溜出了密道。

  顿感不妙的她赶紧推开小宝的身体,低头去给小宝检查,定睛一看也是顿时傻眼了。

  只见小宝刚才还硬邦邦的大鸟已经变成了柔软无力的小布点。

  “怎么回事啊?刚才好好好的怎么还没有射就软了啊?”陶红梅焦急的问道,小手摸着那柔软的小鸟,想要刺激一下让小鸟,却没有半点反应。

  “疼,很疼,你的洞到底是个什么洞,我搞我嫂子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搞了你就变成这样了啊,肯定是你的洞有问题,完了完了,我还靠他传宗接代的啊,这下完蛋蛋了。

  ”小宝满脸沮丧,眼泪都流了出来。

  “啊,我,我的洞没事啊,我除了用黄瓜之外也没有往里面塞什么东西啊,而且我也没有跟别的男人搞过,除了江涛之外,你可是我第二个男人啊。

  这,这到底是怎么了啊,小宝你可千万别出事啊,你可是全村唯一能够硬起来的男人,我还盼望着跟你配种的呢,你,你要是不行了,这可咋整啊。

  ”陶红梅焦急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四周瞄了几眼,接着说道:“要不,要不我用嘴帮你试试。

  ”说完,没等小宝回答,张开小嘴将小宝那柔软的玩意包裹在嘴中,用力用嘴吸允,来回的掏弄。

  可不管她怎么用力吸允,怎么用力的摩擦,那柔软的玩意就是硬不起来,用手不停的试了好多次,用嘴试了好多次都还是没有半点反应。

  “完了完了,还是硬不起来,我怎么回去跟我嫂子交代,我怎么回去跟我老娘交代,我怎么给我们王家传宗接代,我呜呜”小宝忍不住的抽泣了起来。

  想到村子里的那些没有硬起来的男人们,小宝越想越伤心。

  甚至还有些后悔,要是早知道和红梅搞了之后会变成这样,打死他都不搞红梅。

  可事到如今,后悔药也没有得卖啊。

  满脸无奈的他只能坐在床上不停的掉眼泪,不停的抽泣。

  陶红梅也忍不住的抽泣道:“对不起小宝,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如果真是我的洞有问题,我要是知道会让你变成这样,打死我也不会这样害你啊!不行,我在用嘴试试,一定能硬起来的,一定能的。

  ”擦了一把泪水,陶红梅一边哭泣一边用嘴包裹着小宝的那个玩意,不停的在嘴里用舌头来回的打转,将自己曾经用过的技术全部发挥了出来。

  但不管她怎么用嘴唇还是用舌头,还是用手,那玩意依旧软绵绵的,没有半点反应。

  最后陶红梅无奈的放弃,抱着小宝痛哭了起来。

  哭泣的声音隐隐传到外面江涛的耳中,让他顿觉不妙。

  快步冲进房间,看到他们哭成这幅模样,不由的怒喝道:“你们两个怎么回事,不就是搞一炮吗,至于哭成这样吗?”“江涛,小宝他,他”陶红梅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下文。

  “他怎么了,他射了没有,有没有射在你洞里面,把腿张开,让我检查检查。

  ”江涛说着就要上去检查陶红梅的密道。

  陶红梅这才哭说道:“小宝他硬不起来了。

  ”“什么,硬不起来了。

  ”江涛先是一愣,转而搬开陶红梅的大腿啊,“丫的,硬不起来关我屁事,我只问他刚才有没有射出来,快点给我把洞翻开,让我看看。

  ”陶红梅无奈的说道:“人家都硬不起来了还怎么射,根本就射不出来了啊,你是男人,这点道理都不懂吗,还检查,检查个屁啊。

  ”“什么!”江涛忍不住的后退了两步,望着小宝一阵呆滞,转而双眼冒着怒火,狠狠的咬着牙齿,指着小宝的鼻子咆哮道:“王八蛋,老子的老婆都让你搞了这么久,你竟然没射,我去你马蛋的,老子打死你个废物。

  ”骂完,跳到床上,对着小宝一阵拳打脚踢,打的小宝嗷嗷直叫。

  陶红梅看不下去,赶紧拉着江涛的手,哀求道:“江涛你就别打了,打死了人,我们还找谁去借种啊。

  ”“他都没用了还留着他有什么用,不如让让老子打死算了。

  ”“我求你先别激动,或许,或许还有办法想呢,你知道的,我们村就他这么一个能够硬起来,说不定休息几天调养几下又能硬起来呢,你要是真把他给打死了,不就什么希望都没有了吗?”闻言,江涛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指着小宝的鼻子怒喝:“王八蛋,赶紧回去把身体好好的给老子调养好,过几天要是看到你还是硬不起来,老子特么弄死你算了,滚,给老子滚蛋。

  ”

  有个女人说,我这么做不对,那么做欠妥,到底怎么做男人会满意?为什么男人的心那么难琢磨?男人到底需要什么?呵,男人和女人是两个星球的人,思维方式的不同也决定了言谈举止必定有差异。

  深爱男人的女人,适当掌握男人的心理,你会受益匪浅。

  知道吗?男人最需要女人为他做这五件事:  一、需要自由身 不想被束缚  男人最需要一个独 立的空间,可以自由支配,天马行空。

  想象一下,为什么朝夕相处的日子让男人腻烦,为什么男人一听老婆出差就乐得蹦高、迫不及待找哥们胡吹海吃,玩他个底朝天?自由,给尔自由,是男人最心仪的事情。

  别埋怨,男人本来就是来去潇洒的一个人,驰骋的不是家里的二亩三分地。

  事业,友情,亲情,爱情,一个不能少。

  结婚,他们最担心没有自由,最怕女人的纠缠。

  如果女人给他一天的自由,不去过问不去打扰,他会感激不尽,疯够了,玩够了,心里念念不忘的一定是你。

  风筝线在你手里,收放自如都随你。

  小别胜新婚吧。

  如果男人像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反倒会挣脱牢笼,飞得更高,跑得更远。

  婚姻应该是一个磁场,而不是一根绳子。

  一根绳子会让男人有挣脱的欲望,而一个磁场却能给男人自由的假象和一个永恒的诱 惑。

  有个女作家说,男人都是狗狗,一生有几次会出去撒泡尿,还是会记得回家路的。

  为什么?家是温馨的港湾,最后的归宿。

    二、需要风情女 不爱母老虎  知道男人最怕女人变成什么样吗?一个是黄脸婆,一个是母老虎。

  只可惜,女人结婚后基本和这两个冤家有关。

  男人不懂,那个温文尔雅、端庄秀丽的女人怎么就变成了从背后看想犯罪,前面看想流泪的女人?卸了妆的女人为什么如此狰狞?岁月会打磨一个人的沧桑,但也会沉淀气质的底蕴。

  女人,结婚前靠母亲的修饰,之后就要靠气场的修养。

  女人的生活不止是两点一线,眼里也不应只是丈夫、孩子、婆媳关系。

  读书学习,美容礼仪,职场交际,聚会社交圈等,都会将你打造成一个气质非凡的女人。

  女人不做黄脸婆,男人带出去都有范儿。

  别有风情的女人,你喜欢,我喜欢,大家都喜欢。

  至于撒娇的小女人,更让男人锲而不舍。

  都说男人爱花言巧语,女人为何不尝试把唠叨变成巧言哄句、把指责变成亲昵的举动?你会发现这一招比累得半死,牢骚满腹要有用。

  女人应给男人带来轻松的气氛,不是见到你心理有压力,形成负担。

  轻松的女人有一种难言的磁力,引来无数男人竞折腰,拜倒在石榴裙下。

    三、需要亲热感 排斥冷冰冰  女人都有感受,当你倾心做某件事时,男人从背后的搂抱会在心里泛起温暖,溢出幸福之感。

  男人也如此,女人的身体对自己若有若无的触碰,会全身心地放松。

  作用不言而喻。

  至于之后会发生什么,你知道,我知道,相爱的人都知道。

  男人都喜欢除了工作以外,和自己喜欢的女人有身体上的接触,也是感情的融合。

  女人是听觉的动物,男人更易受视觉的刺激。

  你发现没有,男人对女人的亲昵举动一般都不会拒绝?柳下惠早成老夫子,正襟危坐的那是假圣人。

  情之所爱,不只是柏拉图。

  女人对男人适当的亲昵,抚摸,依靠,不是按摩胜似按摩,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

  对所爱之人,既能增添感情,又缓劳顿之苦,何乐不为呢?男人的激 情由你迸发,他还用去外面寻找吗?会生活的女人一定善于调情、精于用情。

    四、需要台阶下 讨厌伤自尊  女人有自尊,男人也有面子。

  女人千万要记住,万万不可在大庭广众之下伤其自尊。

  打人不打脸,伤人不揭短。

  男人在众人面前装有门面,如果你不顾及他的感受,言谈举止出格,有辱自尊,只能两败俱伤。

  给足面子,与人方便,于己温暖。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感情保鲜。

  有人说,男人和女人就像两只在地上爬着的蚂蚁,相遇了,互相碰了碰触角。

  按药匣子讲话了,那是缘分呐。

  为什么不珍惜呢?  五、需要你示弱 反感太强硬  张爱玲说:善于低头的女人是最厉害的女人。

  情感,也需要微软。

  生气不过隔夜,冷战适当,也要有人打破僵局。

  通常,男女有矛盾,都是男人先陪不是,尽管女人也有错。

  女人感觉主动开口丢人,制约不住男人,其实未必,如果你主动示弱,适时给男人台阶下,明理的男人自会感激你,会加倍地关爱你。

  这时的男人很容易被女人所软化、所征服。

  男人也是温情的动物,温情打动的不只是女人的心。

  人之初,性本善。

  即使一个恶贯满盈的男人,也会有最脆弱的软肋。

  坏到流脓的男人只是影视剧渲染的结果。

  更何况,男人和女人原本不是仇人,如果和睦相处,迸发出火花来,全看你的造化了。

  两个人有了隔阂,不管谁对谁错,第一个转身的就是天使。

  每次你原谅他人时,天使都会在天上微笑。

    以上不是教你怎么屈从取宠男人,而是要充分利用小女人的优势,让他加倍地爱你。

  聪明的女人应该知道,爱不是一味的谦让,更不是单方的过错。

  情感需要互动。

  你的小小付出,定会换来他加倍的爱恋、精心的呵护。

  有人说,爱是一种感觉,你或许不一定在意对方的贫富,不一定在意对方的美丑,可你一定会在乎那种感觉——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思念苦楚;是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惊喜;亦是怕失去的心痛心碎的伤感。

  有些失去是注定的,有些缘分是永远不会有结果的,爱一个人不一定要拥有,但拥有了一个人就一定要珍惜,不要等到伤害的时候才去乞求原谅,不要等到失去的时候再去挽回。

  如果我不小心流下一滴泪水,那是因为我不愿意忘记你是谁……  延续阅读:床上7件事 男人最渴望让你做  很多人以为,男人都是大大咧咧的,不会在乎生活中的一些细节部分。

  其实并非所有男人都这样不在乎,男人要么毫不在乎,要么在乎起来比女人还要挑剔,特别是在床上的小事上。

    在对待性爱这个问题上,女人比较注重细节,她们不像男人,不管怎么样只要能到达高潮就可以忽略其他小细节,在情欲面前,女人更注重于情,而男人则更注重于欲。

    虽说与女人相比,男人对性爱并不过分挑剔,但有些细节还是你必须要先去注意的,例如:怎样的举动能让他为你再来一次高潮?若你掌握性爱里的主动权,会改变些什么吗?一些细节往往会被女人忽略,而恰恰是足以令男人为你疯狂的核心重点。

  男人在床上有他们在乎的事,如果你能在这些事情上把控住,那他就会被你牢牢套在身边了。

  究竟在床上男人最在乎什么呢?一起来看看男人床上对你的7大期待。

    1.希望她也有幽默感  有女人在床上就像是交功课一样草草了事,毫无幽默感可言。

  在床上,你除了可以性感一点,也可以幽默一点,因为男人在乎。

    关于这个问题,男人被分为两派,一派认为它很重要,一派则彻底忽略了它。

  前者认为幽默气氛有助于缓解尴尬场面,小加笑料可以激发爱的火花。

  如果在床上偶尔显得笨笨的也不是一件坏事,要我们一起开心地笑,而不是笑你或笑我。

  怎样定位一个女人的幽默能力?她能用反讽的方法来行事,能愉快地和男人相处,具有雌性魅力。

  同这种人在一起,性伙伴永远是愉快的。

    后者认为,性是一个作品(或者是一个戏剧事件)。

  对他来说,性是一种心情,而心情是一个很重要的事件,它类似商业行为。

  他很少讲话,不管床上还是床下。

  就在类似戏剧中的做爱激情里,他的行为让你想到是一个将军在履行他的公务。

  所以,身为女人,你告诉他这是有区别的,你要表现你的幽默能力。

    2.希望她有性高潮  一些资料显示,如果男人发觉自己不能给女人带来太多的快感,那他就会觉得悲哀,甚至会觉得自卑抬不起头。

  即使他能享(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击)受丰美国宴,看精彩足球,他也不会觉得自己幸福。

  作为女人,你的热情和可见的愉悦是最本质的东西。

  但是如果男人体会不到,或者不会利用这个,那你还是会很郁闷的。

  你要说一些话,比如你做的一切都是这么美妙,我想我恐怕等不到晚上来临了。

  这样就会改变尴尬局面,引导他到你要去的地方。

    也许正是因为女人也担心自己无法到达高潮让男人失落,因此不少女人在床上的时候会假装高潮,让男人兴奋起来。

  其实男人不笨,他能分辨出来你的高潮时真的还是假装出来的。

  当男人知道你在假装,那么他将受到的打击会更大。

  在你最亲密的他面前,没必要假装,两人多深入沟通,看可以通过什么姿势能让你真正的飞起来显得更管用。

    3.希望她在床上穿点性感的  女人悦己者容,女人穿得漂亮完全都是为了让男人多看几眼多关注。

  不少女人只注重平日里外出的衣着,在床上在家里确实极其随便的穿着,让男人看着就没有欲望。

    谁在乎她穿什么呢?这永远是个次要问题。

  一个男人说道,他也说出了大多数男人的心声。

  但穿著是否性感往往能影响性高潮持续的时间。

  而持续时间往往是男人关心的问题。

  如果男人被问及:当你给她脱衣服的时候,假如她穿的性感,你喜欢吗?大多数人承认,他们是这样的。

  一位不太关心这些的男士答道:不管怎样对我都好,只要她穿的不是太多。

  关于这个问题确实存在很大的分歧,但是不能否认穿著是个不容忽视的因素,有的男人看着内衣、丝袜就会兴奋起来。

  可是一旦男人解开你的扣子看见的是那件破旧的内衣的时候,男人的欲望估计早已飞到九霄云外了。

    在床上在家里,不妨穿得性感一点,你会发现这对男人来说是一个很好的诱惑的途径。

    4.希望她有正常的性态度  一般来说,女人的性态度都是矜持的,即使有欲望也不敢说,生怕男人说她放荡。

  其实男人更希望女人有一个正常的性态度,这个因素很重要。

    有时男人可以惊喜地发现,女人也能象我一样对性疯狂。

  甚至有的女士比男人来的更猛烈。

  据有的女士讲:哦,我的天,我竟整天想着做这种事情。

  她说,当她走进家门,踩在地毯上就有这种冲动了,一旦真做这种事情,她就会无限缠绵,使男人激情荡漾,每个动作都使男人觉得恰倒好处。

    一个正经八百、板起面孔的女人肯定对房事不利,过分放浪疯狂也是男人不愿看到的。

  男人认为女人最好有个健康正常的性态度。

  男人说,我希望她能带着一点人文色彩来和我做爱,可又不完全是这样。

  所以,如果一个男人对做爱胆怯,原因多出在女人的态度问题,而不是男人的生理问题。

    别说男人不在乎,其实男人在乎的事很多,特别在床上,他们在乎的更多,你知道了吗? 女人私房话(http:nfh)  5.希望你能为他激情澎湃  没有什么能比在床上恰当地表现自己这点更能增加激情了,即使发出微弱的嘶嘶声也要比在无声中做爱更能激发性致。

  一些男人似乎对有声和无声的性爱并不十分在意,他们认为你对他是否有热情和热情的程度是至关重要的。

  不错,男人都希望女人能为他疯狂。

  他更愿意相信是他使你潮湿,是他使你呻吟,而不是你自己的什么?性幻想或者其它别的情境所带来的效果。

  作为一个男人,他想知道,他做点什么才能使你达到最佳境界。

  有时甚至是你的一句听起来无关紧要的话,也会使你们的性生活如鱼得水。

    大部分男人都不愿意承认,但是在一些问题上,甚至连一些猛男也会掂量:我能否真正在床上取悦另一半?不过,有时问题的关键,在于女人可以也可能在做爱中假移动、旋转、推拉,于是,连那些最为自信的男人,也不能确认你是否真的喜欢他的做爱方式。

  其实女人越是能为男人的精力旺盛而激情澎湃,就越能在男人的引导下达到快感的极限。

    6.聊私密的话题  两人躺在床上,由于环境安静,而且两人的心境都很平静,因此聊天都能取得不错的效果,如果再床上聊一些私密的话题,更是有助于两人之间的夫妻生活更和谐。

    性爱并不单纯指的是两人之间的爱爱,而是指从前戏开始到结束。

  不少人会在前戏的时候喝点红酒,聊聊一些私密的话题。

    7.希望你能舒服  第一,你感到舒服才会提升你同他的性致。

  女人要放松自己,要把它当成美味来享受,这比担心你的表现更有益处。

    第二,你自己感到舒服意味着我们都感到舒服。

  过分关注你的缺陷,必然造成对你自己身体的关注,而不是对我们身体的关注。

  把自己掩盖在被子底下,只能会使我们一起对我们的性致产生焦虑,这样反而影响了做爱的效果。

  所以,不要老对自己在床上看起来是否完美上花费心思,其实关不关灯这个问题不是很重要。

    有些细节你必须要注意,例如:怎样的举动能让他为你再来一次高潮?若你掌握性爱里的主动权,会改变些什么吗?一些细节往往会被女人忽略,而恰恰是足以令男人为你疯狂的核心重点。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b.aspx?5722.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b.aspx?468.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b.aspx?571.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b.aspx?3061.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b.aspx?7770.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b.aspx?5611.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b.aspx?3979.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b.aspx?77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