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舔 穴,新手必看

你知道为何男人会在婚后还要出去寻找一夜情吗?难道是你在床上的功夫不行还是有其原因呢?到底是哪些因素致使人们这么轻易就出轨了呢? 对性的好奇由于现在网络上充斥着大量的性的知识,往往诱惑着年轻的小朋友们,使她们刚刚萌芽的心,对性产生了很大好奇心,再加上网上众多热心的色狼们,这类小妹妹很容易就钻进了色狼们的口中,成为一夜情的牺牲品。

  因为网络使不同年龄的人都在一起,不想承认自己的幼稚往往成为小朋友们的致命伤。

  在失身后,也许她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由于处于一个叛逆的年龄,所以她们总是有一种无所畏惧的心理来追求刺激和好玩,却给自己带来一身的伤。

   太孤独当漫漫的长夜,身边无人陪伴的时候,心理的孤寂,往往是很多单身女性一夜情的原因。

  其实对性的需要并不大,只是想找个人陪陪自己,和自己度过漫长的夜。

  一夜情是对温暖的向往和对孤独的恐惧的一种填补。

  这类女生一般观念开放,思想先进……充满对浪漫情怀的渴求。

   心底的伤这是频繁找一夜情的女生的根源,来自她们心底的伤。

  最多的就是被男朋友抛弃了,而这个男朋友往往是她们的第一个男人,第一个以为可以托付终生的男人。

  所以在和他们分手后,心理受到极大的伤害,不在相信爱,于是开始故意放纵自己,用一夜情来弥补自己心的伤口。

  而由于对爱情的失望,加上对自己的放纵的痛(爱女狂欢)恨,这种复杂的感情会导致心理上认为自己是个坏女孩子,更加的放纵自己,所以频繁的找一夜情。

  其实只是一种情感的宣泄,她们利用极端的感觉来释放心头的阴郁,此时的一夜情,对她们只是一种变相的自虐,象一个受伤的野兽,却不停的在撕开自己的伤口,让伤口不停的流血…… 一时的愤怒这种女孩往往比较活泼,脾气比较火暴。

  往往是在和男朋友的吵架后,故意用一夜情来平息自己的心情。

  其实她们的心里只是想发泄一下,如同小孩子一样,心里想的是反正男朋友那么不在乎我,我要故意气他。

  其实她只是想找人关心她,所以往往很容易和一个能安慰她的男生发生一夜情,来寻找那份失落。

  可是往往一夜情后,心情平静下来后,开始悔恨自己做过的事情。

  往往很多少女就这么一时气愤下成了少妇……引用名言:男人经常后悔没有跟某个女人发生关系;女人则后悔跟某个男人发生过关系。

   性欲望的追求食色,性也。

  随着观念的开放,很多女性对自己的欲望更加直接的表达。

  她们找一夜情就是赤裸裸的性需求,往往是离异啊,老公长期不在身边啊……其实女人和男人一样,对性有着身体的需要,所以她们就在渴望通过一夜情来满足自己的生理需求。

  年轻气盛的时候,人们往往经不住诱惑。

  孤独难耐时,情场失意之时,陌生人的一句关心、安慰的话语很容易就会让我们倍感窝心,一夜情就顺其自然地发生了。

  

浑浑噩噩的睡了过去,朦胧中他仿佛听到开门的声音,接着一个修长白嫩的光滑身子转进了被窝,若有若无的芬芳喷在脸上:“小豪,小豪,我好想你……”“嫂……嫂子?”杨豪睁眼一看,李秀梅一丝不挂的贴着自己,两个大白兔拼命的抵着自己的胸膛,一双媚眼春意盈盈的看着自己。

  “我……我是你女人……不要叫我嫂子。

  ”李秀梅伸出小舌头,怪嗔的在杨豪嘴唇上舔了一下。

  杨豪心中巨震,下意识的就将嫂子搂在怀里准备好好疼爱一番。

  可是,眼睛一睁,哪里还有什么嫂子!这特娘的竟然是个梦!也就在此刻,看着窗外已经大亮,竟然已经早晨了,赶紧起床嫂子却不见踪迹。

  杨豪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简单洗漱了一下就去俱乐部上班了。

  虽说健身馆一般晚上才有人来,但是他们这些打工的可不能这样随意,简单的开过晨会,杨豪一边满怀心思的思念着嫂子,一边给器具做些简单的保养。

  “豪哥!外面有人找!”前台这时候忽然有人叫了一声,杨豪心中一动,难道是嫂子?可是一出了俱乐部,他就感觉到了不对。

  三五个大汉正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己。

  “有事吗?”杨豪警惕的问道。

  “杨教练吗?”几人中一个领头的发话了:“我们老板让我和你打个招呼!”话音刚落,这几人大汉变戏法一样的从身后摸出一根棒球棒,随后劈头盖脸的就朝着杨豪扑打过来。

  我靠!杨豪楞了一下,随后立即反应过来,一边急速的后退,一边眼观四路,迅速扛起身后的垃圾桶,竟然直接就和这些人硬刚起来。

  嘭嘭嘭!咚咚咚!两方打的毫不留情,杨豪虽然仗着身体健硕和对方一时间不相上下,但是对面毕竟有五人,没过一会,他的背部腿部就遭受了重击!虽然不至于立刻失去战斗力,但是这么拖下去也不是办法啊!“小豪?你们干嘛呢!给我住手!”就在这时候,一声娇喝在几人身后响了起来。

  “王姐,你怎么来了!”杨豪有些担心,自己一个人都应付不过来了,哪还有能力保护王姐啊。

  可是让杨豪没想到的是,王姐压根就没在怕的,看到杨豪被打,她气的眼睛都红了,直接走过来,二话不说一巴掌就扇在了那几人脸上。

  “你他妈谁啊!”几人从懵逼中清醒,愤怒的就要还手。

  “来!动我一下试试!老娘是王婉华!”“什么,你就是王姐?”万万没想到,这几人大汉听到王姐自保名号,竟然惊恐万分!随后不等王姐说话,扔下手中的棒球棒竟然四散逃开!“狗东西!回去告诉刘三,杨豪是我的人,让他少打注意!”此刻的杨豪一脸懵逼。

  咋回事啊,刘三是谁?这些人我见都没见过,怎么王姐反倒比自己清楚?不过,杨豪此刻最为惊讶的,还是王姐。

  这个昨天刚给自己口爆过的老女人,到底什么来头,怎么这些人听到王姐的名字,跑的比狗还快?“王姐,你……”杨豪放下垃圾桶,刚要说话,却被一根手指堵在了唇上。

  “小豪,先别问,你受伤了吗?让我看看。

  ”说完,王姐就死心不改的,上来动手动脚,弄得杨豪原本不疼的身子,此刻也被捏的红红肿肿了。

  要是以往,他肯定早就推开了。

  可是今时不同往日,不说王姐前两天刚给自己口爆过,二人的关系已然拎不清了,就说现在,王姐可是刚刚救了自己。

  不得已,杨豪只能一边忍受着王姐的占便宜行为,一边问道:“王姐你先别忙,你告诉刘三是谁?”“啥叫先别忙?”王姐找出杨豪话语里的漏洞,一边盯着杨豪的下身痴痴笑了起来。

  “先去包间,我告诉你。

  ”上次帮杨豪口过以后,她可是晚上睡觉都睡不好,这才今天一大早就赶了过来。

  杨豪顿时头疼,但是只能在王姐的要求下,来到了包间里。

  一进包间,王姐就饥渴难耐的扑了上来,一边疯狂的扯着杨豪的上衣,一边把手伸进杨豪的内裤里,缓缓的揉搓起来。

  一感觉到下身的反应,她就急不可耐的蹲下去,一口将这念念不忘的东西吞了下去。

  呕……伴随着王姐的干呕,杨豪渐渐也有些了欲望。

  可是,毕竟刚才被对面狠狠的砸了几下,此刻腰部稍微一挺,就感觉刺骨的疼。

  他忍不住叫了起来。

  “怎么了!我弄疼你了吗?”王姐看出杨豪是真的疼,赶紧吐出一半,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事!刚才腰被砸了,现在动起来有些疼。

  ”“什么!腰?”王姐吓得瞪大了眼睛!腰可是男人非常重要的部位,这要是被砸坏了,她这下半身以后该找谁啊!王姐赶紧狠狠的嘬了几口,接着吐出这条沾着长长细丝的宝贝,万分不情愿的将它护送回了鸟巢中。

  “走!姐带你去医院看看!”说完,王姐不由分说的就拉着杨豪出了俱乐部。

  态度之强硬让杨豪生不出半点拒绝的意思,况且腰也确实疼,也就听之任之了。

  市里医院的条件不错,进行了一番检查以后,发现并无大碍,开了治疗跌打损伤的药就让两人走了。

  坐在王姐回程的车里,杨豪再度问起了那个刘三,这一次王姐没有再推脱,一边开车,一边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杨豪……“什么!你说这些人是那个死胖子找来的?”杨豪此刻震惊不已,他实在想不到,那天来找慕容青的胖子竟然真不是她老公,两人竟然(少妇做爱小说)是包养关系!“呵呵,其中有个人我认识,就是刘三的手下,而且你又是那个小婊子的私教,所以这个事情肯定是刘三搞出来的。

  ”王姐不屑的骂了一句,随后侧过脸幽怨道:“哼,你们这些臭男人,就是喜欢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现在好了吧,被打了吧?活该!”虽然王姐一向对慕容青很是鄙夷,但是想到杨豪竟然真的跟慕容青有一腿,立刻就有些生气了。

  “冤枉啊,王姐!我跟慕容青真的没做过什么,我也是莫名其妙啊!”杨豪言不由衷的解释着,心里却在犯嘀咕。

  难道慕容青真的把那天的事情告诉了刘三?可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这对她有什么好处吗?一想到这里,杨豪不由的有些厌恶起来。

  这点表情落入王姐眼中,她不由的眼睛一亮:“你跟那个小骚货真的没做过?”“当然没了!我怎么回看上她!”杨豪赌气的说道。

  “嘿嘿,我就知道我们家豪豪最乖了。

  ”王姐嘴唇一咬,瞥了一眼杨豪下体,眼神里又有了几分渴望。

  杨豪立马打了个冷战,随后赶紧把头看向窗外。

  “咦,不对啊,王姐,这不是去俱乐部的路啊,你要带我去哪?”“去哪?当然是我家啦!你今天受伤了,我煲参汤给你喝!”王姐狡黠一笑,随后脚下油门一踩,跑车轰的在马路上疾驰起来。

  到了市中心一处高档的别墅区,杨豪立马就被王姐的家给震撼到了,气派!太气派了!怪不到那些人听到王姐的名头吓得屁股尿流,就光是这套房产,就不是一般人能住的!“你随便,我去厨房煲汤!”一进屋,王姐将跑车钥匙随意的扔在一边,然后暧昧的看了杨豪一眼就走向了厨房。

  杨豪被王姐家的气派震撼到了,真的就四处逛了起来,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看过去,各种欧式,意式家具看的他眼花缭乱,一个字豪!两个字真豪!可是,就在杨豪走到二楼的拐角处,在一个房间门口,他忽然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声音。

  好奇的推开虚掩的门,眼前的一切让他一愣。

  只见一个曼妙修长的身姿正趴在床上,两条修长柔滑的长腿紧紧并拢着,一条黑色的居家短裤完全挡不住此人高耸挺立的翘臀,二者形成了一道摄人心魄的魅惑弧线,而这道弧线在这人的腰部又突然缩小,堪堪一握的细腰更是露出了大半牛奶般的柔滑皮肤。

  此刻,这个身材极其爆表,浑身上下无一不透露出性感气息的青春美人的身前正放在经典的岛国大战片,而刚才杨豪听到的古怪声音正是从女孩身前的电脑里发出来的。

  小美女在看黄片?杨豪有些激动,毕竟这种躲在暗处偷窥美人做坏事的感觉太刺激了。

  

上次?我心里一下震惊了,这么说姨妈已经给爷爷弄过了?我又偷偷的到了门口。

  「哎哟你还敢说,上次,上次就差点儿被发现了」姨妈生气的道。

  「这这次不会了你像刚才那样用毛巾裹裹住」爷爷小声的哀求着,手扯着姨妈的衣摆。

  「花花心思还挺多这么大岁数了还以为跟以前年轻时候一样啊」说着姨妈的脸上突然一红,接着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以前偷偷拿我的小裤自己嗯自己弄过吧」姨妈瞪了爷爷一眼,爷爷呼吸一下加重了,更加用力的一扯姨妈的衣摆,姨妈本来就穿的露肩衫,这一拉胸部露出了大半个白白的十分耀眼。

  姨妈一惊:「哎呀你轻点儿又没说不给你弄烦人」说着姨妈把盆儿放下,开始了。

  只见爷爷的手颤抖着顺着姨妈的衣摆下方伸了进去,衣摆和手臂之间撩起一半雪白的腰肢,开始起来。

  出乎意料的是姨妈并没有反对,反而脸色绯红,呼吸竟然有点急促起来。

  只见姨妈一手动着毛巾,一手收来隔着衣服按着在胸前的爷爷的手,嗔怪的白了爷爷一眼。

  爷爷见手被按住,只好动起了手指头,我才发现原来姨妈没有穿里衣,露肩衫的里面穿了见小背心儿,我看见那明显的突起,看样子姨妈也动情了。

  直到“哦”的一声,我知道爷爷完事了。

  我赶紧灰熘熘的偷偷的熘到门口,假装成刚家的样子一开一关门,只听屋子里悉悉一阵,紧接着就一下安静了下来。

  只听姨妈强装镇定的声音从爷爷屋传来:「谁啊」我赶紧答道:「是我。

  我来啦。

  」只见姨妈拿着水盆从爷爷屋子里出来,姨妈已经恢复成平时端庄的模样,可是她没有发现,她一边垂着的头发边上还沾着一丁点儿污物。

  我盯着姨妈潮红的脸,有点不知所措,姨妈有些心虚的打岔道:「又熘号,小心你们老扣你工资」说着话姨妈用手捋了捋头发,无巧不巧正好捋在了那上,姨妈明显感觉到了手上的东西,眼神突然变得有些惊慌,眼睛下意识的瞥了一眼我,脸红着两步并三步的往厕所走去。

  我一低头才发现,我浅色的裤裆被打湿后,贴着裤露出了轮廓。

  我一下子就傻了,完了完了,被发现了可是仔细一想,我又没有做错什么,怕啥?害怕的应该是他们才对这样一想我又不觉的硬气了起来,她知道我知道了更好。

  赶紧回到房间把裤子裤衩儿一并脱了,随手扔在了脏衣服框里,换上一身居家服,顿时感觉舒服多了。

  可是此时的我竟然有些心虚的有些不敢去面对姨妈,只好打开电脑上看起了小说,不一会儿的工夫我就被小说吸引了。

  直到姨妈拿着一盘西瓜进屋子,只听姨妈说:「来吃些西瓜。

  」看着姨妈一脸的端庄慈祥,我怎么也无法将之与之前在爷爷屋看到的姨妈归结为一个人。

  我拿着西瓜就啃了起来,边吃边说道:「真舒服啊,这天儿就得吃冰镇西瓜,姨妈,您也吃啊」「我刚吃过啦」说着扭了扭脖子,我突然想到她趴在爷爷床前望着爷爷时脑袋也是这么扭的我赶紧道:「姨妈你脖子怎么了要不要我给你按按」姨妈脸上一红,道:「你会吗」我两口把西瓜吃完,扯了一张卫生纸擦了擦手道:「您试试就知道我行还是不行啦」我故意把行字说的重了些,姨妈有些害羞,又有些豁出去的道:「试试就试试,我这个当儿媳妇的整天伺候公公,现在也该我享享女婿的福啦」我心想好嘛,要不要我也像您伺候爷爷那样伺候您啊嘴上却道:「姨妈,您放心吧,我一定会像您孝顺爷爷那样孝顺您的」我又把孝顺两字加重些语气,说着我站了起来,让姨妈侧坐在沙发上,我双手就按在了姨妈赤着的肩膀上。

  当我整个手掌接触到姨妈那雪白的肌肤上的时候,感觉姨妈的皮肤真好柔软而又有弹性,感觉姨妈稍稍有一点僵硬,我用力一捏,嘴上道:「怎么这么僵硬呀您真得好好按按了,补补钙,颈椎最容易出毛病了。

  」姨妈随着我手上加力,嗯了一声,我得到鼓舞,干脆站了起来,给姨妈按了一会儿双肩,就把姨妈的披在背后的头发分到两边,手伸进头发里按起了脖子。

  这时姨妈的头慢慢的往上抬起,我从上往下一看姨妈闭着眼,脸红扑扑的,眼睫毛时不时的有些闪动,红红的嘴唇微微张开,尖尖的白白的下巴颏与红红的嘴唇相映成趣。

  再往下看,我的眼睛就再也转不开了,我深深的陷了进去。

  我嘴里开始借着使劲按摩的幌子喘着粗气,又不安分了起来。

  想到刚刚偷窥到的画面,想到刚刚爷爷曾用手捏过这儿,我嘴里呼出的气越来越热,我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眼睛睁了开来,正好与我对视了一眼,我呼出的空气正好呼在了姨妈的脸上,姨妈眼睛里彷佛有一层水雾,我一下子起来,贴在了姨妈的后背上,姨妈身子一僵,闭上了嘴,突然挣了一下道:「好了,就这样吧。

  」我过神来,尬尴的坐了沙发上。

  姨妈起身准备出门的时候,看见我的脏衣服兜子里有条裤子,顺手就拿了起来准备拿去洗,可是当姨妈一把将裤子拿起来的时候,突然「呀」的一声把裤子又扔了去。

  我一下就脸红了,摸了摸鼻子红着脸解释道:「我」刚开口,姨妈又弯下腰,用两根手指夹着裤子拎起来红着脸走了出去。

  「我自己洗」我想起裤子还在里面呢,迅速跑过去拦在姨妈的身前,姨妈没来得及刹车,一下通姨妈撞了一个满怀。

  我顺手一下搂住了姨妈,嘴里结结巴巴的道:「那个,我自己洗」姨妈被我一搂,两团撞在了我的胸前,我彷佛听到了惊涛骇浪,姨妈闷嗯的一声,竟然没有挣脱。

  我的手顺势往下一滑,来到姨妈的臀上,稍稍用力往我身前用力一按,我俩的小腹就紧贴在了一起。

  姨妈又是一声闷哼,手指捻着的我的湿湿的裤子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姨妈听到声音突然挣扎起来,用手推着我道:「那你就自己洗吧」说着准备推我,我一听没有怪我,有些赖皮的道:「算了,还是姨妈给我洗吧。

  不过」我低头看了一眼离我只有几公分的姨妈的眼睛,有些兴奋的调戏道:「不过里面有条小裤,要手洗哟」姨妈一听嘤咛一声道:「我才不管呢你自己的脏东西你自己洗」我一听就知道她知道我裤上的事儿了,这真是太尴尬了。

  姨妈又挣扎了起来,殊不知越是挣扎,我就被摩擦的越硬,我忍不住哼出声来:「啊姨妈您轻点儿嘶」姨妈一听突然不动了,可能是怕把我的弄坏了吧。

  我看着姨妈的眼睛,她红着脸躲闪着我的目光。

  我禁不住道:「姨妈您真漂亮」说完,吻着姨妈的栗色秀发,香香的透着一丝熟悉的腥味儿,这是爷爷的味道呀我心里狂喊,我豁出去了。

  对着姨妈一贴,姨妈身子一僵,脸沉下来。

  我一看姨妈要发火,可能触及她的底线了「对不起,姨妈,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这段时间媳妇怀孕,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姨妈眼里闪过一丝怜悯,感觉她心里稍微有些动摇,对我说:「嗯可以理解,可是你现在在干嘛呢赶紧松开」我下意识的把手松开了,可是我意识到如果我现在退缩,可能就永远没有机会了。

  于是我学着爷爷说话的结巴语气道:「你你帮帮我。

  」只见姨妈颤了一下,推我的手突然软了下来,同时头一低,眼睫毛有些闪烁,道:「我能帮你什么。

  你自己不是弄得挺好的吗」我一看姨妈的态度软化下来,这得加把火啊我低下头把嘴伸到姨妈的耳朵边上轻轻的吹了一口气道:「姨妈,您邦邦我,像帮爷爷那样帮帮我」只见姨妈浑身激烈的颤抖,眼中闪过一阵慌乱:「你你看见了」我手上用力把姨妈抱入怀中,嘴里继续冲着姨妈的耳朵喘着粗气低声道:「姨妈就帮帮我吧,你看我这都发疼了。

  」说着又往前贴了贴,姨妈内心还在挣扎与慌乱中,轻轻的嗯了一声没有吱声,我趁热打铁继续道:「我我什么也没看见,我只看见姨妈您的孝心,我一定会像您孝顺爷爷那样孝顺您的。

  」说着只感觉姨妈浑身一阵激烈的颤抖,我的嘴唇一下叼住了姨妈的耳垂,吮了几下,又用牙轻轻的咬了几下,姨妈的喉咙咕唧一声吞了一口口水。

  我得到鼓舞,舌头顺势伸进了姨妈的耳朵里,姨妈受到袭击浑身颤抖,脑袋下意识的想要躲闪。

  我一手固定住姨妈的头,一手从姨妈的腰一直往下按在了姨妈的股上捏起来,耳朵里听着姨妈喉咙里发出嘤嘤的声音,姨妈的手不知不觉的就搂在我的腰上。

  我更加卖力的弄了几口姨妈的耳朵,往下用力的吻在了姨妈的锁骨上。

  就在这时,姨妈突然挣扎起来,浑身扭动,嘴里叫道:「别亲那里」原来这是姨妈的灵敏带,我更加疯狂的啃了起来,慢慢的再往下到了姨妈的喉咙,牙齿轻轻的刮过,姨妈突然用力的挣脱道:「别弄上印儿了。

  停。

  嗯~停」我赶紧停下来,两眼盯着姨妈的眼睛,只见姨妈脸色潮红,眼光躲闪着我的目光,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似的道:「嗯我可以用手帮你。

  不过这是我们俩的秘密你就给我烂在肚子里吧」我一听兴奋极了双手捧起姨妈的脸就亲了上去,姨妈嘤咛一声闭上了眼睛,双手轻轻的推着我,嘴唇死死的闭住,就是不肯张开,我把姨妈的嘴唇吸进我的嘴里吮着,舌头在姨妈牙床边探、慢慢的。

  姨妈不再推我,我的手也放下一只搂住姨妈的腰,慢慢的往下滑到姨妈的股上用力一捏,姨妈嗯的一声,我的舌头顺势就进了姨妈的嘴里。

  我的舌头探着姨妈的舌头,可能姨妈也动情了,感觉姨妈嘴里的口水相当的丰富,我大口大口的把姨妈的口水吸进过来,感觉香香的甜甜的,我甚至有些舍不得吞咽下去,结果搞得口水顺着我们俩的嘴边流淌下来。

  姨妈的舌头也渐渐的开始跟我有一些互动,喉咙深处发出的嘤咛声声声入耳,我另一只手也腾了出来,从姨妈的衣摆下悄悄的伸了进去,一下覆盖,真他姨妈大,真他姨妈滑,真他姨妈软,真他姨妈舒服。

  我心里大叫着,食指和中指(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稍稍一用力,姨妈闷哼一声就浑身一颤,我只顾着自己舒服了,没想到这一下却让姨妈清醒了过来,一下挣脱了我的吻,推开了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道:「嗯你不要太过分了」我一下傻在了那里,姨妈接着低声道:「说好了只用手帮你的」我兴奋得大叫,一下把裤子扒了下来,再把姨妈推到了沙发上坐下,我站在了姨妈的面前。

  姨妈没想到我这么直接,有些难为情害羞的转过头去,没想到姨妈的头发却一下从我的下方扫过,「嘶」一阵舒服让我吟出来,长吸了一口冷气。

  姨妈有些害羞的道:「哼怎么这就不行了」我一听较上劲儿了。

  「姨妈,求您快帮帮我嗯」「哼」姨妈有些生气的哼了一声,伸出细白的右手。

  我有些放肆的呲哇乱叫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姨妈的脸色越来越潮红,眼睫毛一眨一眨的闪烁着,散乱的头发显得十分开放。

  我的手不知不觉的爱抚上了姨妈的头,轻轻的一下一下的温柔的爱抚着姨妈的头发,可能是因为我的眼中流露出的怜惜与温柔的动作,姨妈没有躲闪,反而更加卖力起来。

  我的手慢慢的从秀发往下扶上了姨妈的脖子,再往前用手指一勾,勾住了姨妈的下巴,往上稍稍用力就把姨妈的头抬了起来。

  姨妈停下手上的动作,害羞躲闪着我的目光,垂下了眼帘,嘴唇微张,两个小鼻孔一张一的,我能清楚的看见姨妈的汗毛。

  我低下头来轻轻的吻了一下姨妈的额头,由于弯腰往后一缩,没想到姨妈的手居然没有松开,我喃喃的道:「姨妈,您真漂亮」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b.aspx?4677.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b.aspx?1958.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b.aspx?5036.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b.aspx?2145.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b.aspx?4893.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b.aspx?929.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b.aspx?3737.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b.aspx?63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