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payton preslee,新手必看

“我叫柳青雪。

  ”柳青雪报出自己的性命后,连忙催促道:“好了,现在你可以走了吧?”张小凡心满意足,就打算转身下车时,忽然车外却是传来一道咆哮声。

  “刚才打我的小子在哪里?赶紧给我滚出来,不要逼我上去把你啾下来!”当这道声音传入车上众人的耳朵后,他们的脸上的表情瞬间恐慌,露出一抹苍白。

  “小伙子你完了,那个人带着虎哥来了。

  ”老司机见到车窗外的虎哥一行人,吓得双腿直颤抖。

  张小凡眉头一皱,没想到先前那个猥琐大汉真的敢叫人回来找他麻烦,看来是刚才教训的他还不够惨啊。

  “你看嘛,刚才我都让你快走了,现在你想走都走不了了。

  ”柳青雪一脸焦急,满是担忧的神色。

  “青雪姐姐你不用这么紧张,这群人奈何不了我。

  ”张小凡胸有成竹,淡淡一笑。

  车外这群人比起自己村里那群变态老头来说,不知道要弱上多少倍,要知道张小凡可是从小时候就被那群变态老头虐到大的,外边那群人就是再来一倍人数也别想伤到张小凡半根毛发。

  张小凡的这番话,柳青雪哪里信他啊,只认为他在吹牛逼而已,他就算再能打(女同学和我在教室做爰),能打得过外边这么多号人么?更何况这群人都是常年在刀子口打滚的亡命之徒,本身打架就要比常人厉害很多。

  “他妈的,那个打我的臭小子呢?赶紧给我滚出来,否则今天车上的所有人都别想离开!”猥琐大汉见张小凡久久不下车,立马出言威胁道。

  果然,在猥琐大汉这话一说出来,车上原来用着可怜目光看待张小凡的众人态度立马一变。

  他们可不想就这样被张小凡拖累了,更何况这件事情本身就跟他们无关。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心态,车上的众人纷纷出言说道:“小兄弟你就下去吧,现在你要是下去给虎哥他们道歉,说不定事情还有转机。

  ”“是啊是啊,你要是继续待在车上,等会虎哥发怒了,怕是事情就没这么简单了。

  ”柳青雪没想到这群人居然这么的无情,就这样直接把张小凡给出卖了。

  他们就没有一丝良心么?不过柳青雪认为张小凡应该不会这么傻,被他们劝几句就下车。

  就在柳青雪打算偷偷带着张小凡从车后门离开这里时,让她目瞪口呆的一幕却是进入她眼中。

  “是嘛?没想到这个虎哥这么好说话啊,如果能道个歉就能解决,那最好不过了。

  ”说完,张小凡便是走下车去。

  虽然虎哥这群人威胁不到他,但如果可以的话,张小凡也不喜欢用武力解决,那样太麻烦了,所以他在听到道歉就能解决这件事后,自然乐意退让半分了。

  柳青雪内心接近崩溃,他真的没见过如此极品的男人,简直刷下了她的眼球。

  虽然柳青雪很佩服张小凡的智商,但她却从未想过就这样抛弃张小凡,让他独自一人面对虎哥众人,毕竟张小凡之所以会惹到虎哥,源头都是因为自己。

  因此柳青雪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她跟着下车,打算跟虎哥他们好好说清楚,化解这一场矛盾。

  张小凡已经在对峙着眼前几十号混混,在这群人面前最前头是一名大约三十岁出头的精壮男子,他一身健硕的肌肉,穿着黑色背心,下身是一条迷彩军裤,黑发平头,脸上有一条显眼的刀疤。

  他便是这里的地头老大,虎哥。

  “耗子,我还以为你是被什么厉害的人物教训了,感情你是被这么一个极品打了?”虎哥见到张小凡之后,脸上露出嗤笑的表情。

  张小凡一身老土的中山装,身体也不强壮,整就是一个刚从农村出来里的娃,按道理这种人进入花花都市向来都是要被人欺负任人拿捏的,真不知道耗子是如何被张小凡教训的。

  “虎哥,你别看这小子长得挺人畜无害的,其实他厉害的很,刚才一脚就把我踢出了车外。

  ”吴昊被张小凡一脚踢的现在还疼呢。

  “行了行了,能被一个农村娃教训,你也是真够出息的。

  ”虎哥不屑的摇了摇头,随即说道:“想怎么教训他赶紧去,老子还有事呢,没空陪你在这晃。

  ”“是是是。

  ”吴昊闻言,脸上露出一抹喜色,随即转头看向张小凡:“臭小子你终于敢出来了?”“先前居然坏我好事,还敢打我,现在我就要让你知道老子的厉害。

  ”说罢,吴昊仗着自己身后的虎哥狐假虎威,提起拳头便是朝着张小凡的脸庞打过去。

  柳青雪见状,惊呼一声,连忙让张小凡躲开。

  但张小凡却是不为所动,仿佛被吓傻了一样。

  吴昊冷笑一声,拳头越发用力,这一拳足以将常人的牙齿都给打飞。

  就在众人都以为张小凡必将挨上这一拳的时候,却是见他轻描淡写的伸出自己的右腿,一招直捣黄龙踢在了吴昊的双腿之间。

  咔擦。

  此刻,众人仿佛能从猥琐大汉的身上感觉到一股蛋蛋的忧伤。

  这一招断子绝孙脚出的太快,甚至没有人看得清楚,而吴昊中招之后,先是面庞一怔,下一秒突兀的尖叫起来,捂着自己的胯下不断乱跳,那股火辣辣的感觉简直让他酸爽不已。

  虎哥在一旁见状,眉头一皱,看来似乎真如吴昊所说,这农村娃的确不简单,是一个练家子啊。

  “小凡你没事吧?”柳青雪上前,一脸忧虑的问道。

  “放心青雪姐姐,就凭这跳梁小丑还伤不到我。

  ”张小凡嘻嘻一笑。

  这种危机的情况还笑得出来,柳青雪也是对张小凡翻了翻白眼,服了他。

  而就在柳青雪进入虎哥等人眼中之后,虎哥身旁的手下纷纷打趣起来。

  “哟,居然是一个美女,耗子你刚才就是想占这美女便宜才给人家打的吧?”“可以啊耗子,这眼光不错。

  ”“啧啧,这对凶器真是可怕啊。

  ”虎哥也是目不转睛的盯着柳青雪,这样极品的女人就是他也很少见过,没想到今日居然这么巧遇见了一个,那么绝对不能放过。

  “是谁虎哥?”这时,张小凡对着眼前的这群人问道。

  “是我。

  ”虎哥站了出来,一脸戏谑的看着张小凡。

  虽然张小凡看起来挺能打的,但是他这里有几十号手下,张小凡再能打,能打的过这么多号人?除非他是超人!张小凡见到一个刀疤脸的壮汉自称是虎哥之后,便是上前面色认真的道歉:“虎哥,打了你手下是我不对在先,在这里我给你道歉,这件事就到这里吧。

  ”此言一出,众人都傻在原地了。

  这是什么情况?原本他们都以为张小凡会放出狠话,威胁虎哥,毕竟以他刚才展露出来的本事,怕是虎哥也要忌惮他三分,可哪知道,张小凡竟然在这个时候认怂了!就连柳青雪也懵逼了,她一脸错愕的看着张小凡,现在她是真不知道张小凡是真傻还是假傻。

  居然相信了车上那群人的话,说什么给虎哥道歉就能解决这件事情,难道他是不知道这些话都是车上那群人为了自己说出来的谎话么?虎哥和他的手下们听了这话后,先是一愣,随即发出嗤笑来:“真是笑死我了。

  ”

“婶子你饶了我吧,坏死了……”“老实交代,田涛办事儿前咋碰你的?”“田涛那憨驴,那手指就跟烧火棍似的,能给桂枝那里摸掉皮去……”“田涛去城里个把月了吧?桂枝你晚上想那事儿的时候咋办?跟你淑琴婶子似的找根黄瓜?”“胡咧咧啥?净瞎说,黄瓜带刺扎得慌,婶子喜欢用茄子,没瞧见院门口种了一大片茄子?”三伏天能热死狗,大晌午头,一群娘们在河里洗澡嬉戏,放浪笑着,说着些粗俗不堪的话,桂枝嫂子被围在中间,一手护住胸前一手遮挡下面,左躲右闪。

  寡妇淑琴婶子闹得最凶,一次次偷袭桂枝嫂子的下三路。

  桂枝嫂子顾上顾不得下,被捉弄得狼狈不堪,稍有不慎就被扯开手,胸前就像俩鼓起白肚皮的河豚在随波荡漾。

  “别闹了,傻……陆简还在那看着呢!婶子你别往里……”桂枝嫂子连急带羞骚得满脸通红,声音已带着哭腔,用力一把推开淑琴婶子,趁机慌乱地蹲到水里。

  她刚嫁到村里没几个月,这还是头一次到河里洗澡,要是早知道被这样捉弄,打死也不来啊!都怪淑琴婶子怂恿。

  “害啥羞啊?他个傻子懂个屁?!我跟你这些嫂子们天天被他看,还少了块肉了?”淑琴婶子撇撇嘴,一脸不屑,还故意转过身来朝我摇了摇胸前,喊道:“傻简儿,这是啥?”“奶,喂孩子的奶。

  ”我傻笑着,咽了下口水。

  “好看不?”淑琴婶子托起展示。

  “丑,不好看,就是块大肥肉,俺不爱吃肥肉,腻,瘦肉好吃咧。

  ”我摇摇头。

  “别逗他了,傻简儿真不吃肥肉,你就是塞到他嘴里也不咬啊……”“傻简儿是没尝到女人滋味吧?要不让淑琴婶子喂喂他试试?再说了,不吃也没啥啊,咱婶子那小嘴可以吃他呀!”“也是啊,好歹是荤腥,比茄子强呢,傻简儿可是童子娃呢,咱婶子这是要捡个大便宜!”一群娘们七嘴八舌调侃,转眼间淑琴婶子成了被捉弄的对象。

  我就那么傻呵呵坐在岸边看着,肆无忌惮地两眼直勾勾瞅着风景,甚至有恃无恐地把手伸进裤裆去安抚一下躁动的那。

  在她们看来,我就是个只有六七岁智商的傻子,人畜无害,不懂得女人身体的秘密,更不懂得男女那些事儿,哪里会去想那么多。

  而且,这么多年来我每天都在河边玩,撞见她们洗澡已经不是头一次了,开始的时候还遮遮掩掩不好意思,后来也就习惯了,当着我的面脱衣服都不带眨眼的。

  因为她们测试过,确信我不会做出啥出格的反应。

  “傻简儿,摸啥呢?裤裆里痒?”淑琴婶子浪笑喊道。

  “肿了……怕是让蚂蚁咬了。

  ”我咧嘴哭丧脸说道。

  “肿了?呀,那可不得了啊,快快快,脱了裤子瞧瞧啊,对,把短裤脱了啊,说不定蚂蚁还在里面呢!”淑琴婶子一本正经地说着,嘴角露出一丝坏笑。

  “傻简儿,蚂蚁咬着可了不得啊,搞不好就撒不出尿来了,赶紧的……”边上老娘们开始起哄。

  “喔,不打紧的,咬过好几次了,也不咋痒痒,俺皮实,能忍着。

  ”我站起身来,正对着她们把短裤扯下,一本正经地拨弄来拨弄去,那活儿像喝醉的大将军似的摇头晃脑。

  “啊……傻简儿是个驴!”淑琴嫂子那嘴张得能塞进个拳头。

  “可惜了,傻简儿真是好本钱呀,要是不傻,谁嫁给他还不得舒坦死?想想就受不了……”“比你家男人强多了吧?听说他那里……”老娘们兴奋地调侃,不时还用胳膊放到肚皮上比划,像是在约摸一下能到哪里。

  “别逗陆简了,怪羞的。

  ”桂枝嫂子红着脸扭过头去,却又忍不住朝我那里偷瞄几眼。

  “桂枝嫂子也眼馋了?她脸皮薄……”我心里嘀咕着。

  那会,我来的时候她已经下水了,故意要是让她当着我的面脱衣服肯定抹不开面子,她还是没生过娃的新媳妇,不像淑琴婶子那般放浪不在乎。

  她是村里最漂亮的女人,柳眉杏眼,元宝嘴,皮肤白的不像是庄稼人,屁股(上课把女同学玩出水了)饱满浑圆,像极了熟透的白桃;腰很细,小腹白皙平滑;胸前那柔软是挺着的,约摸着我一把够呛能抓过一只来,馋死人了。

  村里的女人大多都被我看过,当然啦,那些黄花大闺女是不来河里洗澡的,看的都是些娘们。

  我仔细地比较过,桂枝嫂子不仅长得美,身材也是最馋人的,前凸后翘玲珑有致,特别是她那蜂腰,我很好奇田涛哥用力太猛会不会把她的腰搞折了。

  “大桃子屁股,田涛哥从后面……够呛吧?”我浮想联翩的想着。

  田涛哥是我发小,他大小就五大三粗的,偏偏那里只长粗数。

  “傻简儿,找着蚂蚁了没?呀,好像有一只在你屁股上,跳啊!抖下来……”淑琴婶子喊道。

  “喔。

  ”我应了一声,就那么光着屁股在那原地上蹿下跳,甩来甩去,那架势……连我自个都觉得辣眼睛。

  可我是傻子,没必要脸红害臊,傻笑就行了,傻子不知羞耻。

  她们看猴似的瞅着我,肆无忌惮调侃议论,淑琴婶子又怂恿我做了几个蹲跳动作,还让我背过身去弯腰够脚尖,说是从下往上找蚂蚁。

  我全都照做,很认真,还时不时腆着脸问她们动作到位不。

  “别捉弄他了,怪可怜的……”桂枝嫂子实在看不下去了,一再央求。

  “行行行,不闹了,说正经的,”淑琴婶子嘿嘿一笑,朝我咂咂嘴喊道:“傻简儿,你尿尿那玩意还肿着咧,咋办?尿不出来可就憋死人啦。

  ”“你说咋办?婶子救我……”我“焦急”地问道。

  “好办,可婶子帮不了你呀!那啥,知道不?女人的尿消肿最管用,要不让你桂枝嫂子给你撒一泡?你躺下,让她蹲你跨上尿……”淑琴婶子浪笑道。

  “胡说啥啊,再说我可急了!”桂枝嫂子那脸骚得鲜红欲滴,顿时急了眼。

  “我不干,那多埋汰呢,俺去找七七毛(小蓟),爷爷说了,七七毛的汁能消肿止血呢,就是抹上去有点痛。

  ”我拨拉脑袋,一本正经地说着,龇牙咧嘴弯腰抄起短裤,光着屁股迈着八字步急匆匆离开。

  “傻简儿,别跑啊,你婶子还有别的法子……”“就是,你婶子会变戏法,一会就把硬棒槌变软面条了。

  ”身后,传来老娘们一阵阵哄笑。

  “给老子等着,擦,还有一个月,看到时候谁傻眼!惹恼了我……办你个浪蹄子!”找了片有阴凉的草地,我四仰八叉躺在那,一边自言自语骂着,将手又朝那伸了过去。

  我本想再当会猴子,想看看那帮老娘们能龌龊到什么程度,可是受不了啊,下面胀得难受,红彤彤的要喷火,我真想扑过去把她们摁在水里就地正法!我也想过就那么当着她们的面折腾出来,按着她们的法子消肿不是么?可我怕露馅,怕热血喷张之下“开窍”而不自觉地去主动。

  “呵,谁是傻子?”我心里暗笑。

  白白被我过眼瘾赚便宜,谁傻?以为看我被耍猴就是赚便宜了?呵,傻子没脸没皮,无所谓!“一个月啊,再过一个月我就不用当傻子了!”我发狠地啐了口唾沫,手上又加了点力度。

  是的,我在装傻。

  就像我这名字,陆简,我是路边捡来的!我养父母是这村的,上山砍柴的时候捡到我,那时我应该还没出满月吧?在草丛里跟个快要饿死的猫似的叫唤。

  他们那会还没有孩子,所以待我还不错,可是在我四岁那年他们有了自己的娃,还是个男娃,所以我的好日子到头了。

  我记得很清楚,差不多也是这三伏天,六岁半,养父因为我吃饭吧嗒了几下嘴,把我吊到院子里的树上打,骂我穷种像、野种、贱命,一个接一个大耳刮子抽到我脸上,没几下我的嘴就肿了。

  “再吧嗒一下,再吧嗒……”他很聪明,换鞋底抽我。

  我那弟弟拿着树枝扎我,他能够到的地方都扎遍了。

  我吊在树上挨了三天打,没喝过一口水。

  街坊来了又去,大多数看热闹,趴在墙头饶有兴致地看我垂死哼哼,最多说几句不疼不痒的象征性劝说一下我那养父。

  我记得很清楚,田涛哥给我扔了个桃子,可惜掉到了地上,被鸡啄了去;冬梅姐也来过几次,好像拿的是煮鸡蛋和甜瓜?我养母接过去,对冬梅姐说我现在嘴肿吃不下,可转眼就给她儿子。

  对,我那好弟弟就当着我的面使劲吧嗒嘴吃的。

  中暑,发烧,后来就昏死过去,醒来只会傻笑。

  是的,我这辈子的眼泪在那三天都流光了,再打我也只剩下傻笑。

  我辍学了,整日狗一样在村里游荡,掌灯的时候才敢回家。

  后来,有个老头找上门来,租了南屋开起来诊所。

  是他治好了我的病,是他养活了我,也是他教我学医术。

  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知道他姓齐,更不知道该喊他什么—我喊他爷爷,他却说我该喊他哥哥;我喊他师傅,他却说担待不起。

  我还是习惯性喊他爷爷,因为我觉得他受得起。

  “为什么让我装傻子呢?”我不由得又想起这个问题。

  他只用了几服药就治好了我,可却再三叮嘱我说“记住,你就是个傻子,更不懂什么医术,不然会没命的”。

  开始我还理解,以为他是担心我养父母再打我,可后来他们一家子去城里打工去了,一年也回来不几次,为什么还要我装傻子呢?我问过几次,爷爷说“傻子长命”。

  再问也是这句话,我不明白,但我知道他不会害我。

  昨天傍晚的时候,有人给他捎了封信,他一宿没睡,天亮的时候跟我说要出趟远门,一个月,要是到时候他不回来的话我就不用再装傻子了。

  我高兴极了,想哭,装了十年多的傻子,终于到头了,可是转眼一想,爷爷要是不回来……我心里很失落,很不舍。

  “你们先回吧,我去解个手。

  ”淑琴婶子的声音。

  “找傻简儿?不会是想给他那活儿消肿吧?”那帮老娘们已穿好衣服,正往村头那边走去。

  “去你的,我能让个傻子拱了?”淑琴婶子骂了一句,扭晃屁股朝这边走来。

  “擦,解手找个别的地啊!”我立马慌了,手上正忙活着呢,咋办?收手穿裤子?可眼下想刹车也刹不住啊!可能是受到了惊吓,居然汹涌释放出来。

  我急中生智侧过身子,把短裤搭到屁股上,尽量绷住身子不抖动,就那么做贼似的把黏黏糊糊喷到草地上,足有两三步远。

  “咦,没发现我?”我惊讶地发现淑琴婶子冷不丁拐了个弯,朝那边灌木从扭去,估计是草丛太深没瞅到我在这发泄。

  “麻蛋,整天捉弄我,老子也捉弄你一回!擦,吓你一跳,让你尿裤子!”我猛然想出一奸计,穿上短裤,猫腰蹑手蹑脚跟了过去。

  哼,她正惬意地放水,我冷不丁蹿出来,还不得吓她个半死?嘿嘿,说不定一屁股坐到尿泥里呢!给我消肿?还是给你自个那里败火吧!“怎么才来啊?喝酒了?哎呦,别急着弄,你不时经常看那啥片么?人家是咋鼓捣的……”“憋不住了,下一把再好好弄,把腿劈拉开,麻利点,TMD这天热死个人……”李富贵把淑琴婶子摁倒在一块大石头上,猴急地扒她裤子,嘴巴一边哼唧一边乱啃乱拱。

  “这瘪犊子……跟淑琴婶子勾搭不一天了吧?”我暗骂道。

  李富贵是村里的二流子,吃喝嫖赌偷五毒俱全,进去蹲过几次,老婆早被他打跑了,听过是想逼着他老婆去城里干那活赚钱。

  淑琴婶子守寡多年,却也没闲着,隔三差五就传出风言风语,没想到她连李富贵这歪瓜裂枣也来者不拒啊,有毛就不算秃子?饥不择食到这程度?“喝点酒弄得时候长,保准你舒坦……”李富贵三把两把褪下裤子,猛冲直撞趴了上去。

  “啊……轻点,别使劲……”淑琴婶子哼唧叫唤,两条腿跟骑自行车似的胡乱蹬歪。

  “这活跟打井一回事,得使劲,得深,要不然哪来的水?得找着泉眼……”“就你?还找泉眼?不够数吧!还晃荡呢,嗷,别咬我,你属狗的?”“晃荡怪我?你就坐地吸土的货……”这还是我头一次见忙活这事是啥样,顿时就感觉浑身燥热,心跳得厉害,血直往脑门子涌。

  “擦!”下面那里刚消停下去,这眨眼的工夫又有了反应,那憋屈的滋味,难受啊!我往边上挪了挪,躲到草丛后面,龇牙咧嘴把短裤褪到腿弯,跟解大手似的那姿势蹲着,忍不住又伸手去安抚它的躁动。

  “啊,硌死了,起开!”淑琴婶子一脚踹开李富贵,哼哼唧唧翻了个身,两手撑着石头,大屁股撅得老高。

  “行,都依你,扶稳了,别三两下就趴窝。

  ”李富贵嘿嘿贱笑,点了支烟,一手夹着烟,一只手放在淑琴婶子胸前,跟公狗母狗那样纠缠忙活。

  “真TMD浪啊,会玩,要不要……”我咽了口唾沫。

  有点小纠结,说实话,这样偷看别人办事儿挺刺激的,很带劲,而且我也巴不得淑琴婶子这贱货被狠狠折腾,可转眼一想,这是舒坦吧?瞧那欲仙欲死的骚样,快活着呢!

这个时候,在王硕的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熟悉的笑声,这个笑声在短暂地停留了一会儿以后,一下子朝着王硕他们面前逼近。

  这一刻,王硕突然愣住了。

  他知道,眼前的这个家伙到底是谁。

  他就是将这两个外援给拉过来的家伙,也就是那个有钱的花花公子苏洋。

  苏洋的表情中带着轻微的嘲讽,盯着眼前的王硕还有刘浩两个人看了两眼,突然咳嗽了起来。

  “王硕,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现在应该花点儿事情去考虑考虑自己的球队应该怎么样去训练吧,而不是在这里浪费时间,去看我们。

  ”说着,他甚至在王硕的肩膀上拍了两下。

  这种感觉,实在是让王硕很不爽。

  但是,为了能够冷静下来,他没有说话,只是继续看着苏洋。

  “这里是学校,我们过来参观也没有什么问题吧。

  ”刘浩这个时候突然说了一句。

  “要你在这里多嘴!”苏洋瞪了一眼这个家伙,很明显有些不太高兴。

  如果什么都撑不住的话,那么王硕就不会在这里待着了。

  “别这样子,我们只是过来露个脸,如果实在是不喜欢的话,我们可以直接离开,没有必要因为这种事情产生矛盾。

  ”听到这里,苏洋突然笑了起来。

  “王硕,我就喜欢你们那种让人可以随意欺负的样子。

  我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你们这种下三滥的队伍,能够进入八强,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垃圾队伍,才会被你们给处理掉!”苏洋或许就是这样子,他在说话的时候就是不经过任何一点儿的思考。

  王硕冷哼了一声,对着苏洋看了一眼。

  “怎么,你是不是不服气?”苏洋继续一副要死不活的表情。

  王硕轻轻笑了起来,抬起自己手上的拳头,一下子对着这个时候的素养面前砸了下去。

  这一拳头,直接让眼前的这个苏洋趴在了地上。

  他捂着自己的胸口,一脸痛苦地看着王硕。

  “王硕,你小子是不是活腻了!”苏洋站了起来,指着王硕骂道。

  “你是不是不会说过,如果你爹娘是教你这么说话的话,那么我想我应该好好教教你应该怎么说话。

  ”王硕没有半点儿的犹豫,一边冷笑着,一边握着拳头朝着苏洋身边逼近。

  苏洋不管怎么说,也是练过几把手的,虽然只是一些防身的小把戏,但是在对付一般人的时候绝对是绰绰有余。

  “你小子实在是太不知好歹了,今天我说什么也要给你点颜色看看。

  ”吃了这个亏的苏洋还是没有打算放弃的意思,在那里眉头紧锁,直接深吸一口气,一声咆哮过去以后就直接朝着王硕的面前逼近了过来。

  样子似乎有些吓人,而且看起来并不是一般的形态,这个对于要说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

  这会儿,说什么也不可能什么都不做了!王硕一个转身,躲过苏洋的拳头,然后用力把他的手臂抓住,轻轻一个抬手,没有任何准备的苏洋就再一次被他给摔在了地上。

  看着躺在地上的苏洋,王硕正准备第二次出手的时候,却被刘浩拉住了。

  “兄弟,到这里就行了,我们不过就是过来看看,不要因为这种事情惹上了麻烦。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王硕才将手给松开。

  原本以为,苏洋这一次一定会知道自己是犯错了。

  但是,从他那一副固执的眼神中,可以看出来他好像没有放弃。

  “妈的,王硕你今天是认真的是吧,既然是认真的话,我也不跟你客气什么了!”这句话明显有些意思。

  “现在,手头下都是我自己的人,门口那些家伙只要我一个手势。

  就会全部过来手势你个混子!”王硕没有说话。

  他确实是注意到了,门口守着的有几个看起来并不是很正经的家伙。

  但是,即使是这样子,王硕也没有半点儿害怕的地方。

  “现在,你只需要给我跪下,然后给我陈恳地道个歉,这个事情我就不跟你追究,要不然真的是给你好果子吃!”(草船借箭的故事)一句威胁过去以后,苏洋朝着王王硕的身边靠近了一点点。

  这个家伙,在步步紧逼。

  王硕看着他,一双敏锐的眼神好像透露着一股说不上来的杀意。

  “行了,你赶紧的,我没有事情在这里陪这里继续瞎折腾!”一句话说到这里,苏洋笑了起来。

  看着这个家伙脸上露出来的笑容,王硕深吸一口气,第三次露出了自己的拳头。

  一下子过去,苏洋的脸上瞬间就挨了一下子。

  “你妈的,你给我等着!”苏洋一个手势,自己的身后突然就开始出现了好几个人。

  那些人似乎早就已经在这里等待好了,所以在看到王硕的时候,并不是特别紧张。

  “这就是你说的那么多人?”想到这里,王硕说了一句。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你是觉得我现在在跟你开玩笑嘛,那些家伙几乎都是混在道上的,如果你不听话的话,可能会是是被杀死。

  ”王硕只是不想花时间去理会他而已。

  苏洋也不是什么书呆子,还是看出来了王硕在嘲讽自己,这种所谓的嘲讽已经完全满足不了自己的好奇心了。

  “那随意呗。

  ”王硕冷哼了一声。

  显然,在这个时候,他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如果对方已经打算对自己出手或者怎么样的话,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也就是只有死路一条了。

  “你怎么了,不说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想到这里,这个时候的苏洋突然冷哼了一声,然后一下子凑近了王硕的面前,一双眼睛死死的看着这个家伙。

  这个表情,实在是有些可怕。

  王硕冷哼一声,直接推开了他,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有些缓和了起来。

  他继续在那里注视着,就像是刚刚开始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存在的那个关系。

  “我们还是算了吧。

  ”刘浩这个时候拉住了眼前的王硕,在那里对着他提醒道。

  “这个事情不是我们说的算,而是应该看他们怎么想不是吗?”王硕很是平静地说了一句。

  刘浩也是很清楚,王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如果一直劝说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用。

  “可是你这样子做真的没有什么问题吗?”想到这里,刘浩再次小声说了起来。

  王硕没有说话。

  “臭小子,今天信不信我就要把你给弄死!”说着,这个时候的苏洋直接给了其中两个流氓一个眼神,那几个家伙开始将王硕他们给围了起来。

  在人群中,王硕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的,这个家伙就是之前的时候想要骚扰韩颖的男人。

  “兄弟,真的是没有想到,居然又和你见面了。

  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但是这个事情貌似还是挺让人觉得惊喜的呢!”那个家伙突然开口说了一句。

  王硕愣了几秒钟,然后盯着他看了两眼。

  这个时候,最为需要的就是赶紧将这个事情给处理好,要不然真的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你还敢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不敢,上次确实是吃了亏,但是这一次这么多人,你觉得我还会怕你?”那个流氓冷笑了起来。

  待在一旁的刘浩也已经感觉到了这个事情的不一般,按照这个情况来说,眼前的王硕确实是有些过于危险了。

  但是,王硕一般还是比较冷静。

  “苏洋,我知道你一直看我不爽,所以今天我们两个人也直接一点,将这个事情给办好了,就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说到这里的时候,王硕冷哼了一声,开始在那里用力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苏洋知道,这个臭小子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所以这个时候不给他一点儿下马威,是绝对不行的。

  “别跟他废话了,赶紧给我动手,真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给你们担着!”几个流氓听到这里,突然开始冷笑了起来。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d.aspx?431.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d.aspx?3213.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d.aspx?4165.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d.aspx?7783.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d.aspx?5748.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d.aspx?3569.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d.aspx?7462.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d.aspx?76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