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高中 生 做愛,新手必看

“嗯,好热好难受,杨叔,我有点晕了,你别再动了,太疼了。

  ”刘寒梦脸颊绯红,眼神迷离,浑身发抖,夹紧了两腿,抱着老杨,娇喘吁吁的求饶。

  “听话,再深入一点,你就不会难受了,乖啊!”老杨搂着她的小蛮腰,狠狠的朝她的那里刺探下去……刘寒梦一下子疼的大叫起来,她感觉身体好像传来了撕裂的疼痛,咬紧了红唇,浑身香汗淋漓的。

  “啊,不要,杨叔,你那里太粗太肿了,我好痛!”刘寒梦急了,使劲一推,把放松警惕的老杨推开,拿起一旁的被子遮住了身子。

  老杨原本就要破了刘寒梦的第一次了,没想到她的反抗这样剧烈。

  他不甘心就这么放弃,边哄着、边向她靠近。

  “梦梦听话,我都说了,等下就不会疼了,你不是还要帮我舒缓吗,快把被子拿开。

  ”“不要,我不要。

  ”她摇晃着脑袋,抓紧被子不让老杨掀开。

  老杨已经欲火焚身了,他满脑子都是那档子事,耐心也消失殆尽,一把掀开了她的被子。

  “杨叔,不要这样,不要……”刘寒梦见被子阻止不了他,直接用双手捂住下面,眼泪汪汪的看着他。

  老杨充耳不闻,一边伸手去抚摸她的酥胸,一边用手在她两腿间摸索,又挺着他那东西靠近她。

  突然刘寒梦手机铃声响了,这让刘寒梦眼睛一亮,断断续续的说:“杨、杨叔,我爸、爸爸来电话了,手机有定位。

  ”一听这话,老杨顿时清醒过来,要是让她父亲知道这事,他真得进局子了。

  吓得赶紧起身,跟刘寒梦说今天就是排毒加舒缓,但是因为部位特殊,不能告诉别人,不然下次就不帮她弄了。

  刘寒梦当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才不敢告诉别人。

  从包包里取出手机接通,软软的开口:“爸……我刚刚在睡觉没听见……嗯、好的。

  ”挂了电话,刘寒梦见老杨已经彻底平静了下来,穿好衣服坐在凳子上。

  不经意间看到地上的小裤,刘寒梦涨红了脸说:“杨叔,我要回家了。

  ”“那我先出去,等下送你回去。

  ”老杨知道没有机会了,只好绅士起来。

  临出门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刘寒梦的被子没有盖好,明显可以看到那里的泥泞。

  这个发现让他有些兴奋,看来经过刚刚那些事儿,他成功的点燃了她的激情。

  既然这样,他明晚就另外想个办法要了她!刘寒梦掀开被子,见床单湿了一大块,臊的不行,都怪杨叔不停手!她下床捡起小裤穿上,走动间感觉自己私密的地方隐隐作痛,不由好奇的想着:吴丽和赵成在一起怎么就不会痛呢?难道,是因为赵成的比较小?怀着这个疑问,刘寒梦坐着老杨的车回了家。

  老杨见她要关门,忙伸手拦住,问:“梦梦,你明天几点过来?”刘寒梦抿唇一笑,“明晚九点吧。

  ”老杨笑道:“记得准时来,杨叔给你准备了神秘礼物。

  ”“知道了,会准时去的。

  ”刘寒梦靠在门后,想到老杨的话甜蜜的笑了,她很期待呢(上门女婿的三姐妹)。

  第二天一早,老杨的店里就来了一个美女。

  简单的运动服穿在她完美的身材上,特别有气质,并且也挡不住她应有的性感。

  那一对饱满紧实的柔软,沉甸甸的挂在上面,老杨毫不怀疑跑起来的时候,会左摇右晃。

  白色的小短裤,露出一双雪白的美腿,扎着马尾辫的样子,竟有一丝清纯少女的味道。

  看着别有一番风味的少妇,老杨不禁起了反应。

  这一幕,自然也落入了张雪的眼里。

  她扭着水蛇腰,扬起红唇笑道:“老板,你这里有没有计生用品啊?”老杨咽了下口水,回道:“有啊,你要什么口味的?”张雪弯下腰,笑吟吟的问:“老板,你喜欢什么口味的?”她胸前的那一对柔软像两个沉甸甸的柚子一样,搭在桌子上面,随着她的话语摇晃着。

  老杨看得是口干舌燥,不得不说,成熟魅惑的张雪对他而言,有巨大的吸引力。

  刘寒梦是清纯的少女,李蓉是勾人的尤物,那面前这个就是魅惑人狐狸精。

  自从老伴去世后,他就没得到过女人的滋润,每次都在关键时刻被打断,他已经憋了很久,对于那方面的渴望,简直如狼似虎。

  现在张雪的暗示,成了压倒老杨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喜欢玫瑰味的,玫瑰香有求爱的感动与沉醉。

  ”张雪掩唇娇笑起来,“老板,我们的爱好都是一样的,那给我拿一盒吧。

  ”“美女,你说别的方面会不会更契合呀!”老杨口中说着,走到一旁的架子旁,取出一盒递了过去。

  张雪笑了笑,接过盒子直接塞进包里,付款后转身离开。

  “啊!”没走两步,张雪突然双腿一软,脚下一个踉跄,就摔倒在地。

  脚踝处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的肿了起来。

  老杨见状,急忙上前扶着张雪。

  “美女,你没事吧?”张雪脸色变得有些苍白,秀眉紧蹙。

  “有点疼,我试试看能不能走。

  ”刚站起身,她脚下一阵剧痛,整个人扑在了老杨的怀里。

  老杨也是下意识的伸出手,正好握住那一对饱满。

  他下意识的捏了一下,张雪情不自禁呻吟出来。

  “嗯哼……”这老板,自己都受伤了,他还想着占自己便宜。

  想到这儿,她噘起嘴说:“松开,你手放哪里呀!”可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现在的表情,就像老婆跟老公撒娇的样子。

  “美女,你的脚踝都肿了,我松开你走不了的。

  ”老杨关心道。

  “不用你管,我能走!”张雪白了他一眼,强行往前走,可脚裸处剧烈的疼痛,让她直冒冷汗。

  老杨懂得察言观色,看得出她没有真正生气,赶紧上去,一把拽住她的手。

  “美女,我送你回去!”张雪纠结了一下,还是同意了。

  外来的车子不能直接开进小区,张雪只能趴在老杨身上,让他背进去。

  自己的胸部贴在老杨微微湿润发热的后背,她感觉那股热量仿佛通过衣服,袭遍了自己的两片酥胸。

  而酥胸上传出的感觉,又通过所有表皮细胞,席卷了她每一寸肌肤,让她仿佛身处棉花糖里,甜甜的。

  同时,老杨也呼吸急促,两片柔软挤压在自己后背,随着走路时的晃动,就像是在给他按摩一样。

  他的手没有闲着,抱着张雪的大腿根部,时不时会往上提。

  张雪察觉到老杨的动作,心里却并不反感。

  一会儿后,老杨用手指慢慢的划过张雪的大腿内侧,来到私密处的边缘地带。

  “唔嗯……”顿时,张雪脸色一怔,下面轻微的瘙痒传来,让她下意识闷哼一声。

  本以为老杨不会在外面太过大胆,可谁曾想老杨的胆子超乎了她的想象。

  他的手指缓缓伸进那薄薄的短裤,然后勾起张雪的蕾丝小裤裤,一点点的往前。

  张雪扭动了一下臀部,可就这么一扭,刚好让老杨的手指钻了进去……下一秒,张雪的身体明显的颤抖了一下。

  “啊……”这突如其来的异物,让她眉头一紧,一种久违的感觉涌上心头。

  可一根手指对于她来说,根本满足不了她的空虚。

  不过那种来回的挑逗,却让她又觉得这是一种无与伦比的享受,那个玩意儿比不了的。

  老杨手上的技术还是挺不错的,他把自己所有的渴望,都通过这根手指发泄了出去,让趴在他身上的张雪颤抖不已,甚至嘴里连续不断的发出了娇喘。

  好一会儿后,张雪实在招架不住,这样下去,她担心自己在老杨身上就高潮了,于是赶紧抓住老杨的手,制止他的行为。

  “美女,怎么了”老杨假装问道。

  张雪埋着脑袋,娇嗔道:“叫人家雪儿,你别乱动呀,路上还有人,赶紧送我回去吧!”听到这话,老杨一个激灵,差点把这茬给忘记了,赶紧抽出手,加快脚步往她家里走。

  到了她家,将张雪放在沙发上,老杨的目光不自觉的落在了她两腿之间,一条白色的短裤上,中间的那个部位特别的透。

  只是看着张雪那痛苦的模样,他赶紧收回心思。

  “雪儿,你家有没有红花油,我给你擦一擦。

  ”“在左边柜子的医药箱里,你去找一下。

  ”张雪揉捏着脚裸,自己闻到身下散发出来的气味,她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裤子都透了,赶紧并拢双腿。

  想到老杨刚刚在外面就那么弄自己,她就觉得很兴奋。

  越想她就越觉得羞耻,可是看到弓着身子找红花油的老杨,她情不自禁的张开了双腿,幻想着老杨转过身,对准自己那个地方一顿猛抽。

  与此同时,老杨刚好转头,看到了那香艳的画面。

  张雪吓得赶紧再次并拢双腿,脸蛋儿红得快滴出血来。

  “我难受……”老杨楞了一下,然后走到张雪身边坐下,轻轻的将她的小脚放在自己的腿上,而那白嫩的小脚丫,刚好挨在自己滚烫的那处。

  “雪儿,这样舒服一点没?”老杨邪笑着问,张雪并不反感,反而挨得更近,用自己的小脚丫,去好好感受老杨的火热。

  “雪儿,我给你擦药。

  ”老杨猛吸一口气,差点扑了上去。

  将万花油倒进手掌心,然后紧紧的贴在张雪那有些红肿的脚踝上,十分温柔的按摩着。

  本来有些疼痛的,可看到认真又温柔的老杨,张雪忍住痛意,享受他的照顾。

  随着老杨的揉搓,张雪的疼痛得到了缓解,随之而来的,是轻微的舒爽。

  “嗯哼……”老杨飞快瞥了张雪一眼,发现她紧闭双眼,长长的睫毛微颤,脸颊绯红,似乎没那么痛苦了。

  于是,他的手转到脚丫子的地方,开始把玩起来。

  感受到老杨的手改变了位置,张雪依然没有睁眼,此刻她的脑海里,全是那种刺激的画面。

  “嗯……”这略带诱惑的呻吟钻进老杨耳朵里,让他心神一动,手也不自觉地慢慢往上,摸到了张雪的小腿上。

  柔嫩光滑的感觉在老杨的手心萦绕,弄得他气血上涌。

  而张雪装作不知道,抿了抿嘴唇,让老杨那双温热的大手,爱抚她的身体。

  见张雪没有抗拒的迹象,老杨知道,这是动情了,于是他的手继续顺着往上,一直到大腿内侧。

  此刻张雪裤子透的地方已经有些许干涸的痕迹,但因为老杨的动作,却再次变得透明起来。

  老杨为了避免夜长梦多,直接拉开了她短裤的拉链,之后拨开她的蕾丝小裤,直接用力的开始揉捏她那神秘的地方。

  张雪没想到老杨会这样直接,虽然她最期待的是老杨按她这里,让她浑身哆嗦,张着小嘴就发出了快乐的叫声。

  “哎呀,嗯,老板你这是在干嘛,这里不可以摸的哦!”老杨却微微的一笑,他当然是故意直奔主题的,他已经摸透了这女人欲拒还迎的心思了。

  “雪儿叫我杨哥吧,亲切一点,我这是在给你深度按摩,按完可以增强皮肤的润泽度与柔软度,还可以保持完美的身形哟!”老张嘴上这样说,手上还加快了速度磨蹭她两腿间。

  这弄的张雪浑身瘫软,不停的发抖了。

  “嗯,那就、麻烦杨哥……帮我深度按摩了。

  ”张雪手搭在沙发上,媚眼如丝的说。

  老杨觉得快要得手了,为了让她更加渴望,他一边用手在她的胸前揉捏,一边将四根手指放进张雪那里。

  “啊……嗯……”张雪受到这样的刺激,敏感的低叫起来,她一开始还夹着老杨的手,后来干脆把两腿张开了,慢慢的享受这样的快感。

  老杨非常有技巧,当他碰到了张雪那最敏感的地方后,她一下叫出声来,娇喘吁吁的。

  “嗯……杨哥,好热啊……”张雪眼神变得迷离,整个人软绵绵的,目光聚集在了老杨的裤子上,还舔了舔红红的舌头,非常的诱人。

  老杨也知道是时候了,他故意把身子靠近张雪,隔着裤子,摩擦她的大白腿。

  张雪伸手把老杨的裤子解开,暗道:“好大,好强啊!”之后着魔一般,伸手抓住了那里,上下套弄起来。

  老杨浑身一震,手指加快了速度,伸到她身体里面,不断的抽送进出,让张雪的渴望达到了巅峰值。

  “我……要……啊……”张雪被弄的浑身难受,手上的东西好热好烫又好大,让她不由说出了羞耻的话。

  老杨得意起来,“雪儿,我马上满足你。

  ”“好啊,快给我,我要……”张雪点头,老杨的手指已经抽了出去,现在她的身体非常的空虚,刚才强烈的快感,让她意犹未尽。

  感觉老杨把她两腿分开了,她浑身激动的颤抖,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老杨两腿间的大家伙。

  在她的注目下,老杨故意在洞口转了一圈,惹的她受不了的仰头扭动起来。

  忽然,她觉得身子下面被又粗又大的异物塞满,那东西非常的炙热温暖,直接进入了她那诱人之处。

  

刘永才和刘大庆马上一起点头。

  孙奇胜不疾不徐的问道:“那他在桃花村的名声怎么样?”刘大庆恨恨的说道:“那小子简直坏透了。

  从小就顽劣,打架、斗殴、掀女人的裙子,摸女人的屁股,哪样坏事没干过。

  乡亲们恨不得把他赶出桃花村。

  ”孙奇胜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笑呵呵的看着刘永才,“永才,你呢,你这间诊所的生意怎么样?”刘永才甚是得意的说道:“肯定很好了,这两年桃花村的村民都来我这里看病了。

  那小子的医务室连个鬼影子都看不到。

  ”孙奇胜又盯着刘大庆道:“刘村长,医术比试的规则是你定的吧?”刘大庆点头道:“是的,还没有定好呢,想听听你的意见。

  ”孙奇胜轻笑道:“呵呵,这就好办了。

  永才,你不要担心,放心喝酒吧。

  ”刘永才惊喜的问道:“表叔,你有办法?”“刘村长,其实医术比试的胜负就掌握在你的手里。

  你想让谁赢,谁就赢;想让谁输,谁就输。

  ”“哦?”刘大庆眨了眨眼睛,不解的看着孙奇胜,“孙院长,我不太明白你说的话,你能不能说得再详细些。

  孙奇胜神秘一笑,摇着头道:“在我看来,这次医术比试,医术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比试的规则,你们再仔细琢磨一下我刚才问你们的问题,答案就在里面。

  ”听了孙奇胜的话,刘大庆、刘永才都陷入到深思之中。

  “小春哥,小春哥……”次日清早,滕小春被一阵急促的叫唤声惊醒了,揉了揉疲惫的眼睛,看到一脸稚气的小黑喘着气跑了进来。

  因为忙于修炼仙术,昨晚滕小春等到鸡叫了三遍时才睡,这时候还昏昏沉沉的。

  小黑心急如焚的说道:“小春哥,快……快去救我娘吧。

  ”“小黑,你娘怎么啦?”滕小春一咕噜坐了起来。

  “我娘病……病了,睡在床上起不来了。

  ”滕小春一听,奇怪的问道:“小黑,你娘病了,怎么不去找你伯伯看病呢?”小黑的娘叫刘娇娇,本村人,是刘永才的老弟刘永茂的媳妇。

  肥水不流外人田,她生病了,自然该去找刘永才看病才是。

  小黑好像有点不好意思,勾着脑袋说:“我已经去过伯伯家了,我伯母说他到县城办事去了。

  我娘说了,要是找不到伯伯,就来找你。

  ”顿了顿,抬头看着滕小春道:“小春哥,你不会是生气了,不给我娘看病吧。

  ”“哪能呢?小黑,我们快走。

  ”滕小春跳下床来,顾不得擦把脸,背起医药箱就走。

  俗话说:救人如救火,刻不容缓。

  熟悉滕小春的人都知道,他的思想境界可没这么高。

  滕小春的行动之所以如此迅速,其实有着不可告人的想法。

  刘娇娇是桃花村的美人,长的真叫个迷人,天生丽质,身材丰润,脸蛋俊俏,特别是那双狐狸眼,带着迷离秋水的媚劲,走路时更是一翘一翘的,迷死人不偿命。

  滕小春曾经几次偷袭过她,那手感不是一般的舒服,而是舒服的想抓着不放,恨不得时时粘在上面。

  “小黑,你爹怎么让你来找我啊?”滕小春边走边问,这货在打探敌情呢。

  滕小春知道,刘永茂在镇里务工,隔三差五回家一次。

  要是正好碰到刘永茂在家,那还急个屁啊。

  “我爹昨晚没回来。

  ”小黑才十岁,哪知道滕小春龌蹉的用心,不知不觉的,就把这么重要的信息透露给了无耻之徒。

  “好,那我们再走快点。

  ”滕小春的心顿时燥热起来。

  原先二十几分钟的路程,滕小春今天只用了十分钟就赶到了。

  走进刘娇娇的睡房,滕小春的心顿时扑通、扑通的直跳,好像要跳出嗓子眼。

  我曰!这娘们穿着一条短裤衩和背心,一对雪白的大腿,莲藕一般的手臂和一些不重要的部位都袒露在外面,只是在腹部上随意的搭着一条薄薄的毯子。

  睡姿撩.人啊!“娘,娘,你醒醒啊,小春哥给你看病来了。

  ”小黑站在床头,轻轻的摇了摇刘娇娇的手臂。

  刘娇娇睁开眼睛,看到滕小春痴呆的眼神时,脸蛋微微一红,咳嗽了几声,柔软无力的说道:“小春,你……你来了啊。

  ”滕小春回过神来,暗自说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兄弟,耐着点性子吧。

  滕小春把医药箱放在一旁,然后在床边坐下,关切的问道:“娇娇婶,你哪里不舒服?”刘娇娇又咳了几声嗽,难受的皱了皱眉头,“小春,我头晕,全身没有力气,还咳嗽,不想吃饭……”滕小春用手在她的额头上试了试体温,感觉不发烧,“娇娇婶,你可能是风寒感冒了,吃点药就没事了。

  ”“风寒感冒怎么还咳……”话没说完,刘娇娇又咳了几声。

  滕小春安慰她道:“偶尔有点咳嗽,这很正常,娇娇婶,不要太担心。

  ”刘娇娇红着脸道:“小春,你还是给婶子听一下肺部吧,我不太放心。

  ”听一下肺部?滕小春一愣,没想到刘娇娇竟然主动提出这样的要求!天地良心,在来的路上,滕小春幻想过趁看病的时候,看一看刘娇娇的大腿什么的也就差不多行了,绝没有想可以听她的肺部。

  这样的好事,滕小春只是在做梦的时候梦到过,没想到今天就要梦想成真了!美梦来得太快,滕小春一下子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

  尼玛的,平时摸一下这女人的屁gu,她到处追着我骂,今天却这么主动,这不科学啊!该不会是刘娇娇吃药了外加觊觎小爷的美色已久吧?可就算你是发浪吧,也没理由装病找我呀!桃花村长三条腿的男人多了去,我跟你无情无爱的,凭什么这样的好事就找上我了呢?蹊跷,有蹊跷,大有蹊跷!滕小春不漏声色的说道:“既然婶子这么说,我只好听你的了。

  婶子,你把身子转过去,我从后面帮你听一下肺部。

  ”刘娇娇瞟了他一眼,娇羞的说道:“婶子没力气动了,你就在我身前听吧。

  ”我曰!这个女人竟然这样赤果果的沟引我啊。

  滕小春不知道该不该出手了。

  他是很想把听诊器放在刘娇娇肺的,但又有些担心。

  刘娇娇今天的表现,确实令他生疑。

  “小黑,有你小春哥在这儿,娘没事了,你出去玩吧。

  ”刘娇娇见滕小春迟迟不敢出手,还以为他顾虑到小黑,直接把儿子支走了。

  滕小春心中一凛,还把小黑支走了!到时候我是黄泥巴掉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小春,愣着干嘛,快动手啊。

  ”见滕小春迟迟不敢下手,刘娇娇嗔了他一眼,忽然掀开毯子的一角。

  顿时,裹在外衣里面的一小片雪白呈现在了在滕小春眼里。

  滕小春顿时呆住了,呼吸为之一滞,拿着听诊器头的手在空中微微颤抖,却怎么也不敢贴上去。

  “小春,你怎么啦?”刘娇娇的脸蛋红得跟朵桃花,哪像是生病的人。

  滕小春咽了口口水,艰难的说道:“娇娇婶,你是知道的,我医术不行,你还是找永才叔给你看病吧。

  ”滕小春说完,站想起来开溜。

  此地太危险,不可久留。

  刘娇娇一把抓住滕小春的手臂,用尽全力将他往自己一侧的方向拉。

  滕小春根本就没防备刘娇娇会这么干,顿时想将扑倒在自己身上的刘娇娇给推开。

  而这时,刘娇娇用力扣住了滕小春的腰,大声喊道:“非礼呀,非礼呀,快来人呐!”声音响亮,根本不像刚才那样柔软无力。

  滕小春还没完全明白过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骤然在门外响起,刘永才、刘大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进了来。

  刘大庆一个箭步,快速冲到滕小春背后,非但不急于把滕小春从刘娇娇身上拉起来,还双手死死的摁住滕小春的屁股上。

  滕小春愣了一下,心想这个没用的死太监,难道有助纣为虐的倾向?“咔!咔!咔……”听到一声声类似快门按动的声音,滕小春猛然回头,刘永才站在门边,拿着手机对着自己的方向,眼睛紧盯着手机屏幕,一脸的邪笑。

  我曰,刘永才在偷拍!“OK!”刘永才喊了一声,心满意足的收起了手机。

  紧接着,刘大庆也松开了摁在滕小春屁股上的双手,邪笑道:“小痞子,这回看你还怎么跟我们斗。

  ”“呜呜呜……”刘娇娇忽然痛哭起来,小手一下下捶打着滕小春的胸膛,“这个小痞子,他非礼我,我……我以后还怎么见人啊……”这时候,滕小春已经完全明白了,这一切原来是一场针对自己阴谋!但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是要我把医务室拱手相让吗?呸!做你们的春秋美梦去吧!无端被人往头上扣屎盆子,说不恼才怪,但木已成舟,懊悔还有什么用。

  滕小春本就是个无赖,小痞子,他干脆趴在刘娇娇的身上不起来了,趁其不备,双手对着刘娇娇的小腿,狠狠的拧了两下。

  “哎哟!”刘娇娇吃痛,连哭都忘了,瞪着滕小春骂道:“你这小痞子,还敢来真的!”“娇娇婶,你不是说我非礼你吗?我现在就好好的非礼你。

  ”滕小春坏笑着,却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打算。

  “哎哟,非礼啊!非礼啊……”这次,刘娇娇叫得比先前要痛苦得多了。

  刘大庆、刘永才是真的没有想到了,滕小春这货竟敢当着他们的面非礼刘娇娇。

  “小畜生!看你干的好事!”刘大庆怒道,从身后抓住了滕小春的衣领,想要把他给提起来。

  滕小春恼恨刘大庆的为人,毫不留情的飞起一记螳螂腿,狠狠地踢在刘大庆的小腿上。

  刘大庆哀叫一声,倒飞了出去,身躯碰到墙壁上,跌落到地上。

  刘永才见状,连忙拿起门框边的一根扁担,朝着滕小春的背心就是一记闷棍。

  滕小春听到背后传来的“呼呼”声,不要命似的连续几个滚动,闪到了一边。

  “啊–”杀猪声顿时响起。

  刘永才那记闷棍打在了刘娇娇的腹部,痛得她立即弓起了身躯,脸色煞白,豆大的汗珠从脸颊滚落下来。

  这时,听到(爱女狂欢)刘娇娇呼喊声的邻居们已经冲到了屋里,很快就挤满了整个屋子。

  滕小春从床上站起来,指着刘永才道:“各位乡亲们,你们都看到了,打伤娇娇婶的可不是我,你们要给我作证哦。

  ”刘永才手里握着扁担的一头,另一头还落在刘娇娇露在外面的腹部上,一条乌青色的伤痕触目惊心。

  “哐当!”刘永才这才想起松开扁担,但一切已经晚了,乡亲们都大眼瞪小眼的看着他,铁证如山,刘永才百口难辩,“我……我……”刘娇娇的父亲刘长松拉着外甥小黑,从人群外面急匆匆的挤了进来,看到女儿身上那道触目惊心的伤痕时,心痛得差点要晕了过去,怒吼道:“这是谁下的狠手!”众人的目光又情不自禁的看向刘永才。

  刘长松虎目瞪着刘永才,“你干的?”看到刘长松吃人的模样,刘永才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嘴唇抖动着,惊慌失措的说道:“是……是我,不……不是……是我……”“你他娘的个币,敢对我女儿下这么毒的手!”刘长松看准刘永才的鼻子,就是一记直拳过去,也不管亲戚不亲戚了。

  别看刘长松年近六十,年轻时可是一把打猎的好手,劲足得很。

  

看着那压在她身上的陈波,顿时苦笑着。

  她也不记得发生了什么,她只记得陈波一脚踹开门之后,就不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了。

  “嗯,呜,什么事啊?啊啊,梅姐,梅姐你咋了?”陈波听见汪雪梅的惊叫声顿时惊醒,原本以为汪雪梅被遇害了,现在看见汪雪梅怔怔的看着他,他也松了一口气。

  “你对我做了什么……?”幽幽的声音在陈波耳边传来,汪雪梅抱住陈波,手上一把金属剪刀跃然在手,紧紧的贴着陈波的脖子,只要陈波有点异动,陈波可以丝毫不怀疑这把剪刀会被汪雪梅刺入他脖子里。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难不成你就没有一点印象?”陈波有点疑惑,抱住汪雪梅,摸了摸她那漂亮的长发,苦笑着说着。

  汪雪梅有点慌张,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此时陈波抱住她,她心中竟然没有那种慌乱,有的只是那种充实感,那种满足难以形容。

  悄悄的放下剪刀,汪雪梅抬头朝着陈波问道:“发生了什么?我们怎么会这样?”陈波一愣,明白了为什么汪雪梅苏醒后有的激动的反应,开口道:“你被那神棍施展了巫术,然后……我把你送到车上,最后,你,扑倒了我。

  ”“我扑倒了你?”汪雪梅俏脸顿时红的如同一个苹果,支支吾吾的看向了陈波,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看起来陈波说的应该是真的,此时她万分没有想到居然主动者是她。

  “好了,别愧疚了,你现在是我的女人,我会对你好的,来,么么。

  ”陈波笑了笑,紧紧的抱住汪雪梅,亲了起来。

  一阵法国浪漫湿吻,陈波发现了一件事,那件事就是汪雪梅体内居然蕴含了先天之气,那浓郁程度,虽然比不上他,但是也算是相当可以的了。

  “嘿嘿,老姐变成老婆,我也是厉害,嘿嘿。

  ”陈波奸笑的看着那满脸羞红的俏佳人,不由得再度伸出手抱住了汪雪梅,他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和汪雪梅**之后,他就发现他和汪雪梅抱在以为就有种心意想通的感觉,十分奇妙。

  “你感觉到了吗?”陈波低着头轻轻的吻了一下面前玉人的俏脸,那种心意相通的感觉让他十分舒服。

  “穿好衣服吧,还得解决那神棍的事情呢。

  ”汪雪梅俏脸终于不再红了,可能刚刚身为人妻,也知道了些许,穿上自己的衣服后也把陈波的衣服穿上,下了车,抱住了陈波的右胳膊。

  陈波嘿嘿一笑,看着汪雪梅,开口笑道:“还是有老婆的人好啊,不禁可以帮忙穿衣服,还能天天跟着我。

  ”一边说着还揉了揉面前抱着他手臂的汪雪梅,惹的汪雪梅一阵娇羞。

  陈波嘿嘿的笑了笑,再度走进了这个村庄。

  此时村庄经历了几个小时之后已经是晚上的十一点了,隐隐约约可以看见,村里面的中心点有些许火光在那升腾,似乎是在举行着什么东西一般。

  “他们似乎在举行什么东西,而且我发现四周的怨气已经变得开始泛滥,可能不要几天这里就会变成一座鬼村。

  ”陈波看着那四周的怨气,眼神一转,青光闪现,显得煞是妖异。

  “你这个是怎么看见的啊?为什么我现在看不见了?而且我感觉身体里面有些那种热气在流动。

  ”汪雪梅看着那眼睛泛着青光的陈波,有些疑惑的看着他,她自然不会被陈波吓到,反正都是他的人了,此时也是无所谓。

  “你静下心,控制那热气聚于双眼,然后看向四周,很自然的。

  ”陈波微笑的看着这玉人,汪雪梅似乎很有灵性,短短的五秒钟,就控制好了。

  “嗯?很简单啊,不难啊,这热气流动让我感觉很舒服。

  ”汪雪梅微笑的看着周围,不断的躲着地上冒出来的阴气,和陈波向前走去。

  “今天,我们聚集在这里是为了什么?!”“活下去!活下去!”“那我们今天就去寻找一个人!就是我们今天白天抓的那个女人!我们要拿她献祭,拯救我们!”神棍站在一个高台上,举着火把,朝着天空开口说着。

  台下一群村民举着火把高喊着“抓住她!抓住她!”“不用找我们了,我们来了。

  ”一声清亮的声音响起,原来是陈波带着汪雪梅来到了那火光聚集处,也就是那群愚昧的村民聚集的地方。

  一旁的神棍看见陈波来到了,害怕的退了几步,开口嚷嚷着:“抓……抓住他们!”说完了之后退到村民的后面,一群村民一拥而上。

  “宝贝,等着我,看我这次如何吊打这群愚昧的人。

  ”陈波微笑的看着面前的那群受到了神棍蛊惑的村民,右手食指一抬,写成一个“梦”,一掌一推,直接推向那群村民,双手摊开,那个“梦”字瞬间变大,直接笼罩了那群村民。

  那群村民瞬间倒下,巨大的鼾声响起,那群村民,睡着了。

  “你也不用跑了,你中了我的印记,跑到天涯海角也能被我察觉的到,说吧,蛊惑村民为了什么?”陈波笑着看向那正准备悄悄咪咪跑掉的神棍,开口大声的道。

  那神棍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看着陈波,开口道:“你为什么要三番五次的破坏我的好事?”陈波看着那神棍,噗嗤一笑,玩味的开口道:“你意图强奸我老婆,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吗?说吧,实话实说。

  ”那神棍看了看陈波,想了想,顿时震惊的开口道:“你是巫师派的人!没想到他传承者在你这!”此话一出,陈波瞬间开口道:“你知道老道士的消息?!”那神棍听得陈波这话,阴阴的笑了笑。

  “你那老道士被人追杀了,没想到他的传承者在你这,可惜了你那宝典,嘿嘿,你就算是杀了我你也会被别人追杀的,嘿嘿,看你到时候怎么嚣张。

  ”滴滴滴!一阵手机铃声响起,陈波掏出口袋中的手机,看着神棍,解了电话。

  “喂,谁啊?有什么事情?孙长贵?怎么了?桃花村建设的时候出事了?要我过去?嗯好,我马上过去。

  ”陈波挂了电话,看向了那神棍,拳头握紧,看向了神棍,双脚用力一跳,先天之力蕴含在拳头,直接对着那神棍的左臂轰去。

  轰!啊啊啊!那神棍惨痛的大叫,因为他的左臂已经被陈波轰成肉沫。

  “给你一次警告,滚!别来这个村了,彻底消失吧。

  ”陈波看着那拳头上滴落的鲜血,森冷的看着那在地上不断抽搐的神棍,抱住汪雪梅,直接朝着那池塘的方向走去。

  汪雪梅冰雪聪明,看见陈波走到那池塘旁,问道:“你是不是要解决那个冤魂的问题?能解决吗?”“能,你等下看着,幸好我上次解决那个厉鬼的事情身上还带了几张黄纸,你在一旁看着吧,等下有什么你不要害怕,一切有我。

  ”陈波亲了亲汪雪梅,走到了池塘旁,开口说道:“万千冤魂啊,请聆听我的呼唤!”叽!各种刺耳的声音响起,似乎在诉苦,又似乎是在说着它们的痛苦。

  陈波从口袋中掏出一张黄纸,朝天一扔,开口朗声道:“冤魂啊,我知道你们的苦楚,今日我借用这张黄纸,为你们解除这池塘之困!”说罢,直接在空中写成一个大字“脱”。

  “以文字之力,解除吧!池塘的水之困!”啊啊啊!一阵尖锐刺耳的声音响起,池塘里面的水如同被烧开了一般,泛起了众多水泡,那淡淡的灰色气流,不断的升腾,聚合,化为了一个个鬼魂在天空中漂浮着。

  一旁的汪雪梅看见此番景象,不由得捂住了嘴巴,美眸震惊的看着那面前的景象,是多么的震撼。

  “这……真的是我们这个世界存在的东西吗?”喃喃低语,述说着这面前景象的震撼感。

  鬼魂越来越多,有冤魂,有怨念,也有那数不尽的灵魂。

  “诸位,让我看看你们的故事吧!”陈波一声大喝,看着那鬼魂不由得一阵叹息,那每一只冤魂都是一次被冤枉,可以见得,这个地方冤孽到底有多少。

  此时陈波只感觉各种情绪的传来,有愤怒,有冤枉的委屈,也有各种痛苦的苦楚,他不由得留下了眼泪,每个鬼魂身上的痛苦如同刀子一般让他感到不舒服,这种负面情绪不断的影响着陈波,也有些影响着陈波身后的汪雪梅。

  ……“唉,诸位,你们的怨念我接收到了,我陈波一定保证帮你们度过轮回,还你们一个道理。

  ”陈波擦了擦眼泪,叹息的看着那群在那哭泣却哭不出来的鬼魂。

  再度掏出一张黄纸,直接举起,先天之气直接朝着那张黄纸聚集,黄纸开始有着缓慢的变化,渐渐的变绿。

  一分钟后,黄纸已经变成了一张如同翡翠的纸张,那个纸张也有个名字,叫玉令,玉令的作用就是赎回天道的关注,让得天道开始重新判决灵魂或者是生物。

  “今日,我陈波借用玉令!”轰!一道雷电瞬间劈下,直接劈在那陈波的身上,强大的雷电之力让得陈波一声焦黑,陈波紧紧的咬着牙,再度大喝!“用玉令重新获得天道的审判!”轰!再度一道雷电,直接轰击在陈波身上,陈波坚持不住了,单膝跪在地上,不断的喘息着。

  “老公!你不要这样了!你再这样身体会坚持不住的!”一旁的汪雪梅已经变成泪人了,当她看见陈波被雷劈中一次的时候,心中猛然一痛,她明白,那是陈波的痛苦,他们心有灵犀,现在陈波受伤,她会感到莫名的慌张和失措。

  噗!一口鲜血吐出!陈波再也支撑不住了,天道的雷霆,凭他现在的实力,抗两次已经是强弩之末,他坚持不住了,但是眼神中的毅(左手握右手)然依旧在那,他不甘心,此时这里的鬼魂有将近三百道!它们每个灵魂都有一番苦楚,此时进入不了轮回他不甘心!猛然,爬起身,再度站起,看着汪雪梅,开口道:“老婆,别过来,我有办法。

  ”说完之后,再度举起玉令,朝着鬼魂高喊道:“诸位!帮我!”一声响彻,直冲云霄,那种豪气那种召集力,瞬间蔓延!鬼魂突然安静了,身上的一股股阴气化作一丝丝灵魂之力,直接不断的治疗着陈波的身躯,鬼魂它们被感动了!它们开始治疗起这个愿意帮它们步入轮回的人。

  “多谢诸位!”陈波感受到身上的痛苦逐渐减小,开口朝天嚣张的大笑,吼道。

  “天道!你今天!必须重新判!三百道冤孽!不判我就算是接受你的天罚,老子也得送他们进入轮回!”一声嘶吼,响彻九天,那声音中的嚣张和丝毫不掩饰的张狂,让得天道开始……退缩了。

  陈波看看天空中的乌云散去,留下了可以看见星星的夜空,顿时大笑,开口道:“哈哈哈哈,老子一句话,天道都能退缩!多谢诸位!这番送诸位入轮回之后,还请诸位保佑保佑我和我妻子,谢谢诸位!”笑罢,手中玉令一抖,直接朝着那漆黑的夜空中射去,碧绿的玉令飞入空中后,破碎,一道一道的光芒,直接射向那群鬼魂。

  “诸位,到这里就谢谢诸位了,诸位好走!希望各位记住我,我叫陈波!”陈波微笑着打着招呼,看着那一道道的鬼魂逐渐被那光芒送走不禁也松了一口气,一旁的汪雪梅赶忙抱住陈波,抽泣着。

  “嗯?这是?信仰之力!”陈波身上玉色的光芒不断的闪耀,治疗着陈波身上的伤口。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e.aspx?7312.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e.aspx?7111.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e.aspx?946.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e.aspx?5703.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e.aspx?307.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e.aspx?4231.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e.aspx?1262.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e.aspx?3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