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帥哥 g 片,新手必看

“我这边也无权查阅你的档案信息,你最好打电话去军区问一下,是不是他们那边做了什么手脚。

  ”“好的,余叔。

  ”挂了电话,林昆皱了皱眉头,本来这也不算什么大事,但经过这么一折腾,发现连省部都无法查阅到自己的档案信息,又实在是太蹊跷了。

  稍作迟疑,林昆马上把电话打给了老胡。

  漠北军区的一号首长老胡,此时正在他那栋红砖小二楼的会客室里招待贵客,他自己屈身坐在下座,客人坐在首座,这绝对是不多见的,兜里的电话响了,一看是林昆打来的,老胡的脑门上顿时就皱下了三道黑线,他颌首冲首座的白发老者笑了笑,道:“老首长,是林昆打来的。

  ”被称作老首长的老者,满头银发,一脸和善的笑容,道:“那就接吧。

  ”“嗯。

  ”老胡摁了接听键,听筒刚放到耳边,马上就传来了林昆急躁的声讨声:“老胡,是不是你把我的档案信息做了手脚?说说吧,你到底想干嘛?”老胡道:“小林啊,你听我说,你是咱们国家出色的人才,所以国家准备暂时把你的档案信息封存起来,这都是上层的意思,绝无恶意啊。

  ”老胡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首座的老者,得到默许后,又继续说道:“最近国安局那边可能会派人跟你接触,到时候会有重要的任务下达给你。

  ”“狗屁任务啊!老子不干,老胡你直接跟国安局那边说,我林昆退役了,不想再参与国家的事情了,别让他们来找我了,找我也是白找,要是他们敢跟我玩阴的狠的横的,也别怪我手下不留情,来一个废一个!”嘟嘟嘟……电话里传来了盲音,老胡收好了电话,有些尬尴的看着老者,道:“老首长,让你见笑了,林昆这小子就这样,跟咱漠北的野狼一个脾性。

  ”老者笑了笑,声音低沉沙哑的道:“好嘛,这才是我老朱家的种……老天爷真是待我朱某人不薄啊,能让我有生之前找到这个孙子,而且还是这么一个人中龙凤的人物,我也终于可以不用再担心百年之后,朱家后继无人,哈哈哈!小胡啊,去备上一桌酒,我今天想喝酒!”老胡为难的道:“老首长,可您的身体……”老者爽朗的笑道:“不碍紧,偶尔痛痛快快的喝一顿,死不了的,哈哈!”挂了电话。

  林昆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别墅区,什么国安局特别行动处的,这些在别人眼里神秘而又深不可测的组织,他根本就不放在心上,只是令他想不到的是,这一切的安排竟都出自于燕京城里朱家朱老爷子之手。

  而更令他想象不到的是,他那从小就孤儿的身份,竟与燕京朱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燕京朱家,那可是华夏红色政权开国的元勋世家,历经数十年的发展壮大,早已经是燕京城里中流砥柱的四大家族之一。

  林昆回到了别墅,老捷达停在门口,楚静瑶不在家,偌大的房子一个人待着,实在是无聊,他本来琢磨着开着车出去兜兜风,可眼下要紧的任务还没有完成——熟悉别墅的地形,毕竟以后要在这儿工作很久。

  楼上楼下的转了一圈。

  别墅一共三层,额外还有一个地下室,一楼主要是厨房、餐厅和客厅,二楼是卧室和休闲的地方,三楼是一个全景的阁楼,摆着一张大床,白天躺在床上可以看蓝天,到了夜里可以看星空,地下室是藏酒窖。

  推开酒窖木门的一刹那,林昆着实被惊呆了,这间酒窖至少一百个平方,整齐的摆开了八个高低不一的酒架,每个酒架上又都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酒,随便抄起一瓶一看,都是价格不菲的世界名酒,什么轩诗尼、茅台、人头马、XO、伏特加、白兰地、威士忌的……应有尽有。

  “我勒个去……”林昆惊叹一声,本以为这酒窖就是个摆设,没想到里面的料这么足。

  “不行,我得压压惊。

  ”林昆咧嘴笑道,就近拎起一瓶72年的轩诗尼,啵的一声打开,对着瓶口咕咚咕咚的就灌了两口,然后吧唧吧唧嘴:“嗯……口感还不错呵。

  ”不得不说,这厮脸皮实在太厚了,(性插故事)想喝人家楚静瑶私藏的名酒也就罢了,还找了那么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压惊,狗屁呢。

  而且再说了,他那喝惯了漠北烈酒的舌根,真能喝出人家72年轩诗尼的口感?扯淡吧!在酒窖里转悠了一圈,这厮又拎着酒瓶到别墅外,还极为不惭的点上了根大红河,灌一口酒,吐一个烟圈,正常人喝名酒都是高脚杯配雪茄,讲究的是一份高雅与享受,这厮喝名酒的架势倒像是在喝矿泉水……咕咚咕咚。

  哎,这也忒特么的暴殄天物了吧。

  别墅的前后都有小院,用小栅栏围着,有着一股田园小清新的感觉,值得一提的是在车库的旁边,有着一小块空着的菜地,大约五六十个平方。

  这菜地是昔日开发商的卖点,每栋别墅都有,专门用来给业主们养花种菜感受田园生活的,只可惜目前来看,几乎每家的菜地都是空着的。

  林昆踩了踩脚下的泥土,心里头琢磨着,这难得的一块菜地,不种点什么太可惜了。

  不知不觉的已经中午了,阳光透过窗户照进办公室,楚静瑶批示完了桌上的最后一份文件,抬起头望向窗外,远远的能看到天楚国际大厦的塔尖,那是象征着中港市经济地标的建筑,三年前楚相国就走完了法律程序,将天楚国际大厦和天楚集团59%的股份转在了楚静瑶的名下,从法律意义上讲,天楚集团目前最大的股东是楚静瑶,楚相国这个董事长只是替她打工的。

  但是因为楚静瑶不肯原谅楚相国曾经犯下的过错,现在宁愿委身于一家小广告公司里当部门经理,也不愿意踏入那栋别人梦寐以求的大楼。

  端起桌上泡着的柠檬水,小小的抿了一口,楚静瑶站起身来走到窗边,高挑的身影伫立在大落地窗前,窗外的阳光在她的身上勾勒出一圈曼妙的金边,透明的办公室大门后的男同事们顿时没了工作的心思,纷纷向他们的女神领导投来了炙热的目光,一时间竟看的有些痴了。

  也不光男同事,许多的女同事也都纷纷看过来,炯炯的眼神里满是艳羡,面对如此的女神领导,她们的骨子里只有羡慕,生不起半点的妒忌。

  楚静瑶握着手机有些犹豫,她不知道接下来这个电话该不该打,犹豫了一会儿后,她在心里轻叹一声:“算了,就当是为了儿子了。

  ”电话拨了出去,手机上显示着:臭流氓,是林昆的号码,楚静瑶本来想问问他在警察局里有没有出来,结果电话刚响了一声,就被接通了。

  “喂,老婆……”电话里传来了林昆轻佻的声音,楚静瑶一听,顿时黛眉一皱,命令喝止道:“闭嘴,谁是你老婆!”缓了一下,又语气严厉的接着道:“林先生,希望你能搞清楚状况,你是请来给我儿子当爸爸的,请你自重!”“……”楚静瑶说完,电话里变的一片安静,过了几秒钟,就在她以为是否掉线的时候,里面传来了一声很响亮的酒嗝,她眉头又是一蹙,问道:“林先生,明白么?”“……”电话里还是安安静静的,少顷,又传来了一声酒嗝声。

  “说话!”楚静瑶语气强硬的道。

  “唉……”电话里终于传来了林昆的声音,依旧轻佻,道:“老婆,你们女人可真奇怪,刚才还不让我说话,现在又喊着要我说话,男人可真是……”楚静瑶啪的挂断了电话,要不是从小就极高内涵修养,她早就发作了,缓了一口气才发现,重要的事情没说,于是又硬着头皮把电话打了过去。

  重要的事情是她今天晚上加班,得让林昆去接孩子,过去遇到这样的情况,她都会找别的朋友去帮忙,现在林昆既然以爸爸的身份出现了,这样的忙就不应该再找别人了,主要是怕对楚澄的心里造成影响,到时候孩子要是问一句爸爸为什么不去接我,她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至于林昆从没从警察局里出来,事情已经很明显了,要是还在警察局里,不可能那么快接电话的,再者直觉告诉楚静瑶,这个流氓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电话很快又接通了,这回不等林昆开口,楚静瑶一口气的把事情说完了,末了还补上了一句:“你要是胆敢照顾不好我儿子,我要你好看!”然后果断的挂电话,连答应的机会都不给林昆。

  此时,林昆正躺在别墅二楼的藤椅上,听着手机里的盲音,脸上笑意玩味,轩诗尼咕咚完了,没想到这东西后劲儿还挺大,竟让他有了睡意。

  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小楚澄四点半准时放学,林昆赶紧去洗了把脸,开着老捷达直奔幼儿园,路上脑袋还是有些昏昏沉沉的,这也就是他了,常年喝惯了漠北的烈酒,对酒精的抵抗力极高,要是换作普通人,一下子喝光了整瓶的轩诗尼,非得醉上三天两夜不可。

  老捷达停在距离学校大门口很远的地方,不是林昆不想停的近一些,实在是没地方可停,四周拥挤的状况比早上更甚,车山车海的不计其数,家长们簇拥在学校的大门口,等待孩子们放学,林昆也从车上下来,加入了他们的队列。

  放学铃声一响,孩子们像是叽叽喳喳的小天使一样,排成了整齐的队列,在各班老师的带领下出来,然后再被各自的家长接走。

  人群中,小楚澄一眼就看到了林昆,兴奋的挥着小手喊道:“爸爸!”林昆也看到了小楚澄,从人群里挤了出来,笑着喊道:“儿子!”小楚澄背着小书包,一脸开心的跑到了林昆跟前,林昆一把把他给抱了起来,小家伙贴在他的脸上啵的就亲了一下,“爸爸,我好想你啊!”林昆笑着捏了捏小家伙的白白嫩嫩的脸蛋,道:“才几个小时不见,就想爸爸啦?”“嗯嗯。

  ”小楚澄认真的点头,然后又开心的道:“爸爸,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什么好消息啊?”林昆笑着问。

  “我当上老大啦!”小家伙颇为自豪的说。

  “什么老大?”“我们幼儿园的老大啊,现在别的小朋友见了我都叫大哥,嘿嘿……爸爸,我是不是很厉害啊?”说完,小家伙捎捎头,一副害羞的表情。

  “……”林昆的脑门上顿时垂下了无数道黑线,不用问,肯定是因为他早上的举动,让幼儿园里的小朋友都害怕小楚澄了,所以这小子才当上了老大。

  虽然他自己从小到大都是孩子王,但他深刻的知道,上学好好读书才是关键,他刚要开口教育小楚澄这样是不对的,身后就传来了一个悦耳的声音。

  “林先生?”

  我的小学、初中都在村里读的。

  很多同学都是本村人,放学后大家经常在一起玩耍。

  翠平、蒲选、绍翠……多么熟悉的名字呀,现在叫起来仍然很亲切。

  自从我升入高中,她们回家务农,就再也没有和她们联系了,真是很想念大家。

    还记得,放学后我们几个同学会轮流聚集到一个同学的家里做作业,作业很快就做完了。

  大人不在家,几个同学开始“疯狂”起来。

  那一次在翠平家,她们家院子里培育了很多花苗,我们几个小伙伴像园林工人那样开始移栽,在花苗长的密集的地方把花苗挖出来后用土培好带回各自的家里栽培。

  几乎每天我们都会到各自的家里观察花苗成长的过程,看谁家的花先开,期间充满了太多的快乐和期待。

  终于等到花儿开满院子的季节,有紫红的鸡冠花、五颜六色的马齿苋花、黄色的菜菊、大红的一串红……好美丽的花哟,开满了小伙伴家,友谊也像这花儿一样美丽地绽放着。

    还记得,因为爱花,我们几个小伙伴曾相约在某个周六或周日的凌晨4:00多起床,趁着多数人家还在熟睡的时候,悄悄溜进别人家的院子(原来农村的院子都是敞开的)采得几朵蔷薇花,东家采白色的,西家采红色的,插在自家废弃的瓶子里,欣赏着这粉的、白的、红的花朵,想着几个小伙伴蹑手蹑脚采花的情景,真是乐呀。

  在栀子花开的季节,更是把白色的栀子花别在胸前,放在床头,陶醉在这一片香里了。

  几个伙伴相伴的快乐应该比这花来的更美来的更香吧。

     还记得,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周末我做饭的时候手没有抓稳,一大锅滚烫的稀饭全倒在我的脚上了,当时还穿着袜子,就本(夹逼自慰)能地把袜子脱了,结果脚上的一层皮也跟着脱下来了。

  后来,邻居听到叫声,才保住了我第二只脚没有惨遭厄运,但也起了好大好大的一个泡。

  从此以后,接近两个月的时间,都是儿时一群小伙伴每天轮流背着我上学放学。

  小学二年级大家都是那么瘦小,还要背着一个负伤的我艰难地行走在村中的小路上,不论刮风下雨,从来没有间断过。

  多少年后,我仿佛看到当年几个小伙伴蹒跚地背着我,这一幕幕感人的情景在脑海中久久不能忘怀。

  他们把儿时最珍贵的友情都给了我,我是多么的幸运呀。

    还记得,我们几个小伙伴一起挖猪草的情景,一起在麦田拾麦穗的快乐,一起跳绳的开心,一起渡过的多少个童年的日子……那曾经故乡的小伙伴,那挥不去的记忆,那最纯真的友谊,在我心中一次次漫延开来。

  故乡,那些年曾经一起玩过的小伙伴,虽然很多年没有联系,相信在彼此的内心深处都会有对儿时玩伴的一份思念在心中在梦里。

    荷园东路,幽幽暗暗的路灯光下,两人轻言细语,经我身旁悠悠行过,继而远去。

  而我,依然呆立原处,静静看着他们渐行渐远,如痴如醉。

  蓦地心潮翻涌,鼻翼翕动。

  是感动,或是羡慕,抑或是兼而有之?难以言说,但终是因了许久未有与人这般倾心相谈吧!  追名逐利,有人如鱼得水,尽谙繁华;尔虞我诈,有人节节败退,满身伤疤。

  无论如何,现实中浮沉与漂泊的我们,终微如草芥,无可奈何地被磨平了棱角,洗尽了铅华。

  看似傲人的成熟,实则可笑的虚无与麻木。

     这是个容不得示弱的世界。

  若是坦诚以待,翘首以盼脆弱被关护,虔诚祈祷不幸被同情,那你就彻头彻尾地输了。

  行走于俗世,谁都有了自己的城,哪许他人阑入半分?自高墙之上俯瞰你的不堪,世人或哂笑,或嗤之以鼻,抑或无动于衷。

  悲乎?不!人们依旧一袭华丽伪装,尽心尽力地多情,倾洒廉价的“关心”……  “孤鸿号外野”,这是轮回间难掩而不可逃避的寂寞。

  “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沉默漫天席卷而来,淹没了整座城。

  于是乎,在混沌中挣扎,沉沦间徘徊,心似尘埃,飘扬于渺渺瀚海。

  周身皆为黑暗,全然辨不清方向。

    待得思索良久,方豁然了悟“过尽千帆皆不是”,脱脱然开怀一笑。

  原来奔跑中我们在不经意间丢弃,而后却又苦苦寻觅的,都是那最原始、最简单的纯真呀!都说人生如梦,云销雨霁后,万物澄明了。

  也无怪乎一次回眸,一场相遇,一个转念,便可叫曾经的铜墙铁壁于瞬时土崩瓦解。

    南方的八月,一如我此时的心情,依旧是碧绿金黄的季节,并没有文人们所说的那么萧条,只是季节走入了秋的时段。

  那蓝蓝的天上,依如熟悉的歌中所唱阳光明媚白云飘,鸟依旧语着,花依旧香着。

  田野,稻子正扬眉吐穗,昂着富足的头得意地招摇着,炫耀着被压弯了脊梁的沉甸甸的自己。

  原野的郁郁葱葱,勃勃生气与庄户人充满活力的收割忙碌,在田间山野继续挥洒着盛夏的火热。

  编织着深绿浅黄的锦绣。

  碧绿的旷野,蛙叫虫鸣的夜晚仍旧夜歌漫舞,继续图腾出秋特有的风韵。

     秋风盈窗,远山朦胧,带来叶雨缤纷,撒落窗台。

  听一曲撩动寂寥心弦的《蝶飞花舞》,一份眷恋潜伏了看叶人的心房,秋风惹起的思绪静静地漫延开来。

  思念悄然爬上眉梢,眼中漫过一段往昔的离愁,一丝怅然,一抹忧伤,在总是烦恼自扰的的眉间攒成一串串心语,散落在你我遥望的岁月轮盘。

  秋意,总是在想念的伤感中纷至沓来.....  叶片铮铮,涌满窗棂,如水的音乐声中,我似梦非梦,恍惚飘渺,些许的惆怅,淡淡地思念,有点幸福。

  有风有雨又有梦的夜,应该,与孤独无关。

    茫茫人海,相依相伴,携手的舞步,在音乐声中肆意,在字里行间摇摆,时高时低的音符在叹息着遥望的距离,也绻缱出思念的馨香。

  贪恋秋天,痴念这一季的似水柔情,也因念起旅途几度相聚几度分离的情路艰辛。

  凝望心中的那轮明月,吟喔着“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诗句,心一味的沉迷。

  喜欢秋天的我,注定又要在这个秋天用文字浅唱低吟,吟咏出一曲彼年红尘不相见莫相忘的秋之童话。

    恋秋,念秋,念风念雨也念情。

  因为,情总是伴着风雨而来。

  尤其是在落叶纷飞的北方,每一片落叶,都在诉说着岁月阑珊处的一个个故事吧!风来,雨下,那些透明的,易碎的繁华,是不是也会随着一场场风雨的侵袭而面目会非呢!无论如何,值得安慰的是风雨过后,相遇一场的情意已镶嵌在记忆中,它已串成珠帘,挂在四季必经你我相望的路口。

    若不然,何以有歌者偏要深情的唱道:“夜深人静的时候,是想家的时候,想家的时候不说话……”瞧!这应该是一个孤独者的自白了吧。

    更有甚者,不是还明明白白喊出了“孤独的人是可耻的”,借以表达对孤独寂寞的憎厌与畏惧了么?!   西部民歌总以干净悠长的韵味见长,听众很容易眼前就浮现高天流云、山峦河川、草原大漠的优美画面。

  不错,这最初的歌者,未必就是那些站在装饰华丽灯盏炫目伴奏契合的舞台上的艺术家们,更多的,或许是行走在黄土高原上手持羊鞭的汉子,河边洗衣的女子,草原上飞奔逐马的牧人,蒙古包前煮奶茶的阿妈……他们的确有个舞台,那就是阔大无边的天地;的确有着伟大的导师,那就是奔腾不息的河流与游荡无羁的风,一个人独处时,无由的就喉咙发痒,嘴一张,便成了歌,也许是欣喜的也许是忧伤的,都从心谷深处飞旋了出来,然后散落在稠得撕不开的空气里,转瞬不见。

  他们,是不孤独的,因为善于用歌声对抗和消解这人生中的绝大虚空。

    但是,并非所有的人都拥有歌唱的天赋和欲望。

  所以,这一份虚空,也绝非所有的人都乐于接受,毕竟我们是社会化的族群,即使再进化一千万年,恐怕还是喜欢紧紧相依在一起,这样才觉得是安全的。

    李白“花间一壶酒”邀月同饮,是一种洒脱的自我放逐; 杜甫的“百年多病独登台”,是对己身零落江湖的凄叹;苏武牧羊,白了少年头,望断南飞雁,心中的一片炙热的火苗却从不曾熄灭;卢梭流亡在宁静的圣皮埃岛,美丽的风景都化作灵感的蝴蝶在他那高贵的头颅里中起舞翩翩……一个人独处,对于思想者恰好是可以反身审视自己与这个世界的机会,苦痛或欢乐都不过是这个圣境中的一种色彩变幻,这又何尝谈得上孤独呢?   即使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 一个人,也并不意味着就陷入了孤独。

  当你独自对着缤纷多变的电视机,抑或安静的勾头俯视互联网手机的屏幕,这又何曾离开这繁闹多彩的世界半步?至于远离故乡的游子,以及天各一方的恋人们,孤寂忧伤或许能作一种底色,但他们最着意的还应该一直能渗透到灵魂中的那一抹暖色才对吧。

    身处万千人海的街头,我却感到无比的孤独。

  ——这样类似的话,如今在网上很常见,有那么一点唯美的诗意。

  小资情调也很浓。

  我想,这也许就是我们大多数人所能认同的孤独吧,少人问少人知,仿佛身处在玻璃瓶内,外界的纷扰喧闹都于己无关,只一昧的心思落寞冰冷着。

    这种感觉,大概就是被世界所放逐了吧。

  我却以为,这样的感知,一般身心健康的人都不易拥有。

  如有,它一定是一种病,如这个社会上大量的人拥有,那么,它就是一种社会病。

    我如今所喜欢的一个人的时候,当然可以是到远离喧嚣城市的野地深处小憩 ,让疲累的眼睛耳朵鼻子还有心脏都重新感知大自然的清新与静谧;也可以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任由思想随风飘荡,作云卷云舒的模样,即使有妻子轻微的鼾声响在耳畔也无妨。

    一个人的时候,若心地空虚,那么孤寂就会像*药一样摧人肝肠;若精神饱实有根,所有时光都将是充满烟火味道的独享天堂。

  

  导读:我是出生于70年代末的一个女孩。

  如今早已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纪,可感情生活一直不如人愿。

  能在一起的不喜欢,喜欢的又不能在一起。

    我想我遇到了此生最大的一个难题:我和表哥相爱了。

  我们在一起的感觉特别好,我们都不愿意离开对方(因为我家在外地,而我一直在表哥生活的城市工作,所以我就住在哥家里)。

    表哥离婚了,可前表嫂还住在表哥家里。

  表哥心软,不忍心把她赶出去。

  五月份表嫂又要出国了,表哥跟我说这次他们就会彻底结束。

  哥曾经对我说他有太大的压力使他不能和我在一起。

  所以两个月前通过同学介绍,我认识了一个男孩,他对我特别好,虽然才相处两个月,可他已经考虑到结婚的事情了。

    表哥受不了我和那个男孩在一起,看到我们,他就特别痛苦。

  我很在乎表哥的感受,所以我和那个男孩分了手。

  以前哥总说他有太多的心理负担,但自从这个男孩子出现以后,突然有一天哥对我说,他受不了我和别人在一起,他再也不要把我送给别人了。

  他要我等他一段时间,让他把和表嫂的事情处理完,然后我们就在一起。

  我跟表哥的爱能不能继续(2/2)  我爱哥,他是我这前半生唯一爱过的男人。

  从一开始我就坚决的认为,只要哥能和我在一起,我是可以不在乎一切的。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不知道我的这种坚持到底能有多久。

  每次看到他很怕外人看出我们的关系时,我的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我不知道是否真的有那么一天我们能够开开心心的在一起。

    我真的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要是现在就让我离开他,我做不到。

    所以非常想听听老师的意见。

  我们到底可不可以在一起?我们的爱到底可不可以继续?  回复:  在分析你的情况之前,得告诉一个法律常识,按照我国婚姻法规定:直系血亲和三代以内的旁系血亲是禁止结婚。

    你跟你的表哥属于法律禁止结婚的范围吗?法律之所以这样规定,是因为近亲结婚生下的小孩子不健康。

    当然,你可能会说,你们不要小孩子,但你们的爱情得不到法律上的认可,同时,风俗方面也不会得到谅解。

  况且,在这样的压力之下,你的表哥已经有所反复了。

  还有,你的表哥为什么要离婚?是因为你的介入,还是其他原因?无论如何,离过婚的人已经遭遇一次失败的婚恋,那么表哥有什么收获?是表哥的错,还是表嫂的错?两个人不会无缘无故地结婚,也不会无缘无故地离婚,他们之间有没有未了的情结?弄清楚其中的状况,才能经营好新的感情。

  我跟表哥的爱能不能继续(2/2)  不过,最为关键的是,你究竟需要一个什么样的爱人?  你对自己感情空白的判断是:能在一起的不喜欢,喜欢的又不能在一起,这是一个怪圈。

  以(女同学和我在教室做爰)你的年龄来推算,你肯定谈过恋爱,为什么找不到又喜欢又能在一起的人呢?既然你爱表哥,为什么你又会同意跟其他男生交往呢?那个男生对你特别好并打算跟你结婚,仅仅因为表哥的原因,你很轻易就跟那个男生分手了。

    我认为,你与你的表哥都属于优柔寡断、瞻前顾后的人,正是这一种模糊的相似,让你们走到一起,潜意识中有一种共鸣的感觉,可这种模糊的感觉不能清晰,一旦清晰之后,你们都会觉得不合适。

    就象你没有男友的时候,你表哥对你的情感受到各方面的压力,不敢清晰表达,内心喜欢你,却不敢公开确认你们之间的关系,不过,至少他还能跟你在一起。

  可是,当你有了男友,而且得知你男友有跟你结婚的打算时,你表哥马上意识到会失去你,你们之间的关系会因此结束,这种清醒的认识让他不顾一切把你抢回来。

  我跟表哥的爱能不能继续(2/2)  抢回来之后,又陷入以前的纠结中。

    你也一样,你跟那个男生交往又分手,到底你想要什么?你也搞不清楚。

  你来信中说,你的表哥是你前半生唯一爱过的男人,你以为这样的表达显示出你对表哥的真爱,可是,你的前半生三个字,却无意中透露出,表哥不是你终生爱的男人,你并不确定你们之间的感情到底能否长久,而且他是不是你终生的爱人。

    我建议你好好想想,到底你要找的那个男人是什么样的,越具体越好。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e.aspx?1930.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e.aspx?6187.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e.aspx?2109.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e.aspx?3608.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e.aspx?2641.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e.aspx?7281.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e.aspx?1796.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com/twe.aspx?7674.html